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历史上的今天:旅美博士陈文成「离奇坠楼身亡」 >

历史上的今天:旅美博士陈文成「离奇坠楼身亡」

2020-06-22

历史上的今天:旅美博士陈文成「离奇坠楼身亡」

一九八一年七月三日凌晨七点多,三十一岁、任教于卡内基美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的陈文成教授,被发现陈尸在台大研究生图书馆与综合教室大楼之间的草坪上。前一天上午八点三十分,他被警总人员从台北市罗斯福路三段二三一巷三七号四楼(现今门牌地址改编为辛亥路一段)寄居的寓所带走,前往警备总部保安处接受询问。毕业自密西根大学统计系的陈文成教授,在美国期间曾参与台湾留学生的「同乡会」活动。美丽岛事件之后,并出面募款、寄回台湾。警备总部约询的第二天他便陈尸在台大校园。

陈文成命案发生后隔天,七月四日的《联合报》报导检警以其专业来侦办命案,说明命案的疑点:

昨天早晨六时许,在台大校园内晨跑的一位老太太发现陈文成尸体,她立刻打电话通知校警。台北市罗斯福路派出所警员邱锦中据报赶到现场,发现陈文成躺在研究生图书馆后面小水沟旁草地的一堆碎玻璃上,尸身巳僵硬。邱锦中立刻报告分局,派员封锁现场。

台北地检处检察官陈春男与法医高坤玉,昨天上午到场相验。初步的相验结果是,陈文成背部有一处擦伤,此外无其他明显外伤。但是用手触摸之后,发现死者右后背的肋骨巳经折断,似乎遭到重击。另外,死者上身穿香港衫,下着西裤,但是皮带扣在胸前的香港衫外面,警方觉得奇怪。死者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中等身材,双脚都没穿袜子,左脚套着一只皮鞋,右脚的鞋则脱落在现场.检察官已指示警方与死者家属联繫。

死者躺在台大综合教室大楼临时搭建的竹篱笆外。综合教室大楼现正用做今年度大学入学考试三民主义、国文及英文三科的阅卷处。

古亭分局昨天说,陈文成是跳楼自杀。但是台大的校警表示,研究生图书馆大楼巳经上锁,外人不可能爬到楼顶,最多只能由楼侧的太平梯往下跳。陈文成陈尸在太平梯右侧约两公尺处、如由太平梯跳下来,应该不会摔得那幺远。

七月五日,《中国时报》接续指出警方专案小组的发现:

台大校园陈文成博士命案,昨天案情升高,警方专案小组根据掌握的资料,已朝他杀方向侦查。初步研判本案与一般凶杀案件不同,现全案正由检察官指挥侦办。

据警方专案小组调查:陈文成博士的外伤,并非坠楼的伤势。他的右肩附近被重击,背部有数条淤血的痕迹,肋骨折断;皮带扣在裤外的腹部上,似乎曾遭攻击。

警方专案小组昨天上午再度前往封锁后的现场勘验,怀疑陈文成博士陈尸之处并非仅有的一个现场。专案小组原先一度推断陈文成博士是从研究所图书馆四楼太平梯楼上坠楼致死,但是,昨天上午在一次模拟试验后,发现物体坠地的方向有所差异。试验证明陈文成博士不可能自行跳楼,他的落地方向,除非被强大的力量抛出外,无法形成陈尸的姿态。

现场最为显着的是:陈文成博士的下半身在草地上,上半身则在混凝土地上;无论是草地或混凝土地均未有物体坠地的重击迹象,与陈文成博士的外伤不符。他身上穿的一件衬衫,内侧布满血迹,亦非坠地所造成的。

《台湾时报》、《民族晚报》及《大华晚报》也披露相同的事实。儘管最初的新闻报导透露了些许真相,七月六日的《联合报》却刊出警备总司令汪敬煦在七月五日下午召集各单位治安首长,包括警总保安处长郭学周、保安处各内外勤组长、刑事警察局长林永鸿、台北市刑警大队长季贵成及古亭分局长陈兆鹏等人,举行历时一个半小时的紧急会报。七月六日晚上十一点,警总发言人徐梅邻少将举行记者会,宣布陈文成博士係自高楼坠地致死,跳楼的原因可能是「畏罪自杀」。绝大多数的报纸媒体,自七月七日起都依徐梅邻口径定调。随后台北地检署检察官陈春男与专案小组在七月十九日公开「侦查报告」,获致三项研判:一、台大研究图书馆陈尸处为第一现场;二、死者是从五楼太平梯平台坠下,碰擦二楼太平梯平台外沿坠地死亡;三、尚无发现有他杀之佐证,意外死亡或自杀均有可能。

鉴于官方的推托敷衍,陈文成博士纪念基金会早在二○○六年自组民间调查小组,分头查阅已公开的档案和媒体报导,并重访命案现场,拜会相关人士,做成调查报告,发表于当年七月二日在台湾大学法学院国际会议厅举办的「转型期正义研讨会暨陈文成博士逝世二十五週年祭」。调查报告从陈案发生的时间推测,直指可能是情治单位唯恐海外反政府势力集结壮大,藉陈文成来杀鸡儆猴,当然这样的推测必须辅以公权力彻查才能证实,可惜官方多年来消极回应家属的期待。[1]

各方政治语言不断强化对陈文成博士遇害原因的揣测:「用膝盖想就知道是谁做的」,「是他们自己同党、同伙人所为」,「是治安事件」等。以致社会普遍相信,真相不可能大白,毋须再花精神调查。政治界不曾採取有助釐清案情的行动。检警受理陈文成家属提出的刑事告诉迄今,仍是以一贯的「侦查不公开」陈词对应外界的质疑。

二○○九年,台湾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连同陈文成基金会等民间团体,在高检署专案小组公布调查报告后,于同年八月在立法院召开公听会,由立法委员管碧玲邀集专案小组与民间对话,会中这个号称历来最高层级的专案小组报告,被民间团体与资深刑案律师抨击为敷衍了事,完全不见官方追究历史真相与正义的决心。

而在追求真相之外,这起重大政治案件的历史意义,也并未为社会遗忘。二○一二年,陈文成案发生三十年后,陈文成的师友、人本基金会、陈文成基金会等发起连署,要求在台大校园陈文成陈尸处立碑,以昭来兹。台大学生会与研究生协会也正式提案,但在校务会议上引发激烈讨论,甚至有图资系教授以「女学生怕鬼」为藉口反对,此案后来以邀请专家学者研议,将本案纳入校史的方式作结。二○一四年,台大校务会议原则性通过提案,将该地点命名为「陈文成纪念广场」,师生与民间长年的努力有了阶段性成果。而自二○一二年开始,学生会与研协每年均在七月二日在该地举办纪念晚会,并象徵性地树立自製的纪念碑,在溽暑中每年均吸引上百名校内外民众参加,成为台大校园内铭记这段伤痕历史的重要集会。二○一五年三月,台大校务会议终于正式通过将此地命名为「陈文成事件纪念广场」,校园指标、地图等都将加入标示,成为校园公共记忆的一部分。

陈文成命案发生至今,长达三分之一世纪,不只是台湾刑案史上一项黑暗纪录,更是威权统治下的一大谜团。如今,社会普遍相信真相不可能大白。但是如果民主政府相信历史真相是重要的民族记忆,也相信追求正义是擘造民主文化的重要工程,则我们不应放任让这个案件成为历史悬案。特别是对陈文成教授的家人,台湾社会有责任让他们获知真相。

[1]调查报告与附件网址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