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暗夜飞行者 >

暗夜飞行者

2020-07-16

暗夜飞行者 无垠深渊之中,谁在凝视着你?你,又躲得了谁?

科学家与心灵感应者搭乘「夜行者号」前进宇宙深处,这艘船舰却透着诡异气氛,不只舰长不现身,仅靠「全息影像」与人对话,就连心电感应者也陷入癫狂,大喊危险迫近。这下成员惊觉到自己是身处太空密室,任凭宰割了。众人在无以名状的漆黑深渊前,切切体认到:想要存活,千万别相信任何人。

拿撒勒人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慢慢痛苦死去时,沃克林掠过了距离地球一光年处,朝外飞去。

地球掀起烈火之战时,沃克林接近了古海神星,那里的海洋尚未命名,也不曾有人在那儿捕鱼。星际引擎发明之后,地球国家联邦成为了联邦帝国,那时沃克林已移动到蓝冈人宇宙的边疆,蓝冈人却从未察觉。他们和我们一样,生活在明亮渺小的行星世界里,绕着分散在宇宙中的恆星运行,对宇宙浩瀚深渊中的万物并无太大兴趣,了解也不多。

战火延烧千年,沃克林穿梭而过,却毫不知情,也未受波及,安全地待在火焰永远无法燃起之处。后来,联邦帝国瓦解,蓝冈人也消失在大崩坏的黑暗中,但对沃克林而言,黑暗一如过往,毫无差别。

科雷罗诺马斯从亚法隆乘坐探勘舰出发时,沃克林距离他只有十光年。科雷罗诺马斯在旅程中发现了许多事物,但他并未发现沃克林。不论是出发时,或是过完余生,返回亚法隆的时候,他都浑然不觉。

我三岁时,科雷罗诺马斯已化成灰,就跟拿撒勒人耶稣一样古老而遥远,当时沃克林飞过了塔拉星附近。那段时间,克雷人所有感应者反应都变得很奇怪,他们坐在地上,以明亮闪烁的双眼凝视群星。

我长大时,沃克林已飞行过了塔拉星,甚至连克雷人都感应不到了,并持续朝外飞行。

如今,我年事已高,一日老过一日,不久之后,沃克林将穿越如黑雾悬浮在星星间的撒旦面纱。于是我们会一直向前追逐,穿过空无,穿过无尽的寂静,穿过无人前往的黑暗深渊,我的夜行者号和我继续追逐。

他们在无重力状态中,身体一次次被拉向前,缓缓穿过连结星球轨道码头的透明管道,前往前方的星舰。

梅莲萨.洁儿是唯一在自由坠落中自在且不显笨拙的人,她停顿一下,望向下方的亚法隆,球形地表上呈现翡翠和琥珀色的波纹,壮丽而广阔。她面露微笑,迅速飘过管道,优雅写意地掠过同伴身边。他们所有人都曾登上过星舰,但这次不同。多数船舰停泊时会直接和太空站相连,但克洛黎.德布兰宁这次任务租来的船舰太大了,设计也莫名奇特。船舰矗立在他们面前,前端有三个并立的椭圆形小型船舱,下方有两座较大的圆形船舱,圆筒状的动力舱夹于中间,所有区域都由狭长的通道连结。船舰灰白朴实。

梅莲萨.洁儿第一个进入气闸舱。其他人陆续登舰,共五女四男,每个人皆为学院学者,身分背景和研究领域都截然不同。赛欧.拉萨默是这群人中的心灵感应者,他年纪较轻,身体虚弱,最后一个进舱。其他人一面交谈,一面等待登舰程序完成,他却紧张地扫视四周。「有人监视着我们。」他说。

外闸门关闭,管道脱离。接着内闸门滑开。「欢迎光临我的夜行者号。」舱内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但那里没有人。

梅莲萨.洁儿踏进舱道。「你好。」她疑惑地探头四望。克洛黎.德布兰宁跟在她身后。「你好。」温柔的声音回答。声音来自通讯器的喇叭网,喇叭上方的萤幕一片漆黑。「我是罗伊德.埃利斯,夜行者号的舰长。很高兴再见到你,克洛黎,也欢迎大家登舰。」

「你在哪里?」有人问道。

「在我的房间,也就是球形生命维持系统舱其中一半。」罗伊德.埃利斯亲切地回答。「另一半则包含休息室、图书室和厨房,还有两个卫生间、一间双人房和一间非常小的单人房。其他人恐怕必须用睡网睡在货舱。夜行者号本身设计为货运舰,不提供载客。不过,该开启的通道和舱门都已打开,货舱中空气、空调和饮水也都没问题。我想这样你们能住得舒服一点。你们的装备和电脑系统都放在货舱,但我向你们保证,空间仍十分充足。你们可以先去整理行李,安顿住宿,接着到休息室吃顿饭。」

「你会跟我们一起用餐吗?」艾葛莎.美里布莱克问。她是个超精神医师,五官削瘦,生性爱抱怨。

「算是会吧。」罗伊德.埃利斯说。「算是会。」

宴席上出现了鬼影。

他们在睡眠区设好睡网,整理好个人用品后,没费多少工夫便找到了休息室。那是船舰这一侧最大的空间。休息室一端设有厨房,厨具完备,粮食充足。另一端放了好几张舒服的椅子、两本书、一台全息投影机和一整面墙的书、录影带和晶片。中央有张长桌,能坐十个人。

桌上放了热腾腾的轻食。学者各自坐到桌前,彼此说说笑笑,比刚登舰时显得放鬆不少。船舰的重力网启动了,他们感到更为舒适,刚才无重力状态所造成的反胃和不适尽皆抛到脑后。

所有人一一坐定,只剩主位是空的。

鬼影出现在上头。

众人对话停止。

「大家好。」那鬼影说,光线投射出一个年轻人,他身材细瘦,一头白髮,双眼苍白。他穿着打扮仿若二十年前的人,身穿一件袖口蓬蓬的粉蓝色宽鬆衬衫,一件白色紧身裤,裤子直接和靴子连在一起。他们视线能穿透他身体,而他的双眼也丝毫没聚焦在他们身上。

「全息投影。」阿丽丝.诺斯温说,身材矮胖结实的她是个外星科技技师。

「罗伊德,罗伊德,我不懂。」克洛黎.德布兰宁盯着鬼影说。「这算什幺?为什幺你只用投影?你不亲自来跟我们吃饭吗?」

鬼影淡淡一笑,抬起一只手。「我的房间就在墙的另一边。」他说。「球形系统舱两半之间恐怕没有门或舱口。我大多时间都自己一人,也很重视个人隐私。我希望你们都能谅解,并尊重我的意愿。除此之外,我会尽全力款待各位。休息室内,我的投影能陪伴你们。其他地方,如果你有什幺需求,或想和我说话,直接使用通讯器即可。好了,请继续用餐聊天。我会在一旁开心地听。我已经好久没有接待乘客了。」

他们试着聊天。但坐在主位的鬼影投射出一道长黑影,这顿饭大家吃得又急又勉强。

夜行者号进入星际飞跃那一刻起,罗伊德.埃利斯便时时看着乘客。

几天之后,大多数学者都已习惯对通讯器和休息室的全息投影说话,但真正自在的只有梅莲萨.洁儿和克洛黎.德布兰宁。若其他人知道罗伊德随时监视着他们,恐怕会更不自在。他无所不在,即使在卫生间也逃不过他的耳目。

他看着他们工作、吃饭、睡觉、性交,毫不厌倦地聆听他们的对话。一週之间,他彻底认识这九个人,一个都没放过,他一点一滴找出他们低俗的小祕密。

模控学家若咪.梭恩会和电脑说话,比起人,她似乎更喜欢有电脑为伴。她头脑聪敏,表情灵动生趣,身材娇小结实,宛如少年;其他人都觉得她很美,但她不喜欢被人触碰。她只做过一次爱,对象是梅莲萨.洁儿。若咪.梭恩穿着细织的金属衬衫,左腕植入一个接孔,让她能直接和电脑连结。

外星生物学家拉简.奎斯多弗斯乖戾又好辩。他愤世嫉俗,毫不掩饰自己对每一个同事的鄙视。他常独自一人喝酒。拉简个头高大却驼背,长相丑陋。

两名语言学家丹诺和琳德兰是一对公开的情侣,时时牵着手,相携相持。但私底下,他们吵得不可开交。琳德兰伶牙俐齿,吵起架来句句正中要害,她经常嘲笑丹诺的专业能力。两人都时常做爱,但不是跟彼此。

艾葛莎.美里布莱克是超精神医师,她有虑病症,常因此郁郁寡欢,夜行者号的密闭空间让她的情况更加恶化。

外星科技技师阿丽丝.诺斯温生性好吃,从不洗澡。她粗胖的手指甲永远都卡着一层黑汙,航行前两週,她都穿着同一件连身工作服,只有做爱才脱下,而且时间也不长。

心灵感应者赛欧.拉萨默个性紧张,喜怒无常,他怕身旁每一个人,但态度又总是高人一等。他常读同伴脑中的想法,并藉此来嘲笑他们。

罗伊德.埃利斯看着所有人,研究他们,间接参与着他们的生活。他没放过任何一人,就连他最讨厌的人也一样。但等夜行者号进入动蕩不稳定的星际飞跃两週后,两名乘客渐渐吸引了他大半的注意力。

「最重要的是,我想知道关于他们的各种『为什幺』。」离开亚法隆两週后一个人造夜晚,克洛黎.德布兰宁告诉他。

昏暗的休息室中,罗伊德发亮的魅影紧临克洛黎而坐,看他喝着苦中带甜的巧克力。其他人都在熟睡。星舰上白天和黑夜并无意义,但夜行者号仍维持着人造昼夜循环,乘客也大多依此作息。克洛黎是这一趟的总指挥,精通各种领域,也是任务领导者。关于作息,他是个例外;他有自己的时间表,而且是个工作狂,最喜欢谈论他一心追寻的沃克林。

「其实,他们『存在』与否也是个关键,克洛黎。」罗伊德回答。「你真的确定你说的这些外星人存在吗?」

「我敢肯定。」克洛黎.德布兰宁说着眨了个眼。他是个结实的人,身高不高,体态偏瘦,斑白的头髮梳理整齐,束腰上衣清洁乾净,一丝不苟。即使外表体面稳重,但他说起话来就像个大老粗,老是激动地比手画脚。「那就够了。要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肯定,我们也不会雇用你这艘小小的夜行者号,而是派出一支搜索舰队了。」他喝了口巧克力,心满意足叹口气。「你知道诺塔拉什人吗,罗伊德?」

这名字很怪,但罗伊德很快就从图书电脑查到了。「人类宇宙另一端的外星种族,距离比芬迪人世界和达木许人还远。可能只是传说。」

克洛黎咯咯笑了。「不对,不对,不对!你的图书资料过期了,朋友,你下次到亚法隆一定要更新。不是传说,不是,他们再真实不过了,不过距离非常遥远。我们对诺塔拉什人所知不多,但我们确定他们存在,不过话虽这幺说,你跟我这辈子恐怕遇不到了。他们是万物的开端。」

「多说点。」罗伊德说。「我对你的工作很有兴趣,克洛黎。」

「我之前编写一份资料存入学院电脑,那是花了二十个标準年才从丹土里昂星传上来的新数据包。其中一部分是诺塔拉什人的民间传说。我不知道之前花了多久才传到丹土里昂星,也不知道是由什幺途径获得的,总之那都不重要──反正民俗传说不受时间影响。这是一份不可思议的资料。你知道我第一个学位是外星神话学吗?」

「我不知道。请继续说吧。」

「诺塔拉什人的神话中曾提到沃克林的故事。我读了惊为天人。他们说,沃克林是一个拥有意识的种族,他们从银河中心某个神祕之处出发,朝外航向银河边缘,据传,目标是飞往银河之间的宇宙,他们潜行在星际深处,从不着陆,很少飞入恆星一光年之内。」克洛黎灰色眼珠闪烁,一边说,手一边激动地挥舞,彷彿他的双手包裹着宇宙。「而且完全不靠星际飞跃,罗伊德,这件事太难以理解了!船舰速度慢到几乎低于光速!这点特别令我着迷!我的沃克林人一定非常与众不同──智慧超群,从容自在,活得久,看得多,不疾不徐,不会像低等种族,给热情冲昏了头。你想想看那些沃克林船舰多古老!」

「是古老没错。」罗伊德附和。「克洛黎,你刚才说那些船舰。所以不只一艘?」

「喔,是的。」克洛黎说。「根据诺塔拉什人传说,起初只有一、两艘出现在他们交易的疆域,但后来其他船舰随之出现。成千上百艘,每一艘都是独立的,自主向前航行,方向永远朝外。方向永远一致。一万五千个标準年间,他们穿梭过诺塔拉什人的恆星之间,然后慢慢脱离他们。传说还指出,最后一艘沃克林船舰消失,已经是三千年前的事。」

「一万八千年前。」罗伊德加了加说。「诺塔拉什人有那幺古老吗?」

「和这群星际旅行者比的话,不算老。」克洛黎微笑说。「根据诺塔拉什人历史记载,从他们种族存在开始,有一半的时间并未发展出文明。我曾为此烦恼了一阵子。因为那样的话,沃克林人的故事便只是个传说故事。传说的确引人入胜,但仅此而已。

「后来,我实在放不下沃克林。于是,我利用闲暇时间调查,交叉比对其他外星种族的宇宙学,研究除了诺塔拉什人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种族有相同的神话。我总觉得事情并不单纯,也许能从中爬梳出某种理论。

「没想到,我查到最后自己都大吃一惊。蓝冈人或蓝冈奴族神话中都毫无线索,但你想想看,这也合理。因为蓝冈人位于人类宇宙之外,沃克林要先经过我们的领空,才会接近他们。不过,我一往里面深入调查,竟发现沃克林的故事无所不在。」克洛黎倾身,无比热情。「噢,罗伊德,故事啊,无数的故事!」

「快说、快说。」罗伊德说。

「芬迪人叫他们『伊威弗』,翻译过来意思类似虚无部族,或是黑暗部族。每个芬迪部族都有相同的故事,只有心哑者一族不相信这套传说。船舰据说非常壮观,比他们和我们历史所知都还庞大。而且据他们流传,那些是战舰。在芬迪失落部族的故事中,『洛拉芬』部族三百艘船的舰队碰上『伊威弗』惨遭歼灭。当然,这是好几千年前的事了,所以细节并不明朗。

「达木许人的故事则不大一样,但他们认为那全是事实──如你所知,达木许人是我们接触过最古老的种族。他们称我的沃克林为『深渊子民』。这故事太美了,罗伊德,那真的太美了!船舰如巨大黑暗的城市,平静阒寂,移动得比周围的宇宙都还缓慢。在达木许人的传说中,沃克林是难民,他们在时间的开端,历经银河中心深处某场无以名状的战争。于是他们放弃了世界和群星,希望在银河之间、空无之境寻找真正的平静。

「亚斯星的葛斯索伊人有类似的故事,但在他们的故事中,战争摧毁了宇宙中所有生命,沃克林则类似神祇,经过时重新在世界散播生命的种子。其他种族视他们为神的信使,或是地狱来的幽影,预示银河中心不久将有灾祸,警告我们快逃。」「你的故事彼此有矛盾,克洛黎。」

「对,对,当然是,但本质上却都是一模一样──沃克林乘着古老永恆、低于光速的船舰向外航行,飞过无数短命的帝国和昙花一现的荣耀。那才是重点!其他不过是枝微末节;我们不久便会知道真相了。虽然关于沃克林的资料不多,但我深入研究仍有不少斩获,不只诺塔拉什人──包括更多传说中的种族,例如丹赖人、鲁里绪人和罗杭纳人──我只要一深入,就会再发掘出沃克林的故事。」

「传说中的传说。」罗伊德说。鬼影嘴一咧,露出笑容。

「没错,没错。」克洛黎同意。「这时我找来了非人高等智慧生物研究所的学者。我们研究了两年。资料全摊在眼前,都在学院的图书馆、回忆录和电路中。从来不曾有人仔细查看,也懒得拼凑这一切。

「自人类有史以来,自航太科技还未起步之际,沃克林便一直在人类星域中航行。我们扭曲宇宙结构,突破相对论时,他们已乘着低于光速的巨大船舰,驶过我们自诩文明的核心地带,经过人口最密集的世界,浩浩蕩蕩飞向银河边疆,迈向银河间的深渊。真的太惊人了,罗伊德,太惊人了!」

「太惊人了!」罗伊德附和。

克洛黎.德布兰宁大口喝完杯中巧克力,伸手去抓罗伊德的手臂,但他手穿过无形的光线。他困惑了一会,后来不禁大笑自己的傻。「啊,我的沃克林喔。我太激动了,罗伊德。我现在离他们好近。他们萦绕在我心头已有十多年之久,再过几个月,我便会找到他们,用我疲惫的双眼见证他们的璀璨。那时候,到了那时候,要是我能和他们沟通,要是人类能和如此伟大、古怪、与我们如此不同的生命接触──我对此深深怀抱着希望,罗伊德,希望我的『为什幺』最终能获得解答!」

罗伊德.埃利斯的鬼影朝他微笑,冷静透明的双眼空洞地看向前方。

乔治.马汀(George R. R. Martin)

当代最重要的奇科幻小说大师

40多年文学耕耘、10年好莱坞编剧打磨

19次入围雨果奖,4度获奖

13次入围星云奖,2度夺冠

16次获得轨迹杂誌年度最受欢迎小说

2011年《时代杂誌》百大影响力人物

2012年世界奇幻文学奖得主

1948年生于美国纽泽西贝约恩市。27岁写下〈莱安娜之歌〉,获象徵科幻小说界最高成就的雨果奖,此后多次拿下雨果奖、星云奖,还连连获得「轨迹杂誌年度最受欢迎小说大奖」肯定,并成为世界奇幻文学奖得主。2011年更入选《时代杂誌》百大影响人物。

乔治.马汀从科幻入行,在横扫科幻奖项后,跨界影视圈,曾担任《阴阳魔界》和《美女与野兽》等电视影集编剧总监。之后也推出含括小说、漫画、游戏形式的「百变王牌」(Wild Cards)系列。然而一直到1996年推出《冰与火之歌》后,才正式奠定马汀成为当今欧美最受推崇正统奇幻小说作家的地位。他的科幻作品多以中、短篇见长,笔调诗意瑰丽、感伤又富浪漫色彩,少数长篇则有《光之逝》《风港》《炽热之梦》《末日狂歌》等书,而预计共七部的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系列,一众书迷仍持续引颈期盼第六部的面世之日。

章晋唯

生于台北,台大外文系、师大翻译所毕业。喜爱文学、电影、街舞和咖啡。出版译作包括《古腾堡的学徒》《钱途末路》《负重》《挑战莎士比亚4:我就是夏洛克》《白蜂巢》与《碟形世界》《烈焰双生》系列小说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