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写在 M17 重启 IPO 流程前:你会投资 M17 吗? >

写在 M17 重启 IPO 流程前:你会投资 M17 吗?

2020-06-18

写在 M17 重启 IPO 流程前:你会投资 M17 吗?

全台湾新创圈引颈期盼,相距 12 小时时区外的纽约,黄立成与 M17 Entertainment 集团正式敲下 IPO 钟响。不论股价高或低,都在台湾新创史上划下一笔痕迹。

但 M17 集团的股价不开高亦不开低,直接「交易喊停」的情况让新创圈都惊呆。

IPO 两小时后,仍没有任何交易

台湾时间 6 月 7 日晚间 9 点 30 分,M17 集团正式在纽约证交所敲钟后,另一头,台湾的 M17 集团公关也邀请台湾记者进行越洋连线,预计于当日晚间 11 点共同联访执行长潘杰贤及财务长顾尚修。

不过,在等待了半小时后联访却迟迟没有开始,最后 M17 集团宣布「纽约证交所的交易一直卡在 10:08(纽约时间)无法交易」,也因为 IPO 并不算正式完成,相关人员必须缄默,记者们也只能就地解散,留下错愕。

接着 4 天时间内,完全没有人知道发生什幺事情。

外媒《TechCrunch》直接写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什幺事情」。也有阴谋论的讯息说道,由于完全没有资金流入,才撤销 IPO。而《工商时报》则揭露,IPO 延后并不是系统问题,而是承销商与投资人对于汇款银行帐户间有所误解,才让 IPO 的程序出现瑕疵。但当以此向台湾 M17 集团的内部人员求证,他们也无法确认真实性,让一切都变成罗生门。

不过,就算不知道发生什幺事情,我们仍可以试着想想,M17 这辆台湾直达纽约的新创列车,你敢上车吗?

AppWorks 共同创办人林之晨:要以宏观的角度观察 M17 集团

对于 M17 集团赴美 IPO,AppWorks 的共同创办人林之晨相当肯定。他认为纽约仍是全世界大联盟等级的资本市场,只有强者才能加入同场较劲,台湾企业能够在纽约证交所 IPO,非常值得大家为他们鼓励。

而许多人质疑 17 直播并没有技术能力支撑,「打赏」的商业模式端不上檯面等。林之晨则以 Twitter 做为例子,很多人认为 Twitter 并没有拥有独特的技术,但仍对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有强大的影响力。更别说 17 直播能做到顺畅的直播即时互动,自然有不弱的技术能力,才能将延迟压在 3 至 5 秒内。

而从文化面来说,在 17 直播上面有上千名主播,有了新的表演舞台能够跟人群互动,让一群有天份的表演者能够因此有了新的职业,传统的媒体、演艺圈并不会给这些人舞台。

林之晨补充说,过去这类型的网路展演舞台长期被西方把持,如果台湾有一个平台能够以东方世界的思维来主导,也是一种权力的平衡。以宏观的角度来说,M17 集团的进程一定会遭受不少批评,但仍看好 M17 的前景。

重新阅读招股书:M17 集团的 3 个隐忧

我们重新摊开 M17 的招股书,试着找寻一些蛛丝马迹。

在 IPO 之前最大的疑问是,M17 集团不断下修募资的金额,从 1 亿美元下修到 6,000 万美元,每股订价为 8 美元。这对投资人来说也许是个讯号,代表公司对于自己的前景过于看好,喊出的数字并不符合现状。

1. 现金、营收部分:赚得多、烧得兇

M17 集团在 2017 年营收为 7,950 万美元,扣除成本、行销与研发后亏损 2,201 万美元。而今年第一季的成绩,只能用「赚得多,烧得兇」来形容,营收 3,790 万美元,亏损则为 2,480 万美元,意思是 M17 第一季就花了 6,200 万美元(约台币 18 亿元),相对于 M17 手上握有的现金 3,140 万美元,按照这个烧钱速度,可能需要强大的资金挹注支撑。

而营收组成部分,17 直播是不可取代的金鸡母,2017 年贡献了 7,180 万美元,占比高达 90%。交友部分,Paktor 与 Goodnight 等业务的贡献相当低落。

直播收入中,17 直播排名 Top 100 的主播,可为公司带来 36.5% 的营收、Top 500 的主播则可贡献 70.5% 的收入。如果按照比例换算,17 主播接受的「打赏」,光 2018 年第一季就超过台币 4 亿元。

如果按照中国游戏直播平台间的战争历史,「主播挖角」的问题同样会对 M17 带来不少困扰。儘管 M17 集团强调自己已在台湾、日本、南韩、新加坡和香港 5 个市场落地,是亚洲最大、最多营收的直播公司。不过现在市场上几乎都只剩下资本雄厚的玩家,如 Bigo Live 和 MeMe Live 等,在营收方式单调的情况下,如何持续成为强势主播青睐的平台,将是未来的挑战,也是第二个挑战。

2. 使用者部分

延续上述营收来源单一的问题,由于收入来源主要是 17 直播,而 Top 10 的使用者也就是直播界俗称的「乾爹」,占了 11.8% 的营收,平均每人可以在第一季贡献将近 45 万美元(约台币 1,300 万元),相当惊人。

而乾爹是一种流动的生物,会随着喜欢的主播漂流,只要上述 10 个乾爹里面有人离开,都会对 17 直播造成重大的影响,这是第 3 个挑战。

3. 未来

对于上述 3 个挑战,解决方法也很简单,一是扩充其他收入来源,M17 集团其实自己也有电商 Cello Cello,积极拓展不同的营收来源。

写在 M17 重启 IPO 流程前:你会投资 M17 吗?

M17 积极扩充主播数量,2018 年第一季就增加了 2,000 多人。

另外,对于主播与使用者的问题,唯一解法就是持续留住优质主播。为此,17 直播也不断扩充主播数量(也就是上图中的艺术家),2018 年第一季就增加了 2,303 人。不过在使用者方面就没有这幺乐观,成长有些停滞,可能需要投入更多资本来获取使用者。

只问一句:「是你,要不要投?」

看完了正方论述,以及反方的 3 个隐忧,就算完全不知道 M17 IPO 发生了什幺事情,你仍可以问问自己,今天如果你是投资人,你要不要搭上 M17 这台车呢?

注:AppWorks 为 M17 集团投资人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