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从女孩到女人,妳完美落地了吗? >

从女孩到女人,妳完美落地了吗?

2020-06-17

图/Shutterstock

从女孩到女人,妳完美落地了吗? 

我从来不讳言自己有点强迫症和恐慌症,还很爱在网路上分享自己看谘商的心得,或许是因为我这个神经病看起来还像个正常人,既没当街挥刀杀人、也没三不五时搞失蹤耍可怜,日子久了,周遭朋友也慢慢视之寻常,有时还会与我讨论他们身边的人的精神状况。

比如最近有个男生朋友和女友分手了,没想到女友却说自己因此得了忧郁症,搞得他又愧疚又委屈,愧疚的是好像自己害别人生病了,委屈的是两个人明明就不合拍,难道坚强的人就活该倒楣要照顾别人吗?

「都什幺年代了!」他是这幺说的:「怎幺女人到了三十岁,还是这幺恨嫁阿?」

可是我想说,恨嫁真的只是表面而已。

我自己那些神经兮兮的焦虑毛病,大概在二十八、九岁时出现,可是很有趣的是,那时的我,既没失恋、也没失业,出了几本书,也算是接近了小时候想当作家的梦想,就是因为日子不算不平顺,曾经有一度我非常不能接受,走过一遭我才明白,那就像是蛇在蜕皮一样,从天真小女孩转变为大人的过程,总是既疼痛又虚弱。

当一个小女孩,人生是充满希望的,因为每一次的「长大」,都会带来新的美好。中学时念书念得昏天暗地,妳想着上大学就好了,可以尽情游玩谈恋爱;
大学时有那幺多事想做,可是皮包空空,妳想着开始工作就好了,每个月总会有几万元入帐;

在二十岁的早期,有好多好多人生中最美好的事都发生在这时候,第一次恋爱、第一次外宿、第一次自己出国、第一次买名牌包、第一次搬出家门脱离父母管束……,每一次,妳都觉得自己更游刃有余了一点,好像自己快要变成那个理想中的大人了。

可是渐渐的,这样的美好慢慢停止了,妳发现自己做牛做马、忍受好多委屈,薪水只涨了五百块;妳发现自己分手又恋爱、恋爱又分手,总是没找到那个对的人;妳去了日本、去了韩国、甚至去了欧洲,拍了很多美美的照片,分享了许多看世界的心得,表面上大家恭维妳是很懂得经营自己的轻熟女,可只有妳知道,存簿几乎被清空,而夏天三十五度的高温,妳连冷气都捨不得开,汗流浃背到长满粉刺,只为了用省下来的钱,买最好的保养品。

妳长大了,可是依旧时常不知所措、依旧经常捉襟见肘,妳不能够再期待「长大了就会变好」,因为妳已经长得够大了,甚至,继续使用「长大」这两个字,简直有点不知羞耻,妳真正该用的词彙是:变老。

可妳不想变老。

不是脸上长皱纹或者腹间多两斤赘肉那种小事,而是「长大」听起来代表无限希望,可是「变老」就是一条直直往下的下坡路。

梦想就像是翅膀,所以小时候的我们都会飞翔,直到妳发现,有许多梦想其实只是幻想,于是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而结婚,就像是最后一双翅膀,是不是找到好对象,人生就会不一样?所以这个年纪的女孩对爱情特别患得患失,把那些「女人就该靠自己」之类的大道理收起来吧,谁不知道要靠自己?可是折翼摔伤的妳,只是想找到爬起来的力量。

我很喜欢玩电动,每次新创一个人物,不管技能学得对不对,只要升级,原本打不死的怪,就能轻鬆解决,可是等到人物一转了,就会慢慢发现,之前点错的技能,开始让妳尝到苦果。

有些人得过且过,就这幺继续下去,最后等级很高,但一无是处,

有些人开始修正自己,虽然会有一段很痛苦的过渡期,可是起码还能挽救,

三十岁的女人,就是刚一转的角色。我们在努力修正自己,希望再过十年、二十年,不至于成为只长年纪、没长智慧的三姑六婆。

如果有人问妳的目标是什幺,妳会怎幺回答?

如果妳的答案是找到好老公、发大财、变坚强……这种长线经营的事,也许妳心里,还保留着小女孩的梦幻;

但如果妳的答案是「我希望明早的会报可以成功」、「我希望上礼拜的提案可以顺利通过」,那幺恭喜妳,终于渡过痛苦的蜕皮期,完美落地了。


密丝飘的脸书专页
密丝飘新书 爱情专线1999

   从女孩到女人,妳完美落地了吗?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