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从硬摇滚到宗教狂热:蓝调吉他手Glenn Schwartz的 >

从硬摇滚到宗教狂热:蓝调吉他手Glenn Schwartz的

2020-06-17

从硬摇滚到宗教狂热:蓝调吉他手Glenn Schwartz的

  以下这个故事是关于一名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吉他狂人转变为「耶稣迷」(Jesus Freak)的真人真事奇谈:蓝调吉他大师Glenn Schwartz,本应成为摇滚乐的传奇,而且据称吉他之神Jimi Hendrix也是他的粉丝,他在六O年代中后期与The James Gang和Pacific Gas & Electric这类硬摇滚乐团演出,直到那令人惊奇的转变发生之前。

  Glenn Schwartz出生于克里夫兰柯林伍德社区中的一个劳工家庭,他在10岁的时候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直到11岁才开始学习弹奏技巧,但他几乎是瞬间就掌握了诀窍,接连赢得音乐比赛并且对演奏吉他得心应手,Glenn Schwartz的技巧甚至很迅速地超越了原先教导他的老师。渐渐长大成人的他也经常在各处演奏,像是波尔卡乐团(欧洲民俗舞蹈音乐)或婚礼乐队,六O年代中期他跟随名叫「Mr. Stress Blues Band」的乐团演奏,最后在1967年加入硬摇滚乐团The James Gang,开始在摇滚乐界崭露头角,得到同辈人的注目。

  值得一提的是Glenn Schwartz在The James Gang期间,除了高超的技术外他还靠着花式的弹奏方式在当地赢得了名声,像是「牙齿弹吉他」这招绝技比吉他之神Jimi Hendrix更早使用,还有将吉他反过来挂在团员Bill Jeric肩膀上弹奏。

  后来他前往加州旅行时认识了Canned Heat乐团的鼓手Adolfo “Fito” de la Parra,间接地与Pacific Gas & Electric乐团接触,因为该乐团的蓝调风格深深吸引着他,没过多久他就跳槽加入。他在PG&E乐团期间获得了蓝调大师的名声,为人善良和超凡脱俗的Glenn Schwartz被乐迷誉为「白人Jimi Hendrix」。

  但成名后随之而来的诱惑同样临到了他的身上,嗑药和酗酒问题开始侵蚀着Schwartz的身体。他在后来的访谈中坦承,当时他的确被药物和酒精困扰,几乎随时会死亡、几乎无法继续演奏,也没有人想跟他一起表演。就在某个夜晚当他漫无目的地走在日落大道上,在这个人生最低的低谷时,他跑向了在街头传福音的布道者,双膝跪下并当场决志成为基督徒,并随即清理自己杂乱无序的生活,重新回到了乐团位置。

从硬摇滚到宗教狂热:蓝调吉他手Glenn Schwartz的

  不过当Glenn Schwartz回到PG&E的时候,他开始带着团员唱福音歌曲,并不断地训诫全部团员他们需要被「拯救」,也因为这样的传教行为,使得团员们渐渐与他远离。像是巡迴演出的时候,乐团会给Glenn Schwartz自己睡的房间和单独前往现场的交通方式,团员除了演出之外很少与他有所互动,Glenn Schwartz也知道乐团还留着他的原因,是他那无人能敌的吉他技巧。事情终究在一次巡迴演出后爆发,那次Glenn Schwartz在舞台上当着八万名观众的面,告诉台下的人群说「你们需要找到上帝」,然后团员终于再也受不了他疯狂的传教行为,一劳永逸的把他踢出了乐团。

  Glenn Schwartz被踢出乐团后,回到了家乡克里夫兰,与兄弟Gene共组了the Schwartz Brothers乐团,不过此时的他却又开始酗酒,并且最后因为被指控对妻子家暴而被关进劳动教养院。出狱后,Glenn Schwartz认识了Larry Hill,一名俄亥俄州欧威尔激进推动「耶稣运动」的基督教异端组织,Glenn Schwartz被他找去了称为「俄亥俄公社」的农场,一待就是七年。据称这个异端组织会用极端的方式羞辱教友,强迫他们在农场超时的劳动,并且只要犯下轻微的过错就会遭受严厉的惩罚。儘管古怪严苛的教条,Glenn Schwartz在这里还是自组了福音乐团「All Saved Freak Band」发行了四张专辑,将迷幻蓝调和民谣融合并搭配着宗教性的歌词。

从硬摇滚到宗教狂热:蓝调吉他手Glenn Schwartz的

  最终,Glenn Schwartz的父母意识到这件诡异的事情,深怕儿子会从此就生活在这个奇怪的公社并永远地失去他,找来专门帮助被邪教洗脑的知名人士Ted Patrick帮忙,才将Glenn Schwartz从农场里解救出来。

  现年已经七十多岁的Glenn Schwartz,平常还是会在家乡克里夫兰的俱乐部弹奏吉他,并且还是热衷于基督宗教。他表演时一样会穿插着简短的布道,接着观众就看这个老狂人演奏着魔鬼般的技巧,对旁人来说或许是另一种特殊的宗教体验。

  传奇乐团Talking Heads的灵魂人物David Byrne这样描述他:「Jimi Hendrix般令人惊豔具创造性的独奏,和他启示般的告诫观众『血液将会洒在月球上,战争将会发生在美国』。关于这两件事,他可能已经失去了头脑理智,但他的手指仍然全速前进。」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