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同一角色演18年‧蔡宝珠独角戏红遍新马 >

同一角色演18年‧蔡宝珠独角戏红遍新马

2020-06-24

同一角色演18年‧蔡宝珠独角戏红遍新马蔡宝珠(Pearlly Chua)是独生女,从小就习惯面对自己,自个儿喃喃自语,自个儿在镜子前表演。20余岁,她担纲演出娘惹单人剧《翡翠岭上的爱美丽》,继而红遍新马两地。同一个角色一演就是18年,一演就是135场戏。人生就是那幺美妙:一个独生女,成就了一部独角戏。命运总是有很多巧合的。因为巧合,蔡宝珠晋身了表演事业,成了大马着名舞台剧演员。因为巧合,蔡宝珠接演了蔡明亮的电影,还被提名为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因为巧合,蔡宝珠的独生女背景,也成就了她搬演这部娘惹的单人剧。蔡宝珠对表演非常狂热,从校园时代就已经显见,举凡学校有表演,就一定少不了她的份。“也可能因为我是个独生女,从小在家就自己跟洋娃娃玩,没有人可以对话时,就自己演独角戏,哈。”寂寞反而让她更贴近表演这个兴趣。父母从北方南下新加坡,接着到芙蓉工作。60年代,父亲从事华文事务馆,并到柔佛古来住下,蔡宝珠就在小镇长大,也常常新山古来两地游走,目前则定居芙蓉。表演显然是天赋,虽然蔡宝珠的父母并没有与表演直接挂钩,但是父亲的演讲才华,在在地影响了她的一生。父亲注入文化养份“父亲非常有才华,擅长演讲。因为担任华文事务馆,他必须常常到华人新村去发表演说,并且协助村落的人写信,处理文书。”她说,父母都爱看大戏,甚至新加坡剧场有芭蕾舞表演,他们就带她去看,父母也常在家里听粤剧。这些细枝末节,不住为她的表演注入更多养份。从小就读英文学校,原本不谙中文的蔡宝珠,在70年代,当大家都在听邓丽君歌曲的当儿,她学唱学听,也因为与唸华校的同学打成一片,让她又与中文接了轨。21岁时结婚,虽然嫁作人妇,对于表演,蔡宝珠依然从不放弃。1983年,她遇到了启蒙老师甄山水,找她饰演舞台剧《白蛇传》里的青蛇,从而开启了她的舞台生涯。蔡宝珠在1990年接下“爱美丽”这个深具挑战性的角色,为新加坡师子会(Cairnhill)和新加坡乐龄行动组,响应当时的“乐龄俱乐部Sage Elders Village”计划,作出了首场慈善筹演出。自此,蔡宝珠版的爱美丽单人剧邀约不断,迴响热烈,前后在芙蓉、吉隆坡、怡保、槟城,新山和古晋演出。于3月在槟城的表演,也已达136场次。越贴近越珍贵蔡宝珠的母亲是娘惹,从小就看母亲穿着娘惹衣服,却从来没有去深入了解这些意义和背景,她没想到,那幺贴近自己的草根东西,原来是那幺珍贵,直到饰演了爱美丽。“从那时起,我才慢慢思考,华人传统文化的丰富意义,为什幺会有娘惹。现在,我身上穿的都是母亲穿过的娘惹服。”想不到,这身华服还保留得这幺完好,也非常合身,似乎就是为蔡宝珠度身订造。以前,蔡宝珠与娘惹二字只是擦肩而过,虽然母亲是个正统的娘惹后裔,她却不曾学讲“母语”,不穿娘惹装也不懂娘惹烹饪。这一切,就好像冥冥之中,让蔡宝珠拾起了母亲的根,做回一个真正的娘惹。漫长18年她学习许多蔡宝珠从来也没想过表演爱美丽会一演就演上18年。“年轻时,真正要走表演这条路是很难的,非常痛苦,但过程中我学习了很多,也学到了做人的道理。”18年很长,但每一次演出,都是一个新的呈现。她说,比如大戏里的大老倌,就因为某个角色而成名,也愈演愈有深度,也愈来愈精巧。持续演出《翡翠岭上的爱美丽》,让蔡宝珠几乎成了爱美丽的化身。导演甄山水老师就偷偷地告诉了我,“你看,宝珠今天即场演出的坏女人真的很凶,好像‘恰查某’。她以前并不那幺放,因为她要做好人,她怕人家讨厌她,哈!”他说,每一场爱美丽都有新的表情,新的惊喜,新的感受,像今天的表演又是另一个巅峰,这一场戏也是从未曝光过的。蔡宝珠的即场表演深具张力,观众很快融入她的表演之中。持续了两个小时的单人剧,期中只休息短短15分钟,蔡宝珠一点都不觉得累,因为当下的她,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爱美丽是她,她就是爱美丽。这,就叫专业吧?!想尝试喜剧反派望可朝电影发展“单人剧最美的地方,就在于它是单人剧。你会发现好像远方有个人在回话,所以你才会回答。”蔡宝珠说,表演就好像把生活带上舞台,传达讯息,在那个空间里,从无到有。“我很享受这种过程,以及观众带给我的反应,他们也进入了我的空间。”除了舞台剧,蔡宝珠还接演了许多短剧,还有其他的表演。“未来,我希望可以朝电影方向发展,若可以,我希望演喜剧,甚至是一个大反派。”黑眼圈让她成名蔡宝珠的成名,不但是因为舞台剧娘惹,更是因为参演了导演蔡明亮的一部电影《黑眼圈》,献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表演,她自然又专业的演出,为她带来了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但是,因《黑眼圈》被金马奖评审团认为不是大众作品,引起反弹,最后选择退出金马奖以示抗议,才让蔡宝珠与金马奖擦身而过。在《黑眼圈》里,蔡宝珠饰演一名压抑又强悍的茶水店老闆娘,表现出色,尤其一场抓住女僕陈湘琪的手为植物人儿子李康生手淫的戏,更是爆发力十足。面对电影中的争议情节,她足足考虑了3週才突破心防。她说,“演绎是我的生命,也许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加上自己的宗教信仰,考虑到接演时会承受的压力。”最后因为明白了,就没问题了。她认为手淫与乱伦原本就是社会上存在的事实,这样的作品更扮演了传达社会讯息的重要角色。“我是一个表演者,应该去接受挑战,用我的身体带出这个讯息,我问心无愧。”执二摊接《黑眼圈》演技倾倒蔡明亮原来《黑眼圈》里头的那个角色不属于她,导演蔡明亮有个习性,就是从来不找专业演员出演,更何况蔡宝珠是个舞台剧演员。“他特别锺意那些没演过戏的,喜欢自然一点。”蔡宝珠说。距离开镜剩下一个月,蔡导心目中的人选,因为家人的反对而辞演。蔡宝珠的一位好友,于是引荐了蔡宝珠,让蔡导尝试见她一面,没想到,蔡导当下接受了她这位专业的舞台剧演员。蔡宝珠演出这两场戏时毫无障碍,连蔡明亮也大吃一惊,蔡宝珠至今都还记得导演惊讶的表情。接着,还先后演出了蔡明亮的3部短剧,这让蔡宝珠在电影里,找到了另一个据点。娘惹故事红不让频频受邀马新演出电视连续剧《小娘惹》在新加坡红翻了天,据说打破了新加坡15年的收视纪录,每天有逾110万人观看(新国总人口四百多万)。甄山水导演与蔡宝珠合作的单人剧《翡翠岭上的爱美丽》也当红不让,频频受邀到全马各地演出,这几年来,以《翡翠岭上的爱美丽》剧本上演的舞台剧,常常在校园或者剧场出现。娘惹丰富的渊源及故事,一路在亲马两地狂烧。接下来,蔡宝珠将受邀到吉隆坡及槟城两地演出。3月28及29日在槟城出演的单人剧舞台,将设在古色古香的宏愿开放大学。配合老建筑本身,蔡宝珠觉得与娘惹这个角色实在太贴切了。舞台剧《翡翠岭上的爱美丽》(Emily of Emerald Hill),是旅英作家官星波(Stella Kon)的作品,是关于一个娘惹一生遭遇的单人剧。这部英语剧本1983年获颁全国戏剧创作比赛冠军,多次重演,也曾翻译为华文。由于有了文学、戏剧的创作,峇峇娘惹文化可说是再上层楼。《翡翠岭上的爱美丽》单人剧日期:3月28日(8.15pm)& 29日(3pm)地点:宏愿开放大学‧入场凭邀请卡/乐捐 RM30和50令吉。售票处:槟城古蹟信託会(04-2642631),东西方学习中心,发林(04-8351600)和热带香料园-武吉丁宜(04-8811797)。欲知详情,可致电何小芬(012-5145933)。/副刊‧报导:许柳青‧2009.03.1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