主页 > B生活吧 >「打嗝」是荷兰语「再见」的意思,而麻雀是一只猫?! >

「打嗝」是荷兰语「再见」的意思,而麻雀是一只猫?!

2020-06-11

「打嗝」是荷兰语「再见」的意思,而麻雀是一只猫?!

我读过侯维玲数本童书,每一次阅读都有美好的感觉,深深感觉她是童书界的异数,坚持踏着自己独有的步伐,不为流俗喜好动摇;她也是纯粹的文字艺术家,拥有唯美深邃的眼界,构筑出属于自己独有的风格,在童书界有了清楚的辨识度,已经卓然成家。

她的童书也许不是最畅销,但是最需要列给孩子们阅读。

我有着重要的理由。

在这个天马行空、戏谑与诙谐当道的童书界,不缺幽默的笑话,也不乏轻薄的故事,但缺乏细腻深刻的文字表述。我这样说并非鄙薄童书市场,而是孩童需要更丰富多元的文本,有能力品味丰盛的文字,开发与建构他们的世界。

这个时代的孩子,是历史上享有资源最丰盛的年代,也是阅读量最多的时代。既然如此,为何众人还不断的大声疾呼:阅读、阅读、阅读?原因之一,也许是孩子的阅读面向单一;原因之二,也许是孩子的书写能力低落。

套句狄更斯《双城记》的开篇名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

孩子们拥有比过去更多的阅读活动,他们阅读的介面最多的是电视、电影、电脑游戏、漫画与网路资讯。回到纸本的阅读,可以检视孩子们读的文本,是否也是速食社会里的通俗剧?取向丰富且表达多元吗?还是偏向单一的面貌?

侯维玲的着作,有着与众不同的风格,文字充满通透的灵性。她不仅在故事风格上,有着缓缓推展的脉络,不走通俗剧的戏码,彷彿童书界的艺术电影;在文字表现上,她充满立体的画面、感受性的文字,以及让人阅读后静谧的氛围,值得细细咀嚼,也令人不经意便细细回味。

我认为她的书,能为孩子带来文字的艺术性、感官的觉知与扩张,还有瑰丽的想像力。

当我阅读这本书,不会一口气读完,数度阖上眼睛遐想。我彷彿化身为猫打嗝,透窗聆听着细雨,看缤纷世界的颜色,鼻腔盈满纤细的气息,我也住在一条摇尾河岸。

我的摇尾河岸,也许有白色的五节芒,有着汨汨流淌的的河水。但再次翻开书,再度进入猫打嗝的河岸,瞥见各色的伞花,有着如织的游人,河水飘来流浪的气息,也有一方静谧小天地。

我听见威尼斯的乞丐歌谣,透着纷飞的细雨而来,带我到威尼斯的街头,看见微笑的怪兽,一只咧嘴的狗,有鸟名字的猫;北国的老爹朋友正遛一瓶「酒」和遛一座「山」,冬雪正为春雨融化,夏雨为秋风吹斜。于是我又闭起眼睛,看见自己坐在窗畔,摇尾河岸的景物里多了特别的猫与狗,四季的景象从脑海中漂流,牵牛花攀越窗棂木……

这就是我阅读本书的经验,不仅感官渐次放大,心灵里的讯息逐渐丰富,和文本、脑海的画面与眼前的世界交织成炫丽的风景,而风景不停变换着,故事交错着现实,有一种特别的滋味。

来上写作课的少年们,探着头打量我的阅读,几页文字读下来,他们立刻给了评价:

「好犀利的文字。」「画面好美!」「读了会起鸡皮疙瘩。」「我好喜欢『睛天饮冰梅子香片,雨天啜热茉莉花茶浸柠檬片…』感觉好像超讚。」「好多颜色、声音和气味哟!」

我猜想他们进入一小段文字,也创造属于自己的摇尾河岸了吧!

因为侯维玲的书,具有一种魔力,文字的瑰丽长出自己的世界,感官也跟着扩大了体验感,那不只是套装的词语能够说明,而是一种在静谧中,读者的语言与想像都发了芽,迅速窜长的创作能量,彷彿阅读的人打开了一个世界,也感染了细腻的文字能力。

这本书除了扩充感官,也要颠覆感官。

猫打嗝是人名?「打嗝」却是荷兰语『再见』的意思;麻雀是一只猫的名字,当「空心菜」收留麻雀,「小偷」成了猫的新名字;猫打嗝找寻麻雀,遇见韩国人金娟养的猫,名叫「香蕉」,长相和麻雀相像;想要寻找快乐的猫打嗝,遇到想要去摇尾河岸的老木鞋,而摇尾河岸却是老木鞋的悲伤记忆……,一连串不相干的名字,错综複杂的连结成人际网络,也连结成情感的网络。

作者在「我」与「他」之间的叙述转换,藉着一趟寻奇之旅,读者看着猫打嗝,自己也成了猫打嗝,和所有的悲伤道再见,翻转了生命中的伤痛,找到快乐的方程式。

这是一本瑰丽的惊奇之书,我极力推荐给所有少年朋友们。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