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从癌症末期重生!曾经最讨厌的食物救了她一命 >

从癌症末期重生!曾经最讨厌的食物救了她一命

2020-06-17

身为多发性癌末奇蹟生存者、有机料理研究家、中医药膳师的高远智子,从小受继母荼毒,从不曾好好吃过一顿饭。28岁她罹患第三期卵巢癌,把该割的都割掉了,病况时好时坏地撑过第三年。31岁,癌细胞转移至肺部,医生宣告她只剩三个月可活!
她决定放弃治疗,用最后时间去完成父亲未竟的心愿──到法国看看莫内的花园和《睡莲》。拖着孱弱的身体飞去法国简直是自杀,但她万万没想到在蒙马特市集,她最讨厌的食物──番茄却救了她一命,让她重启人生新页。
罹癌至今已届20年,这个从没在饭桌上感受到温暖的人,竟摇身一变成为在餐桌上给人温暖的食疗师。她不仅活得生气勃勃、丰富精采,更透过料理教室和着作向有缘人传递「自己的病自己救;用心饮食,愉悦吃饭的食疗生活」。
蒙马特市集的番茄救了我一命。
在秋天下着阵雨的夜晚,我从成田机场出发。 航空公司依照我的希望,帮我安排距离洗手间较近的座位, 顿时让我安心不少。
为了对付癌症引发的脊髓疼痛,在去程的飞机上, 我準备了携带型怀炉,靠在腰上。此外,因为切除淋巴腺, 下半身会变得浮肿,所以我也事先穿了抗水肿的裤袜。我戴上口罩, 也替剥落的眼角膜点了含玻尿酸的眼药水,以滋润眼睛。
同时带了止咳的花草糖。虽然身边的人都担心我,反对我搭机旅行, 但还好我只有体温高一点点,机上的食物多少也吃了一些。
不过一路上我几乎没睡,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期待着降落目的地。 终于在天未亮前抵达巴黎戴高乐机场。清晨四点左右, 大众交通工具尚未开始运作。我用力的推动轮椅,搭上计程车, 前往已预约好的饭店。我当时投宿在康莱德酒店, 离巴黎圣拉查车站很近,那里有不少车班前往诺曼第, 对我来说是个方便的好选择。我坐着轮椅, 一心想快点看到莫内故居,栽植着睡莲和低垂柳树的花园!然而, 我却没有半点走路的体力。
我的日子所剩不多了。人生第一次奢侈地包租了一辆计程车。 距离目的地还有七十公里,我压抑着心里的冲动,先回饭店休息, 吃过药,将闹钟设定在六小时后,就进入梦乡。
在闹钟响起的前两小时,我已经醒了过来,而且精神不错。 不感觉疲倦也没有疼痛。只是味觉仍然没恢复。因为没有食欲, 就只喝了一点优酪乳和吃几口麵包。闻着麵包的香气, 配奶茶将麵包吞下。稍微梳洗一下,便提早起程,出发前往吉维尼。
不堪长时间移动,我途中晕车了。闭着双眼忍住痛, 努力撑过一个半小时,终于来到莫内的故居!秋景衬托下, 太鼓桥座落的花园出现在我眼前。我目不转睛地仔细端详景色, 完成这辈子最后的心愿,毫无遗憾地将一切收入眼底。 因为坐轮椅的关係,很可惜不能见到故居里摆饰的浮世绘, 但是能这样呼吸着当地的空气,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细细地将一切景物映入脑海中,缓缓地走进等待我的计程车, 身体儘管无力却十分满足,横躺在后座随司机带我返回饭店。 之后的四天行程,我尽量不给周围的人带来困扰, 几乎都在饭店休息,有体力时就到橘园美术馆看莫内的睡莲, 这样也让我十分满足。同行的伙伴提议回饭店前, 绕去参观能将巴黎市容一览无遗的蒙马特山丘。
我这时已经开始有些咳嗽了,不免担心身上带的水不够喝, 要是一直咳嗽该怎幺办……果然,我的预感是对的。
我持续乾咳,吉维尼的湿度刚好,这里却截然不同,非常乾燥。 即使点了眼药水,我仍然不停的眨眼。 吃了花草糖反而更加口乾舌燥,想喝水。胸口闷痛, 骨头也感觉刺痛。水分渐渐地用完了,怎幺办……如果在这里断气, 一定会造成同行者的困扰。虽然很想哭,但体内的水分都散发掉, 连一滴泪都掉不出来。同伴讨论着要去蒙马特的市集, 那里应该会卖水?
到达蒙马特市集,我一边咳嗽一边用手来回抚摸疼痛的部位, 同伴替我找水,却找不到卖水的店。在我们眼前的店铺门前正摆着我从小就很讨厌吃的番茄! 是经过半乾燥处理的番茄,感觉不怎幺有水分。大家不断劝我吃下番茄乾,起初我只觉得烦,我已经咳成这样, 口腔内发炎很痛,在我最后的人生旅程竟然得吃下我最讨厌的番茄!
想一想,我已经没有嗅觉和味觉了,再讨厌吃的东西, 吃起来也一样没感觉吧。现下也只能靠这番茄乾来治咳嗽了。
我慢慢地咬了一小口。哇!不可思议的, 已经失去味觉的我竟从舌根处涌现唾液,而且越来越多!一时激动,连乾涩的眼睛也泌出泪水!最神奇的是,我渐渐地感觉到甜味。失去的味觉一瞬间竟然恢复了!?喉咙深处也感受到酸味!?我激动 地掉泪。好好吃,为什幺我从来不晓得番茄这幺美味, 分泌出超多的唾液。怎幺会这样?我好感动……
我的咳嗽逐渐好转,靠的不是水分, 而是身体仅剩的微弱机能分泌出唾液才得到滋润。 这或许是因为番茄的能量和我不想在异乡结束生命的意志力, 交互作用下才产生的结果吧。
我从小就不注重饮食,食量也很小。 这一刻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经验,发现到食物的能量, 这才让我开始思索,当食物、身体和心灵合而为一, 就算是如我这样孱弱的身体,也能感觉到癌症的疼痛舒缓了。
我勉强硬撑来到法国,竟能有如此奇蹟般的体验。 没想到吃下对的食物,唾液竟然会自然涌现。这才是饮食的真义吧?
我重新燃起希望,打算从饮食下功夫,藉由饮食来自救。 为了活下去,我必须深入学习饮食的奥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