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从女权自助餐看见男性对父权的控诉(上) >

从女权自助餐看见男性对父权的控诉(上)

2020-06-17

励馨在男大生情感团体中学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倾听男大生的情感,让他们学习、慢慢地说出口而不加以评断;太快的用性别平权、女性主义的概念加以论断男大生的情感,不仅无法釐清男大生的真实样貌,更甚者可能会造成错误的理解,导致男大生认为自己的生命故事被错误诠释,进而选择噤声。

从女权自助餐看见男性对父权的控诉(上)

在男人想想的专栏中,我们曾谈到当今男性遇到的难题,当男性要述说自己的性别困境时,很有可能会被攻击反挫女权,当男性提出自己的看法时,就会被认为是母猪教徒;久而久之,性别平权对于某些男性而言似乎是一种「政治正确」,如果性别平权却不包含男性的看法,那平权两个字似乎就是沦为口号罢了。

「女权自助餐」便是这群男性对于女性「使用了平权论述,取用对自己有益的部分,而不愿承担相应义务」的一种说法。对于这群男性而言,「女权自助餐」便是他们愤怒的来源,女权自助餐一词来自于美国脱口秀艺人BillBurr,他认为所谓的女权自助餐,就是女性一方面想要争取她们想要的,像是身体自主权、同工同酬等等,一方面却不愿意负担男性的责任,BillBurr却不认为同工不同酬不合理,他认为同工不同酬的原因是因为男性负担了更多的责任。

这女的问我为什幺不能男女工资平等?因为不幸的我们发生了铁达尼号事件,不知道是什幺狗屁原因,妳可以跟小孩一起离开,而我要留下来,这就是为什幺男人每小时比妳的工资多的原因…...

从女权自助餐看见男性对父权的控诉(上)

「不知道是什幺狗屁原因」,每个人都可以有着各自的解读,生物学的专家学者可以用生物本质论去解释雌性肩负着繁衍与照顾的责任;关注人类学的则会用人际互动与父系社会去说明男性比较容易罹难的可能性。而女性主义者们则会用「父权文化」去解释男性阳刚特质迫使男性选择做出牺牲自我的选择。

父权文化是一种社会结构,它迫使这个社会的男性与女性扮演一套「性别角色」,在游戏规则中,女性扮演着温驯、柔软且依附于男性身上,相对的,男性则要扮演着坚强、勇敢且一定要成功。

如果父权让男性受惠,为什幺我无法受惠?

我女友就是乡民说的母猪,她一个月薪水三万多,我也才多她一万多而已,但每次出去约会,她都不会主动掏出钱来,然后我要她意思意思付钱的时候,她都会说我是女生耶,我薪水也比较少…最扯的是我们约好去沖绳拍婚纱照的时候,整趟旅程下来她半毛钱都没出,回到台北的时候我也不好意思要她出钱…

小翰在美商工作,每个礼拜有一天要早上七点报到去上英文课,每个月至少三次的应酬总是陪客户喝到凌晨,因为工作业务的不同,他认为他的薪水比他女友赚得多是正常的。但是当女友跟他吵着说「工作不分贵贱,你薪水比较多所以你付钱是应该的…」他就会觉得有点刺耳。

阳刚特质的养成,让小翰不太愿意跟他女友讨论金钱的使用方式,他同时也认为跟她女友吵这个太小家子气,久而久之他选择在这个议题上面沉默,「像个男人」像个紧箍咒一样,牢牢的栓住他,让他在伴侣关系当中持续的付钱。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小南身上,小南从事社会运动的原因,就是来自于家里面不平等的状况,让他觉得单纯用「男性受惠、女性被压迫」的父权概念去解释他的性别处境是不够的。

我是钥匙儿童长大的小孩,小的时候爸爸妈妈都要外出工作,所以很小的时候就被培养成独立的个性…但我妹不一样,她出生的时候就全家宠…有一次我出门跟朋友去打撞球,想说妹妹一个人在家应该没关係,回到家以后我爸就拿着藤条要準备抽我,他说怎幺可以放妹妹一个人在家…

以父权的概念来分析小南的行为,我们可以很轻易地说出「女性是需要被保护的对象」,所以男性在父权文化中自然得负担起保护家人的职责。但是小南身体的伤也是真实的,他没办法理解,为什幺一样的标準,在女性身上与在男性身上就是不一样。

这种不一样,其实就是来自于男性的生命经验已经没办法与女性主义中的「父权文化」相呼应,男性的生命经验与女性主义理论有了断层,而这样集体的断层,恰好显示出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台湾,台湾的性别处境确实已经慢慢在改善中了,台湾的女性已经很少出现「罔氏、招弟」的姓名,不同性别的受教权也逐渐在被重视中……女性相较于以往,其性别处境确实地在改善当中。

在这层意义上,女性的地位相较与以往已经逐渐提升,若还是用传统「男受惠,女牺牲」的父权文化去检视性别处境,可能就比较无法呈现真实的样貌。譬如说该怎幺去解构小翰的阳刚特质,怎幺去影响小南的亲职教育融入性别意识,单纯地用「父权文化」是不足够的,而是该更细緻的去与男性工作,才有可能吸引更多的男性认同性别平等的精神。

男人想想,并不是站在女人的对立面上去说男人有多辛苦,相反的,它希望让女性可以看见在父权文化底下,男性所遭遇到的「性别魔咒」,而这些性别魔咒可能是来自于当地男性所遇到的真实处境,透过这些男性的叙说,我们得以看见父权文化如何在不同的性别当中运作。

下一篇文章,我们将继续分析当代男性如何看待女权自助餐,包含男性认为女权自助餐当中存在的双重标準,去脉络化的攻讦男性言论,以及我们对当今性别平等运动的一些看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