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混血兄弟寻获生父‧赶在父亲节寄贺语 >

混血兄弟寻获生父‧赶在父亲节寄贺语

2020-07-21

混血兄弟寻获生父‧赶在父亲节寄贺语(马六甲)一段破碎的跨国婚姻,让一对马英混血兄弟与英国籍生父失去联繫,但是有情千里一线牵,亲情的呼唤排除了千山万水,让这对在过去30多年来未曾与父谋面的兄弟,在今年父亲节来临前夕,顺利寻得生父落脚处,并得以凭址寄信致意,轻喊一声“爸,父亲节快乐”。《》曾于数年前刊登这对兄弟急寻生父的报导,然而4年时间眨眼过去了,他们依然一无所获。协助寻父的杨亮耀局绅怀着同理心,在他锲而不捨的努力下,这对兄弟近日终成功联络上远在英国的父亲。纵然无法马上与父亲相见欢聚,但,一封回应信件上的只字片语,已足以让这对兄弟心里踏实,晚一点重聚算不了甚幺。而远在大不列颠岛的父亲,也因为觅得孩儿音讯,多年来锁在心头上的结也终得解开。现年41岁的罗拔安德鲁(Robert Andrew Winter)和现年38岁的弟弟大卫(David Winter),是母亲纪友芳与英军父亲大卫罗诺(David Ronald Winter)的爱情结晶。兄弟领红色身份证回溯英领殖民地时代,纪友芳在马六甲一个英军家庭当女佣赚外快,结识了英军大卫罗诺,两人不知不觉渐行渐近,互生情愫后,在英国结婚并诞下两名儿子。如今,罗拔安德鲁和大卫,领的是红色身份证,无法享有大马公民的福利。罗拔安德鲁说,在他5岁大时,母亲就带着他和襁褓中的弟弟,从英国回返马来西亚。他当时根本不懂大人的世界发生了甚幺事,只知道那个叫“Dad”的男人,自此在他的生命中缺席。在两人的成长过程中,母亲不曾向他们提起父亲的事,直到1997年,母亲哮喘病恶化,临终前叮咛他们有事可以去英国找生父。单亲孩子永远没了母亲,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们用了多年时间,才走出痛失挚亲的伤痛。2005年10月,两兄弟透过杨亮耀局绅的帮忙,发布寻找生父的消息。然而寻人如同大海里捞针,几年过去了,经过各种努力和管道,依然没有父亲的下落。兄弟俩不敢抱着太大的期望,免得希望大,失望更大。另一边厢,杨亮耀懂得人海茫茫寻人的焦虑,他坚持不言弃,辗转托人下最终遇上贵人,圆了两兄弟的千里寻父梦。这一切,似乎是冥冥中注定的,让他们隔着千山万水,也能再续父子情。老闆助写贺语寄英国大卫的妻子罗莉莉心思细腻,找到家翁时,正好父亲节将近,她立即到商场买了一张卡片,让丈夫与小叔寄给远在英国的家翁,第一次向他递上“父亲节快乐”的祝福。由于英文不太灵光,众人于是拿着卡片,由大卫的老闆,即杨亮耀局绅帮忙写几个祝福话语,再由罗拔安德鲁、大卫、他的妻子罗莉莉和12岁儿子阿伦文德(Alan Winter,罗伟伦)署名,将沉甸甸的寄语,付托小卡邮寄到英国。访问当天他们担心说道:“卡片不知到了吗,上週寄的,应该是到了,除非写错地址......”这30多年的思念,是多幺的令人期待与着急。任职便利店店员的弟弟大卫笑言,一家人分开的时候,他还在牙牙学语,加上留下的只是父亲和哥哥旧照,因此,他连一个回忆父亲的画面都没有。“如果见到父亲,我要轻问一声‘父亲,您好吗?´。我没想到可以找到他,毕竟他在那幺远的地方......”大卫告诉记者。大卫坦言,他不太会说英语,需要翻译的协助才能与父亲沟通。一家人很感谢协助找到生父的杨亮耀及哈利夫妇。与父重逢看临场表现罗拔安德鲁是一名云石店店员,不善言词的他一脸腼腆地说,有30多年没见父亲,他只能靠妈妈留下的照片,零星串起对父亲的记忆。与父亲重逢那一刻,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会表现得怎样。“看到爸爸,我也不知道要说甚幺,只好靠临场反应了......”他说:“以前,我们有问过妈妈关于父亲的事,但是,她不肯告诉我们,一直以来,我们不知道原来他们离婚了。”至今仍单身的罗拔安德鲁指出,他5岁时,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回到马来西亚后,他与母亲以广东话沟通,英语在少讲下渐渐荒废了,现在他只懂得说一点简单的英语。他表示,有父亲消息的那一天,他还在上班,弟弟大卫突然打电话告诉他“找到爸爸了!”“我很难描述当时的心情,我没想到会找到,我认为这是很艰难的。”被询及会否跟随父亲在英国生活,他说,本身已习惯大马的风俗民情,虽然找到父亲,他还是留在这片成长的土地。英籍夫妇助寻生父协助罗拔和大卫两兄弟寻得生父的杨亮耀局绅披露,他在2005年开始寻人行动,努力了4年,各方面的回应都告诉他没有下文,不过他不就此放弃,最终让他遇上了一对住在马六甲的英籍夫妇,填补了这段天伦缺口。杨亮耀说,今年5月,他在古城精英联谊会晚宴上,把这对兄弟的遭遇告诉一个朋友,对方介绍来自英国的哈利夫妇给他认识,希望能够帮得上忙。不到一个月寻获哈利夫妇是“大马我的第二家园”计划的参与者,在马六甲住了很多年,他们听了两兄弟的遭遇后很是震撼,有了彷彿亲身经历的情感,不细想就决定加入寻人行列。他说,由于认为“英国人找英国人”比较容易,于是把手上的资料都交给哈利夫妇。不到一个月时间,令人振奋的结果出来了。“当天,我带着大卫两兄弟去哈利的家,他们从电脑中阅读父亲的来信,那时,两兄弟的眼里泛着泪水,我相信他们的心情是很澎湃的。”助人为乐的杨亮耀透露:“这可说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但是我却做到了,这几年来我都没有放弃,可以帮助一家人团圆,我本身很感动,也很快乐。”确认父子情“红娘”感动落泪7分用心,3分机缘巧合,哈利(74岁,前空军)与妻子史丹芬尼(67岁,前统分析员)成为父子情的“红娘”。他们披露,在寻人过程中,他们先从网络调查大卫罗诺和纪友芳的结婚纪录,发现大卫罗诺在24岁时,与当年32岁的纪友芳注册结婚。有了这些纪录,他们再联络当地的国防部,以寻找大卫罗诺的下落。期间,他们在阅读当地社区新闻时,看见一则关于祖父在女儿因病去世后,照顾两名年幼孙女的报导。他们经过反覆探查,确认这名祖父就是寻觅已久大卫罗诺,还成功获得对方的电邮,于5月16日发出第一封电邮道明来意。之后,双方通过文件及照片确认,两地父子情终于被证实。哈利激动地说,当大卫罗诺回覆第一封电邮,妻子史丹芬尼的眼泪,因感动而不听使唤掉了下来。生父来信称想念儿子好不容易才联繫上2名亲生儿子,大卫罗诺迫不及待从英国寄来了他的生活照、与第二任妻子生育的两名子女及两名孙女的照片,与阔别30多载的儿子,分享生活点滴。现年66岁的大卫罗诺,已经与第二任妻子分开,他的女儿因气喘病于年前去世,女婿正与他争夺孙女抚养权,加上经济问题,造成他现时无法来马与儿子团圆。大卫罗诺在信中写道,他非常想念两名儿子,却苦于不知道下落,而无法行动。他也对两兄弟因为他与首任妻子离婚,而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没有机会接受良好教育,感到耿耿于怀。虽然目前无法成行,大卫罗诺强调说,他坚信不久的将来,他可以和两名儿子重逢。‧2009.06.2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