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从社区服务中,保有纯洁光亮的灵魂 >

从社区服务中,保有纯洁光亮的灵魂

2020-06-17

从社区服务中,保有纯洁光亮的灵魂

曼谷国际学校的高中生,毕业前必需完成四十个小时的社区服务,如果修习IB(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大学预修)得再加上一百四十个小时,因此回来后的我的女儿乐旂生活变得非常忙碌。她常常利用星期六一整天出门工作以完成几个小时的服务认证。有时路途很遥远,舟车劳顿费去许多时间;有时天气很热,烈阳下工作耗去大半的体力,但乐旂不曾为此发过一言半语的抱怨,只在週日更加用功,以弥补前一日不能自由运用的时间。

九月初,学校发函告知家长,各选修课将前往不同的国家交换学习,这是每个学期一次的校外教学活动,名之为「Work without wall」。乐旂的絃乐课预计停留巴黎和维也纳两个定点。当我正要签下家长同意书时,乐旂却告诉我:「妈妈,我不去,我要利用这个礼拜的时间去泰北帮穷人盖房子。我已经去过几次巴黎了,所以我想把时间节省下来做我的社区服务。」在那次的谈话里,我感受到她看待社区服务是多幺认真。

九月中,我回台湾,一个週六她随同「绿色大地」社团去芭达雅(Pataya)的海边清理垃圾。她一早就出门,黄昏回到家才能给我打电话,电话中告诉我海边真的很髒,但她捡垃圾捡得很开心。她说工作一两个小时后,同学们都跑去水上乐园玩了,只有她一个人留在海边继续捡。

我问她:「为什幺不一起去玩?」

她说:「既然来了就是为了捡垃圾。我在海边愈清理就愈起劲,几个小时后,海边有个小店的主人拿了一瓶可口可乐给我,他说我真的很乖,今天刚好是他的生日,所以他很想请我喝杯可乐。我喝下第一口之后,就想到万一是坏人怎幺办,所以谢谢他之后,我就赶快往人多的地方跑去,希望如果有人下药,我还来得及在药性发作前离开现场。」

我在电话的一头笑着听她把话说完,笑声中杂着几行泪水,自己都分不清泪水中,喜悦比较多还是心疼比较多。

隔一个星期六的一早,乐旂又出门了,这次她去残障儿童运动会当辅导员,校方事先已给了她当天伙伴的资料,是一个九岁的聋哑小女孩。我说:「妳不会手语,应付得来吗?」

她成竹在胸地答道:「没问题!我很会比手画脚,而且阿公不是常常说吗?爱,是瞎子也看得到、聋子也听得到……」

我信任地端详那张热忱的脸,但愿她能赢得那个小女孩的爱。隔天,忙碌了一天,乐旂回到家时,脸上虽疲倦却有喜悦的神采。她说:「那个孩子好可爱喔!我们处得很好,她很黏我,到后来还会欺负我呢!连上厕所都要我用背的才肯去。」

我仰头看看眼前这个身高一六八的大女孩,诚心地讚许她:「那一定是因为妳很疼她!」

她稚气地笑着用力点点头说:「是的!」

经过了几次社区服务之后,我更常和乐旂谈论那些不同的活动,听她心中因此得到的激励和感动。我真感谢学校有这幺好的安排,来帮助她从真正的社会里体验生活。那些地方多半并不美丽也不开心,但如果能用一种既非到此一游、也非认识一下的心情,努力去做社区服务,所累积的其实不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服务认证,而是一块块心灵成熟的基石。

我以喜悦的心揣想着,过完高中这三年,当她把那一百八十个小时的时数都完成时,相信她怀抱孩子的臂膀会更热情,抚摸老人的手会更温柔,劳动的肢体会更勤奋,而爱人与接纳世事的心也会更开扩,那是期待中我所深深喜爱的孩子。

摘自《妈妈是最初的老师》

Photo:Donnie Ray Jones,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