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如何重新学会当个萨丁尼亚岛民:《月亮归ME》 >

如何重新学会当个萨丁尼亚岛民:《月亮归ME》

2020-07-02

如何重新学会当个萨丁尼亚岛民:《月亮归ME》 

  人们喜爱以物寄情,分享着不同文化的人们都曾歌颂月亮,也藉物思人。《月亮归ME》是一部荒诞喜剧,但它的精彩之处在于,剧情铺陈让人颇有笑着笑着就哭了的感慨。本片画面也经过特别安排,主体经常置中,当有两个主体时则成对称,配乐丰富,洋溢着满满的南欧风情。

  据传萨丁尼亚岛上有个人买下了月亮,造成世界各大国的恐慌,月亮怎能被一个小岛夺走,于是联合国派了特务凯文到岛上蒐集情报;然而与其说寻找月亮,不如说这是一个寻根的过程。凯文其实是个萨丁尼亚人,但他很早就离开了这里,并且改名换姓,外貌上也做了很大的变化,假扮成一个米兰人,这样的转变也能看出义大利的重心从萨丁尼亚转移到了罗马以北的地区。他为了迅速融入居民,先与一位也离开萨丁尼亚已久的老人巴多尔学习如何当个萨丁尼亚人。这是十分讽刺的事,明明都身处义大利,但这个年轻人却已经离原乡太远,凯文「学习」的过程是本片的笑料来源,片中演绎了许多萨丁尼亚的风土民情及习俗,对于不懂该地文化的人来说自是兴味盎然,但因为这是一个萨丁尼亚人的学习过程,不免令人感到心酸。

  本片不断触及了区域主义的问题,萨丁尼亚这个地方多数人都在课本上看过,因为它领导了义大利王国的统一运动,而今天它只是一个孤悬海外的岛屿,甚至片中还开了萨丁尼亚与邻近的科西嘉岛被搞混的玩笑。当年义大利统一运动中,萨丁尼亚可说是佔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外交布署与强权的干预一如片中列强对月亮的态度一般,只是萨丁尼亚的地位已不再相同。统一的义大利在经历二战后便更出现了离岛与本岛关係越发疏远的问题,甚至萨丁尼亚出现了两个主张独立的政党,在「大义大利」的视角下,萨丁尼亚早失去了昔日光采。

如何重新学会当个萨丁尼亚岛民:《月亮归ME》

  这个状况其实与台湾有些相似之处,台湾在亚洲是一个耀眼的经济体,但若被放在大中国之内,便难成为一线城市,甚至在历史上,中国统治台湾都是以减少麻烦为主要目标,而非建设与开发,甚至今日澎湖、金马地区之于本岛也多有自认为二等公民之感,一旦成为离岛,主体性与排他性便勃发了。而片中的主角「月亮」便是孤悬地球之外的卫星,由此作为主题隐喻萨丁尼亚与义大利的问题也是绝妙。

  片中另一个笑点便是荒谬的很真实,买下月亮的老人对凯文认真解释国际法以及联合国宪章的漏洞,而历史上还真的有人自认为拥有月亮的所有权,Dennis Hope长年以一英亩19.95美元的价格出售月球土地,导演很可能是参考了这个事件来作发挥。片中提到萨丁尼亚人死后会上月球,也许与赛德克族步上彩虹桥的概念有些相似,这段奇幻场景特别感人,凯文在月球上看到了几百年间诞生于萨丁尼亚的伟人们,他们是正义之士,他们守护自己的家、抵抗强权,历史就是这样被积累,凝视一张张脸,彷彿温习了自身族群的历史长河。

  本片导演保罗祖卡就是萨丁尼亚人,他在该岛南部的卡尼亚里出生,《月亮归ME》飘着浓浓的区域主义思想,甚至可以说带点「萨独」的火花,片尾与片头美国插旗月球的画面相呼应,买下月球的老人跳着跳着将美国国旗换成了萨丁尼亚自治区的官方旗帜,白底红十字以及四个摩尔人,他们望向左方(1999年后改成向右,但多数萨丁尼亚人仍喜欢使用旧版),额头上绑着绷带,至今没有人能确切解释这面旗子的含义,但它必定是萨丁尼亚主体性的象徵。《月亮归ME》刻划了一个年轻人寻找自身定位的过程,更道出了萨丁尼亚由风光到落寞的前世今生。

电影资讯

《月亮归Me》(L'uomo che comprò la luna)-Paolo Zucca,201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