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一个随队医生的梦魇:我被要求把一位植物人病友从韩国带回来 >

一个随队医生的梦魇:我被要求把一位植物人病友从韩国带回来

2020-06-14

为什幺从此不当旅游团的随队医师、也不协办主办任何病友旅游?源自于十多年前的一场梦魇般的经验。

一位肾友是半年前做过心导管,在韩国南怡岛一个郊外景点休克,当场CPR、叫救护车、送至医院急诊插管,病人转送加护病房,没有醒,成为植物人,我请护理长继续带团行程及肾友透析安排我随车前往医院。

后来把团先带回台湾,病人无法脱离呼吸器留在韩国治疗,回来就是麻烦开始。

家属来医院要求负责,还开记者会,又找民代立委关说,又开协调会多次,要求医院把植物人带回国,否则,司法相见。

因为此病人平时为另一位主治照顾,我请他飞去评估,他自费前往,回来说:「不可能,还在用升压剂维持血压。」

旅行社撇清,家属咬定医院负责。当然是旅行社主办收钱,医护是协办,医院没收钱也没出钱,是由肾友基金赞助部分。

病家不说理,硬要医院负责,病人在韩国加护病房住了十多天,费用竟超过韩币一千万,家属下最后通牒,不带回来,后果自负。

结果,我找护理长谈,两人飞去韩国找医师谈判,医师坚持病人不适合出院,民航机也有状况,病人不稳定,建议要坐医疗包机,像那次摔马包机300万,一口价。

我本来向医学中心借了行动呼吸器,在韩国海关被扣,出境才领。在韩国谈判时,餐餐吃泡菜,现在看到泡菜就胃抽筋,我用各各击破法,长荣那边我自己开证明,说病人稳定,只须躺床,愿意包下八个机位,请他们拆最后两排位置,并且供应氧气钢瓶与隔离挂帘,而且开机尾,由后方升降输送病人。

医院方面,那位女主治医师英语还可,我说愿意切结离开医院,一切自行负责。韩国机场方面,我要求救护车直达停机坪,海关人员上车查验通关。

台湾方面,我请医院救护组也比照办理,在桃园机场停机坪等

医院,跳过急诊,直入加护病房,RT已stand by,护理长请她备ambu(手压式呼吸球)、血压计、Epinephrine(肾上腺素)及Norepinephrine(新肾上腺素)各20支。

结果,晚上七点飞机,医院要我们下午一点出院,我只好要求,多送一瓶加了dopamine的点滴,小动作太多,结帐时又说不能刷卡,谁带十万美金现金?大家凑一凑,现金卡提款。

所以一点多开始,我就跟护理长交互蹲跳、轮流压ambu(手压式呼吸球),到了仁川还不到三点,中间血压不稳就调点滴,药物都还寄存海关,请护理长领回呼吸器与药品,稍微轻鬆一下,等海关查验,五点多準备登机,机尾翘起升降机启动,终于进入机仓,我赶忙再与护理长沟通,待会ambu每半小时换班,先心理建设,主要是请护理长别慌,将军必须故作镇定。

在停机坪等的时候,血压不太稳,收缩压有时100多,有时80多,就有调点滴量,但洗肾病人无尿不能灌水,心跳大多在110,偶而会掉到50,应是CAD的问题。

我说,品妤,待会每半小时换手时就量一次血压,两支20cc空针先各抽10只强心针,心跳低打atropine(强心针),血压低push epinephrine(肾上腺素),各0.5cc,但重点不在此,我是要把医嘱下的很多、很细,让他没时间烦恼。

Ambu(手压式呼吸球)每分钟10~15下,重点来了,如果recheck也没有BP、HR,一切照作,不必改变,机上有时空姐会来问安,当然谁希望在机上宣告死亡?

有时乘客用后方厕所,会偷瞄一下,我们神色自若但心里警觉,结果飞机餐也没点,中间打了几次push,我握住病人的手说:「林xxx,加油!我们要一起回家。小峰和阿梅在机场等着,大家都在帮你,我们一起努力。」

我知道有效,心跳微弱确不曾停止,中间换过钢瓶,但没测血氧,其实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之,带他回家是唯一目的。

飞翔中遇到几波乱流也是无奈的插曲,反正空腹也呕不出来,只是觉得头晕。我想护理长也撑得很辛苦,只能咬牙强忍。

毕竟马拉松式的压ambu(手压式呼吸球),已经从下午持续到深夜,中午过后没吃东西,只叫过果汁,体力也将耗尽,病人也很辛苦。

终于,黑暗大海上。出现远方的灯火,情不自禁地眼眶模糊,我觉得。好感谢队友。也深知,医护人员辛劳,那种苦不足为外人道,确是我们深沈的心灵共鸣与生命体验。

当下,给自己诫命与承诺,不再苛责任何医疗误失,誓死捍卫医疗劳动权益。降落后,顺利入住加护病房,也安排加洗肾,已经半夜十二点,我请护理长早点回家,自己单枪匹马与家属在会议室会谈。

我没有倒,家属走了,病人接呼吸器洗肾,我留守到洗肾结束,已经天光。

没什幺,这叫责任。从此十年来不曾再办过肾友旅游,这样的责任一次已足。

后来,病人在加护病房住了近两个月,有感染,有胃出血,稳定后转入呼吸病房,奇怪的是,家属居然认定我为主治,还要求给电话。

于是,我又照顾这病人,近两年,最后仍是败血症走了,与家属混很熟,还跟他儿子买手机,没有提告诉,只是,韩国帐单超过台币百万,按健保项目申请,回来八万。

健保无价,真没有价值。韩国收费也差太大,台湾健保也过于严苛,我还帮家属写覆议,后来又补回六万,还好病人是本地地主,经济可以。

但是病人在我们家的住院费用,加护病房所有费用被健保硬砍十几万,呼吸病房就做人情,我写签呈给院长免除家属病房费,顺利剧终。

一起哀悼健保,祝它长命百岁,请大家原谅我的愤世嫉俗。那是我的诫命与承诺,旅游就是旅游,不要当随队医师那是一种责任。

全文获作者授权刊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