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42越南女工失业挤一屋‧“我们要回家” >

42越南女工失业挤一屋‧“我们要回家”

2020-06-05

42越南女工失业挤一屋‧“我们要回家”(槟城16日讯)42名越南女工离乡背井来到槟城赚钱养家,不料工作时有时无,最后工作准证过期,仲介扣押护照却又没有送她们回国,令她们沦为非法外劳,仅靠仲介每隔两三天送来20公斤白米及一点菜肉过活。42人挤在一间屋子里,眼见回家机会渺茫,个个精神紧绷,说到回家就泪流满脸,令人看了为之心酸。这批越南女工年龄介于30至50岁,会说国语,不少人还能说简单的华语。她们来槟工作只为赚钱养家,如今却变得有家归不得,处境凄凉。42人挤在一间房子生活,引发环境卫生和噪音等问题,居民不胜其烦,唯有向浮罗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投诉,进而揭发女工的苦况。郭庭恺週四召开记者会,透露这批女工的惨况。这批情境凄凉的外劳流着泪说:“我们只想回家”。这批越南女佣原本是在槟城医院当清洁工人,如今却“失业”了,无收入下只靠仲介送来的食物过活。其中一名女佣阿海说,除了42名女工外,另外还有一间宿舍住了26名男外劳。他们也面对同样的没收入、没工作、没护照的窘境。没工作护照被扣押她说,起初她们的日薪为50令吉,后被减至25令吉。如今没有工作后完全没有收入,只靠代理的“施捨”度日。她说,这批女工是在不同时期来槟,原本她们都有1年的工作签证,不过来到槟后,却只有时有时无的工作,没长期稳定的工作,如今大家都签证都已过期。最早来的女工在槟已1年10个月,如今大家的签证都已过期5个月至9个月,虽然她们已多次向中介说想回国,但中介至今没搭理她们。阿海透露,曾有一男一女自称是劳工局的人上门,她们也曾联络一名自称是越南大使馆代表的“San”,不过对方从没提供任何协助。当郭庭恺现场致电给对方时,对方却表示听不懂国语或英语,其身份让人怀疑。只吃米饭不捨得吃肉菜记者取得女工的同意进屋,当时女工正在吃午餐,虽然冰箱内尚有一些菜肉,可是每个女工碗里只有白米饭,相信是捨不得将肉菜吃掉。当记者询问女工的日常起居时,一名女工未开口,泪水已直流到装着白米饭的碗内,让记者也为之心酸,对她们的遭遇深表同情。其中一名患上胃炎的女工陈枝虹说,当初出国是为了工作赚钱,没想到会落得如此田地,现在她只想回家。“大家在越南都有丈夫孩子等着,我们现在只是想回越南。甚幺也不要了,只要回家。”说着说着,多名女工也靠拢过来,个个开始落泪,各自喃喃诉说想回家的心情。没法令限制居住人数为居民“出头”却带出外劳悲惨遭遇的郭庭恺苦笑说,“没办法,说到底这是政策的问题,外劳的住宿到底该由工厂还是外劳仲介负责,还有待立法解决。”他说,由于6P漂白计划直到4月15日才截止,相信移民局暂时还不会对这些外劳採取行动,惟不知道这批外劳是否符合资格,外劳仲介是否有进行程序。“其实市场上相当缺乏劳工,但基于移民厅及仲介的关係,许多外劳都无法真正进入市场工作。”他指出,由于外劳及仲介是中央政府的权限,州政府无权插手,不过,他会在州议会上建议限制一间屋子的居住人数。“我们还没法令限制一间屋子的居住人数,只能透过屋内违建管制插手,所以垄尾、五条路等组屋地区常出现一间组屋住十多二十名外劳的问题。”居住环境差曾被抢劫当地居民指出,女工的居住环境恶劣,外劳代理相信没準时缴付水电费,以致国能及槟州供水机构多次上门切断水电供应。居民相信女工身无分文,不但採撷附近的果实充饑,还到医院的医疗废料垃圾场拾荒。可怜的是,还有劫匪闯入抢劫这些女工。居民说,这间屋子只有2间厕所,哪够42人用?可是记者进入宿舍检查后发现,其中一间厕所已损坏,42名女工只能“抢”用一间厕所,难怪引发卫生问题。“女工之前在医院工作,还可以在医院解决洗澡如厕等问题,现在她们都失业了,整天困在宿舍内,卫生噪音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活。”他们披露,之前有数名驾着豪华名车的人士来到女工宿舍,也曾有警察上门,但却不见採取任何行动。“我们多次与女工交涉,但问题依然无法解决,我们才转向郭庭恺求助。”不过,当居民知道女工的苦况后,纷纷表示同情,甚至转求郭庭恺协助这批女工回国。向外界求助又怕被捉越南女工也想过向外界求助,但又担心被移民局官员逮捕。一听到向警方报案,阿海及数名女工立刻说:“不能报警,我们会被捉”。浮罗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原本想协助她们报警被代理欺骗,可是女工担心报警后就会被逮捕,所以他决定先联络位于吉隆坡的越南大使馆,可是电话无人接听。“我会尝试透过槟州秘书处,以官方名誉联络大使馆,希望大使馆能在这批外劳被取缔前提供援助,包括处理签证护照及回国事宜。”此外,他也安排女工拨电给在越南的亲友,恳请越南亲友透过当地政府联络越南驻马大使馆。女工有情有义,一听说郭庭恺将联络越南驻吉隆坡大使馆,马上提醒郭庭恺,另一间宿舍还有26名男外劳也需要协助。‧2012.03.1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