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刘威良专栏》有秩序才有安全感!德国人的自律 >

《刘威良专栏》有秩序才有安全感!德国人的自律

2020-06-10

《刘威良专栏》有秩序才有安全感!德国人的自律

台湾好像对德国社会展现的秩序和自律,都有莫名的嚮往。德国人自己对人对事其实很挑剔,看到自己认为不对的事,就非指正不可,个人在德国生活超过二十年,至今在路上偶尔还会被社会人士「指教」,心中又好气又好笑。

记得第一次被指教,是在德国的人行走道上。当时我刚来德国没几天,拖着沈重行李,行李滑轮隆隆地响,我却看到迎面走来的阿嬷,手拿柺杖边走边连续敲特定一边的地上给我看。刚开始,我觉得她很不友善,脸僵僵地不知要做什幺,也不知她用意,只知她好像要对我示意什麽。一直我们走到快面对面时,我才意会,原来她是要用柺杖对我说,要我走人与自行车共同走道中行人走的那边,而不是走出线外的自行车这边,影响自行车行车。地面有一条直直长长的分隔线,她用柺杖指的部分,就是人行走的,而我正走在分隔线另一边的自行车道上。

虽然那是寒意很深的秋天,当下完全没自行车过往,她还是很认真地指示一个白目的路人。当时我还来不及反应,她就与我擦肩走了,看也不再看我。我明白后,当然马上改过。
像这样在路上被纠正的经验,多到不胜枚举,我的交通潜规则,就在日常中受老老少少的德国人指正逐渐学会。有时他们不仅面恶,所用的话语,还有浓浓讽刺的酸味。有时我还没会意过来,也来不及反应,他们就好像已经洩了愤似地走人,用意好像只是为了骂人。其实这跟礼貌没有关係,他们就是看到不该做的事,一定要尽到严厉气谴责的义务,不然有愧其良心。

这就是德国人的公德心,他们不仅要求自己,甚至用自己的标準去要求别人。一个朋友说,德国人几乎人人就是这样,才会有今天大家都守秩序的德国。

公领域为先,指正是义务

德国人非常讲究公领域,政治人物私生活如何,不管是要结五次婚还是他是否为同性恋者,都是个人的私事,不值多谈。但只要与公领域有关的事,他们一定管到底,有时还会让人觉得太超过,好像每个人脸上的眼睛,就是一双双的监视器,挂在每个人的脸上;只要他们认为不对的,或精确地说,是干扰他内心秩序的事,不论他是否有理,他都会正面向你指正,绝不留情面,这样把维持社会秩序当己任的国家不多,但当每个人都像警察一样的时候,这国家还需要警察吗?

德国一般大众当然也有许多粗鲁自私的人,有些自视甚高者,甚至不加修饰他们在文明上的粗鲁,硬是要以自己狭隘的人生观,主张是自己的生存受威胁,来合理化自己的歧视。你说他歧视,他们不愿承认,他还会恼羞成怒,指责你侮辱他人格,因为德国人最怕被人说他歧视,这个罪名好像比杀人还深重。

心中一定要有秩序才有安全感的德国人,很多事情就因此而没有中间地带,什幺事都必须有区别,才能守住他内心秩序所需的安全感。这就是为什幺,他们可以把垃圾分类做得彻底的原因。

分类是内心秩序的表现,却把人也分类彻底

在大多数德国人心中,我认为其实没有多少人知道什麽是真正的宽容,他们的世界只有黑白左右,没有混合多元,虽然德国人本身是多元社会下,经济获利的最大受益者。在德国生活中,靠着他们理念中的分类区隔精神,展现出来的最大的强项就是垃圾分类,分得很彻底,而且他们对自己人及外籍人士也自然地依他们理念做分类。

最近的新政府刚组成执政,来自巴伐利亚保守派的 Seehorfer 担任内政部部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上来就任就呛伊斯兰教徒说「伊斯兰不属于德国」,好像打算和总理梅克尔对干。果然隔天梅克尔总理发出声明,强调「伊斯兰已成为德国的一部份」来安定人心。一个内政部长想用宗教来分类,硬是把住了三代的土耳其人区隔开来,等于是无视数百万伊斯兰教徒住德国的事实,像这样刻意挑拨宗教对立已不是第一回,难怪许多在德国土生土长的年轻土耳其人,无法认同德国。

虽然很多德国人无法认同伊斯兰教义歧视女性的教义,但把宗教信仰无限上纲到以此分类人的归属,让原应被德国社会接受的穆斯林人更感被排斥。德国政府各部门经常强调各族群要在社会中融合,却因内政部主事者的宗教态度,把社会族群深深地切一刀。

也许永远不懂得满足,才是成就德国的富强所在吧!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不对的事就是要指正!德国人以维持秩序为己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