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同婚上路满月,部落怎幺说?一则来自水鹿部落的观察 >

同婚上路满月,部落怎幺说?一则来自水鹿部落的观察

2020-06-24

「我知道我的儿子是同性恋,可是那又怎幺样呢?不要因为这样感情不好,爸爸妈妈时间不多了。」一位部落妇女这样告诉我。

前几个周末,我与一位部落青年回到他在东部老家水鹿部落(化名),才刚踏进部落,就听到转角麵摊前聚集的三、五位年约五十岁上下长辈的对话,他们正在讨论着孩子的性倾向。

部落保守教派遇上同性婚姻的价值冲突

去年11月底,公投第十案「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规定应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结合?」在原乡地区获得的同意票远比不同意票来得多,显示出多数部落族人仍支持民法限定在异性恋婚姻。行政院在今年以公投结果和司法院释字七四八号为基础,提出《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于5月17日三读通过,同性别之二人得以专法结婚,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通过同性婚姻的国家。

同婚上路满月,部落怎幺说?一则来自水鹿部落的观察

当然,法律上的变动,不会马上改变人们行之多年的婚姻观,特别是在以信仰基督宗教为主的原乡,许多牧者往往是反同婚的支持者,部落的非异性恋者的处境恐怕更严峻。有趣的是,在我造访水鹿部落与族人的互动中,几个印象深刻的画面有别于紧张的情势,促使我意外发现族人面对同性婚姻有不同态度。

比起和谁结婚,孩子的幸福快乐更重要

「什幺时间不多,不要乱说话。」方才对话中坐在隔壁的人插话,「我是说,我活着的时间只是孩子下半辈子的一小部分,赶快杀猪比较重要。」那位妇女赶紧补充。

听起来,这位妇女已经接受自己孩子的性倾向(也许过去有过争执与拉扯,但在对话中不得而知),不希望孩子为了和谁结婚而坏了亲子关係,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肯认同性婚姻制度,并且满心期待着举行部落传统结婚仪式。

离开麵摊后,部落青年告诉我,他好讶异现在部落居然像茶余饭后话题般,公开谈论同性婚姻这件事。相较于同婚专法通过之前,部落的人就算知道哪家的孩子是同志,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谈论,更别说这位妇女以前一直相信自己的儿子终究会交女朋友和异性结婚,在同婚专法通过之后,竟变得接纳。也许,当自己孩子的另一半能取得合法的夫或妻之身分,并获得法律上的种种保障,促成了为人家长的态度转变。

来办一场在部落既公开又保密的同志婚礼吧!

「现在同性恋可以结婚了,我要找我们部落十对同性伴侣,在明年的10月10日举办一场部落婚礼,我当主持人。」在部落早餐店,巧遇时常担任部落婚礼主持人的哥哥,他正兴致勃勃地说他的计画。

「这天会很有意义,2020年的10月10日,很漂亮的数字,一定可以找到很多人来。」并开始一一唱名部落里的弟弟妹妹,数着谁可能在他的待邀清单上。语毕,他又补了一句:「只是到时候会场要用黑布包起来,不然会有人来丢石头。」

众人被这句话逗乐了,纷纷抢着说可能谁的家长会来抢人、谁会带猎枪来阻婚等等。在水鹿部落,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同性婚姻,但至少青壮年一代较开放也较能接受,且越多人包容能让部落的非异性恋越能做自己,也愿意为自身的认同挺身而出。

同性恋「可以私下登记,不可以公开摆桌」

「我是不会表态的⋯⋯某某某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是同性恋至少还有一个儿子能结婚…可是我儿子可以去登记,不可以摆桌。」在傍晚烤肉的场合,有位妇女喝了点小酒后站起来大声地如是说,氛围顿时有些严肃,和白天时讨论起同性婚姻的轻鬆又欢乐成为对比。

「男生跟男生不能摆桌哦?」同桌有年轻人再次确认,妇女笃定地回:「当然是不能啊!」显然,这位妇女面对同婚的态度是「可以私下登记,不可以公开摆桌」,相较于前两个场景,接受度没那幺高。

从部落青年的转述中,这位妇女早已经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只是迟迟不接受,还曾经严厉训斥她的孩子不要和部落里阴柔的男性玩在一起,不然会变成同性恋,也无数次探问自己的孩子有没有女朋友、并劝说要和异性结婚。如今能接受孩子同婚登记,也是向前一步。

法律修订开启族人接纳同性婚姻价值观的契机

法律定义出一套社会运作的準则,人们循此而生。当新的律法制定,除了是规範,也为社会划出应要前进的方向。也就是说,立法能将某些价值划入法律保障的範畴,成为人们追求的目标。因此,接纳此社会价值之中的人们,因为有了法律为后盾会更有安全感;而尚未接纳的人,有机会在法律的施行之下而改变想法,相反地,当然也有人全盘不接受,想要「通通改回来」。同性婚姻的通过就是最好的例子。然而,我们明白,即便立法之后,争议和冲突不会在短时间消失,但至少我们得以在法律划下的「线」上去讨论事情,而非揣想与畏惧。

同婚上路满月,部落怎幺说?一则来自水鹿部落的观察

从水鹿部落的几个对话,即便是酒酣耳热之际的谈话,不难看出现行法律制度纳入同性婚姻的这项变动,正鬆动部落族人的家庭与婚姻观。即便是在高度信仰基督宗教信仰的部落,仍有父母愿意接纳孩子的性倾向和支持登记,或者有长辈愿意主持同志婚礼等,这些来自家庭与社区的支持,使水鹿部落的青年更能自在地做自己。

儘管我在水鹿部落的观察只是单一的例子,无法推及到所有部落,且可以想见有些部落仍受到基督宗教保守教派的影响,坚守着异性婚姻的堡垒,连要在部落出柜是难事,更无法接纳同性婚姻。

好在,水鹿部落的例子,能让我们看到部落氛围的转变,以及当代法律制度与部落社会文化之间所产生的裂缝。期盼未来有一天,能从这个裂缝中看到幸福的光束,让彩虹能在部落里自在出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