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2019年三宗值得注意的同性婚姻/民事结合司法覆核案 >

2019年三宗值得注意的同性婚姻/民事结合司法覆核案

2020-08-10


编:肠、CK

随着台湾大法官的释宪释字第748号解释,宣告现行民法没有保障同性婚姻是违宪,亚洲各地民众也紧随台湾步伐,以司法途径要求宪法法院按平等的原则,实现性小众权利。

日本人权律师团将在2019年2月以「婚姻自由众人享有」为由,要求法院在无拘束力的伴侣制度上宣告「否认同性婚姻即属违宪」。

香港现时亦有三宗新鲜滚热辣的司法覆核案件(编按︰分别简称为MK案、TF案及STK案),直接挑战同志权利的核心——即同性婚姻及民事结合的权利。在1月3日,高等法院原讼庭运用管理案件的司法行政权力,安排了其中一宗案件先行,其余两宗则搁置,留待第一宗案件处理完毕后再行决定。其中MK案将会在1月中决定聆讯日期,届时政府亦会回覆其立场,令人期待。

三宗案件有什幺分别?

MK案申请人指本港现时无类近民事结合的机制,让同性伴侣在港循民事缔结合法配偶关係,违反《基本法》第25条及《香港人权法案》第22条。

代表TF及STK案的潘熙资深大律师表示,在MK案要求的是政府提供让同性伴侣享有与结婚相等权利的法律框架,它不一定是同婚,例如民事结合便已足够。但在TF案、STK案,申请人要求的是同性婚姻制度,认为民事结合并不足够。

在TF及STK案,他们要求法院裁定《婚姻条例》第40条「一男一女自愿终身结合」违宪,及《婚姻诉讼条例》第20(1)(d)条违宪,即婚姻不是「一方为男,一方为女」即无效的规例;而STK亦要求政府承认同性伴侣在外地结婚的婚姻。

这个分别除了是因为当事人的意愿有所不同,亦是因为各宗案件在法律方面亦有差别。MK案其实是欧洲人权法院Oliari诉意大利案的copy-cat诉讼。Oliari案确立同性伴侣组成的稳定结合,构成和异性伴侣无异的家庭关係,原则上受欧洲人权公约下的私生活权利保障(在此点上,香港法庭在QT案中亦曾作出相近的裁决)。

但很可惜,因欧洲人权法院身为国际法庭,须尊重各国的裁量或自主权,最终并无向各国施加正面责任,迫使其在国内法中确立同婚制度。换言之,欧洲各国的人权法责任,暂时只限于给予同性伴侣相等于异性伴侣因结婚而获得的其他权利,但不包括缔结婚姻的权利本身。

代表政府的黄继明资深大律师则表示,不论是任何一宗案件,政府均必须处理平等权就婚姻权利的保障範围为何,然后才按比例原则衡量政府赋予同性婚姻权利的责任;所以无论如何也会考虑选项是否包括同婚。就此政府立场,MK案亦争拗《基本法》第35条婚姻自由是否保障同性伴侣。但周家明法官表明,假如MK案要求的济助(即民事诉讼中申请人要求法庭颁发的命令,例如宣告违宪、禁制令等)没有包括同婚,那申请人当然就得不到此项济助。

三宗案件的申请人

MK是个29岁的女同志,她与伴侣同居两年多。TF则是个大学生,在大学遇到另一半,打算毕业后在台湾或香港结婚。岑子杰(STK)则是民阵召集人、彩虹行动干事,亦为社民连常委,长期深耕同志议题。他与伴侣在2013年于美国结婚,但在香港不但不能结婚,其于外地缔结的婚姻亦不获香港法律承认,因此提出诉讼。

MK案由伍展邦律师行及莫彦婷大律师代表,TF及STK两案由何谢韦律师事务所、潘熙资深大律师及黄宇逸大律师代表。据判决书透露,MK案因为要向法援署申请撤换大律师而拖延至今,该案本来同为潘熙资深大律师处理。

回顾2018年

2018年,有两宗同性权利相关的案件相当瞩目。公务员梁镇罡案的核心为公僕享有的配偶福利及税务优惠是否适用于同性婚姻伴侣。QT诉入境事务处处长案的核心则是同性伴侣的受养人签证资格。

另外一宗刚开始的案件,则涉及申请公屋的权利。申请人为于加拿大结婚的男同性恋者Infinger,他在11月中提司法覆核,获高等法院迅速受理批出许可,案件关键是有关同性伴侣可否以一般家庭名义在港申请公屋。

相关文章︰

评QT案判决︰同性伴侣权利之法律战港大调查︰过半数受访香港人支持同性婚姻香港法院首判︰承认外国同性伴侣,「配偶」不再只是异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