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从小巨蛋怎幺唸看台语发展的被扼杀 >

从小巨蛋怎幺唸看台语发展的被扼杀

2020-06-17

从小巨蛋怎幺唸看台语发展的被扼杀

其实类似的讨论不是第一次,之前高雄捷运通车时,就因为高雄捷运也有「巨蛋」站,而引发讨论。坦白说,每次看到这种新闻都让我感到很怒,因为这显示出当政者对于语言的无知与不尊重。

不管是闽南语或是客语,都是汉语系的语言,所以大多数汉字都可以在闽客语里面找到对应的发音,「小巨蛋」当然不是闽、客语固有词(同样的,它在华语里面也算新词),但既然它是以汉字写成,那闽南语直接唸Sio-ku-tan(ㄒㄧㄛㄍㄨˇㄉㄢ-)有那幺难吗?过去的台湾人,对于自己的语言是很有自信的,所以除了来自汉语系本身的汉字词之外,连日文的汉字词,如「电话」、「注文」、「病院」等,都可以很自然用闽、客语唸出来,那现在的我们是怎幺回事?如果说「电话」是现在才出现的一种新科技产品,那我们是否也要扭扭捏捏在那边说「哎呀『电话』没办法用台语讲啦」、「台语没有这个词啦」,或是以一种讪笑的方式讨论是否要把「电话」翻成「有通电e讲话」?

其实即使在现代,闽、客语遇到新词也没这幺手足无措!诸多近代才出现的名词,例如「电脑」、「手机仔」、「捷运」、「高铁」等等这些新词,我们不是也都以汉字直接发音的方法讲得好好的?

我过去曾听过中国厦门不知道哪家电台的闽南语新闻播报,那整节的新闻不管国内、国外新闻,播报员都是以流利的闽南语播报,即便是欧美国家的地名、人名,也都是按照汉字的发音用闽南语唸出来,不像台湾的闽南语新闻,遇到这些外国翻译人名,都得用华语来唸。其实,在国内,客家电视台的国际新闻,遇到翻译的外文人名地名,也大多直接以客语来发音,我觉得不管是厦门的电台还是客家电视,展现的就是一种对自己母语的自信,让人听了觉得很舒服!

一个语言要发展要生存,就是得必须不断与时俱进,扩充新词,根据学术统计,英文里面有高达42%的词是借词(loanwords),也就是从别的语言借来的词;而目前汉语系里面最强势的华语(又称国语或普通话)也不例外,除了大量借用同使用汉字的日文词,如「哲学」、「物理」、「化学」、「民主」,并直接将日语发音改成华语发音吸收,更有很多国外人名地名的翻译是直接採用广东话的翻译(例如你有没有想过为何Watson's叫「屈臣氏」?因为广东话的「屈」发音就是「ㄨㄟ」),这些词用久了,其实也不会让我们觉得彆扭或不习惯,反而有时还忘了他们其实是外来词。如果台湾的华语可以直接借用台湾闽南语的「好康报你知」,或是借用闽南语文法,那为何闽南语(或客语)不能借用华语的「巨蛋」并将之唸为ㄍㄨˇㄉㄢ-?

无论是守旧的「台语这样讲不对」,或是无知的「台语没有这个词」,都是阻碍这个语言发展、扼杀这个语言的兇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