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如果将来我们失智了,是否愿意接受被约束的照护方式? >

如果将来我们失智了,是否愿意接受被约束的照护方式?

2020-07-02

如果将来我们失智了,是否愿意被约束?

曾经有一回到台北市立联合医院松德院区参加失智症专业人员培训研讨会,在该院区一位精神科医师问与会人士:「如果今天这位失智症患者是你的家人,当他的失智症行为精神症状BPSD严重时,你愿不愿意用精神药物?」

全场有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出席者举手表示,愿意用精神药物。

这位医师接着再问:有没有人坚持不用精神药物?

全场竟然只有我一人举手。

这位医师就很好奇的问我:为什幺会坚持不用?

我强调,根据医学临床研究,对于失智症患者使用精神性药物,都有副作用,甚至增加患者死亡率,长期是对心脏功能不利,短期影响患者的意识及肢体功能,容易跌倒,跌倒是老人死亡原因前三名;且先进国家失智症照护上,当失智症患者出现精神行为症状(BPSD),应以非药物疗法为第一线方式优先进行。当失智症患者精神行为症状会对患者自己或家人、照护者的生命产生危险时,才「不得不」先暂时使用精神药物,以低剂量开始,并视状况改进后,减少药量至停止。

当天与会者大都是长照机构的护理、社工及照服人员,过去他们在养成教育及职场训练过程,使用精神性药物是「理所当然」。一方面,他们过去从没有老师在校园中,提供非药物疗法相关教育课程;另一方面,到了职场,又受限照护人力及经营成本管控,对发生精神行为症状的失智症患者使用精神性药物是「理所当然」,少有人愿意思考使用精神性药物是为了患者?还是为了照护者?

前面章节曾讨论,近年来,台湾的长照机构开始推动「三零政策」——零约束、零尿布、零卧床,是学习日本国际医疗福祉大学教授竹内孝仁所提倡的「生活自立支援」,强调老人如果能自己料理生活,最后可以丢掉尿布、自己行走、不绑约束带,进而希望能节省照顾人力。这应是日本对长照机构中长者人权与尊严的省思,仍是从节省照护人力的观点去着眼。

由于我并非是先接受台湾传统医疗或照护的教育,长期接受的是政治学与社会科学的训练。对民主、自由、人权等基本价值是十分熟悉,在这基础上再去学习与失智症有关的医学、护理、职能治疗等教育,没有台湾传统医疗与照护的包袱,会进一步从人权的角度对现状进行反思。

所以,会反问:为何现在才开始去推动「三零政策」?当自己被照护时,是否愿意接受约束、二十四小时长期穿尿布、卧床等照护方式?我以同理心方式去思考照护方式,一直是以零约束、零尿布、零卧床方式来照护父亲,及将这种照护方式深植在内心中。

也曾参加一场研讨会,听到一位与会演讲者很自豪的表示,该长照机构所使用过的尿布是比一○一大楼还要高。我听了,不禁摇头,难怪该机构是「赚钱」的长照机构。这思维所反映出将尿布的使用视为经营效率的表现,因不必带长者如厕及清洁,可降低照护及清洁人力,且尿布费用是由家属负担,似乎很难看到被照护者的人权。

重视被照护者的尊严、人权与健康

长期以来,有些机构人员以经营成本、照护效率等为优先考量,将被照护者尊严、人权与健康则放在后面,甚至视而不见、或根本不存在,精神性药物或约束带等方式在照护失智症患者的机构中常见到,我们何时能对失智症患者的人权给予尊重?或是当我们失智的那一天,我们愿意接受如此的照护方式吗?

如果不使用约束,包括:物理性约束——使用约束带、化学性约束——服用精神性药物,失智症长者晚上不睡觉,吵到家人及邻居,甚至住院时,在病房中大喊大叫,吵到邻床的患者,几乎整个病房都听得到他喊叫的声音,该怎幺办?如果住院医师或护理师要给失智症长者服用精神性药物,该怎幺办?

先来看看国外有关失智症患者使用精神性药物的临床研究,二○一六年日本顺天堂大学的研究团队,针对一万名阿兹海默症患者。发现进行追蹤调查,「首次」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的患者,比起未服药的患者,死亡率为二.五三倍。这项调查指出,如果是「第一次」服「抗精神病药物」的患者,在二个半月到半年的短时间之内,死亡率将大幅提升。原因出在,抗精神病药物,会造成肌肉僵硬等副作用,原本吞嚥就比较困难的年长者,食物容易跑进气管,造成肺炎等症状。

同时,美国早在二○○五年,就有研究警告,抗精神病药物对失智症患者的副作用,恐怕导致死亡率增加。美国药物食品管理局(FDA)于二○○五年提出警告,在失智症病患身上使用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会增加一.六至一.七倍的死亡率。

目前最可靠的证据显示,继续使用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可能会比不用药增加约一.五三倍(最高二.二三倍)的死亡率,死亡原因大部分为心脏疾病(如心衰竭、猝死)或感染(大部分为肺炎)。如果以危险增加的绝对值来看,每一百个使用非典型抗精神病药物的病患比不服用的病患,增加一个死亡案例。

如果是失智症患者住院期间,家人这段期间稍微辛苦些,安排二十四小时轮流在病房陪伴,只要长者精神恢复,利用白天多给他们原来在家里所进行的活动,晚上,也是持续进行家中原本的活动。一定要先改进过去传统观念:住院就是要多休息。如果失智症长者白天一直睡觉,晚上如何睡得着。家属先要谘询医师,长者住院阶段该注意事项,及何时开始进行复健及下床活动等。

万一长者就寝后,发生喊叫时,可先握着长者的手、轻柔地在他们耳边说话,以熟悉的人、声音等先让他们有安全感;万一他们想下床,就陪伴他们走走,顺其意,再转弯。

失智症患者在陌生环境容易产生害怕、恐惧,尤其是在晚上睡觉后,失去短期记忆、欠缺现实导向,容易根据自己熟悉的远期记忆去编排剧本,表现出的行为会是以过去的场景来表现。家人如能先提供长者熟悉的物件在病床或病房中,譬如:枕头、被子、茶杯、照片、玩偶等,再有家人陪伴在旁,给予肢体接触的抚慰与声音。

如果长者精神非常好,肢体功能也很好,必要时,陪着一起散步聊天,尤其是聊共同有的温馨记忆。这过程是辛苦,一切的做为是为长者健康更好,更是让家庭下一代学习照护的精神是「尊重」,值得家庭拥有共同的价值。

相关书摘 ▶该睡时不睡,半夜跑出门:照护者最头痛的失智症「睡眠障碍」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守着记忆守着你:失智症照护全书》,天下杂誌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伊佳奇

失智症照护是一条漫长的路,更由于病程随着退化状况有其阶段性的发展,每一阶段所面对的问题均不同,从学习与失智症有关知识与照护技巧、建立照护体系与照护者支持体系、生活内容走向非药物疗法的逐步改变、家庭与社会资源的整合、如何面对长者精神行为症状、身体照护、学习翻身移位等。其中,以如何面对长者精神行为症状对照护者挑战最大。

畅销书作家伊佳奇在本书提供的是:面对不同精神行为症状时,照护者的心理建设、互动行为模式、可能的缓和方式等,帮助照护者减少照护压力、避免冲突、或导致长者衍生更多的精神行为症状、维繫在动态平衡下较理想的生活品质。

本书的核心价值与基础之一是:维护照护者的心理与生理的健康。所有对照护的研究都确认:没有健康的照护者,就看不见有品质的照护。失智症照护者的忧郁倾向,比照护其他疾病为高,甚至因而自己罹患忧郁症。
我们不希望看到因已经有失智症长者需要被照护,结果是造成更多人因照护而被伤害,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

失智症患者的精神行为症状是可避免、降低,即使还是出现,是可不影响照护者与被照护者双方健康,是本书的目的。知识是解决问题的工具,不仅是为考试而存在,是为提升我们生活品质。

如果将来我们失智了,是否愿意接受被约束的照护方式? Photo Credit: 天下杂誌作者新书导读活动,献给渴望了解失智症与关心长照的你

书店发表会

场次1

时间:(星期日)15:00-16:00 地点:纪伊国屋台北天母店(台北市士林区忠诚路二段55号)

场次2

时间:(星期五)19:00-20:30地点:金石堂信义店5F龙颜讲堂(台北市大安区信义路二段196号)

图书馆大型讲座

场次1

时间:(星期六)14:00-16:00地点:新北市立图书馆总馆(新北市板桥区贵兴路139号)

场次2

时间:(星期六)10:00-12:00地点:台北市立图书馆总馆国际演讲厅(台北市建国南路二段125号10楼)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