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如何打造社会企业?以人为本的新商机带来幸福经济 >

如何打造社会企业?以人为本的新商机带来幸福经济

2020-07-02

如何打造社会企业?以人为本的新商机带来幸福经济

为何要有社会企业?

我们相信,社会企业之所以能抓住人心,是因为它诉求的是人们深沈的渴望,这也刚好激励了所有伟大的宗教──盼能解除人类的苦痛。

那又如何?这个论点很跳跃,不是吗?

没错,所以请容我们解释。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你将很乐见痛苦终结。我们可以先从不会太过激进的稳健目标开始做,比方说,消除贫穷与疾病。

然而,不见得只有实体才痛苦,因此你也会乐见这个世界变得更公平。你喜欢看到有资源的人和没有资源的人能有更平等的分配,你希望全球的女性都能和男性平权,你但愿所有种族与宗教都同样受到敬重和关怀。

如果你是一个完全以策略面为考量的人,你也希望引起痛苦的情境能有所改变。你希望生态体系能健全,不仅因为这件事本身就很重要,更因为健全的环境才会丰饶,进而减少贫穷与疾病。你期待政治体系能让所有人受惠,而不要独厚少数人。你期盼看到带动社会体系发展的力量中多一点温暖,少一点权力争夺。你希望看到这个世界更美好、更高尚。

但,同样的,如果你也和我们心思一致的话,这代表你在乎的不只有「外在」情况;你也关心自己,换句话说,也就是「内在」情况。当我们想到世人所受的苦难时,自己也会心痛,没有一个人希望如此。我们真的不想这样!

且让我们坦白说吧:在人类的利他主义渴望当中,也有着自私的成分。我们不是只关心自己,而是满在乎自己的。这不是坏事,更绝对无需为此自我谴责。就算是不那幺自私的人,也会以自我为中心: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基本上,所有人都关心自身的福祉。

事实上,如果说人类有什幺优异之处,那应该就是受苦了。当我们向外看、检视世界现实时,我们会觉得痛苦。当我们向内看、观照自我内心,得出结论认为自己还没发挥最大的潜能,或者觉得没有尽力去减少人世间的灾难,我们会觉得痛苦。

从更一般性的角度来说,每当认知出现分歧,我们就会觉得受苦。如果我期待感觉自己很高贵,但对自己所作所为的评价只是勉强及格,这就是分歧。如果我想要自己能够一帆风顺,但现状是好坏皆有,这就是分歧。如果我渴望终结贫穷,但处处可见贫民窟,这就是分歧,而,痛苦会悄悄地潜入这股分歧(以及所有的分歧)当中。

且以上述的思维当成背景资料,回头来看社会企业。以目前的架构来说,现代的组织形式鼓励受苦。企业的行事风格通常鼓励「以我为先」的自私自利,这样的观点和人们想自认品德高尚的渴望互相冲突。非营利组织的行事规矩则通常抑制大胆、高效的行动,也不鼓励冒险,但伟大成就像高贵的灵魂一样,是每个人都想要追求的,也因此,非营利组织让很多人倍感挫折。最后的结果是,人们得在两种无法让人满意的选择之间拉扯:如果他们根据组织的基本原则行事,那真是要命;如果不这幺做,也同样要命。

这正是社会企业的切入点。社会企业的重点,就在为世界排忧解难,包括实体面、性灵面与情感面。它的重点就在于减少人类内心的痛苦,在于让我们认同自己的所作所为,在此同时还要有效果。社会企业的目的,在于终结组织架构造成的分歧;现代的组织形式强迫我们在把事做好和去做好事之间择一,因此加深了我们内心的折磨,也更难减轻这个世界的苦难。

在此,我们要提出一种见解,而且是非常让人兴奋的观点:稍微修正我们的「现实通道」(reality tunnel),就可以诱发出不成比例的改变,让这个世界更美好。

从这个层次来看,社会企业的概念中蕴含着崇高的成分(或许也有人说是打高空)。在梦想的一开始,你的计画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设法终结所有苦痛,而且,当你真正动手去做,心中无党无派、念兹在兹的只有一件事:增进全体人类的福祉,对于这样的创业行动,还有什幺好批评的呢?

这是一幅激励人心的愿景,无怪乎它能吸引世人的目光!

Photo from Flickr by Dr. Bashi™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