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B生活吧 >《刘彦甫专栏》从游戏重新认识二二八事件 >

《刘彦甫专栏》从游戏重新认识二二八事件

2020-06-10

《刘彦甫专栏》从游戏重新认识二二八事件

「游戏还愿让我等了好久!」没关係,继游戏雨港基隆之后,《血腥之日二二八》推出试玩版,试图以架空模式,再次以游戏的模式重新诠释二二八事件中的积极意涵。这款横向移动的 2D 卷轴游戏,以来自欧洲的女吸血鬼反抗国军廿一师为轴心,直面台湾史实中的二二八事件,在等待血腥之日在游戏平台 STEAM 上架的同时,以游戏重新召唤历年探讨二二八事件中的抵抗意识,再次引发社会的关注。

有别于众多诠释白色恐怖时期的游戏,以二二八事件为主轴製作,可利用于历史教育的游戏可谓寥寥可数,过去虽有学生、教育家,致力以自製桌游、互动实境游戏推广二二八事件,但成效仍有不少侷限。五年前,首款以二二八事件为核心,且国人自製的游戏《雨港基隆》推出,获得众多的瞩目与推崇,随后该游戏製作团队 Erotes Studio,相继又开发了更多环绕台湾历史的游戏,成功让游戏与教学合併,多角度推广台湾历史教育。

这句游戏台词,说明了《雨港基隆》作为一款以基隆和二二八事件为背景的恋爱冒险游戏,透过闯关提升与理解台湾历史的中立调性。不过,《血腥之日二二八》本次推出选择了不同的方式诠释历史,由玩家担任女吸血鬼,在横向移动的 2D 卷轴游戏中,快意地和国军廿一师的大部队,爆发巷战正面抵抗。

随着《血腥之日二二八》试玩版已预告游戏即将上市,笔者还是必须说明,这款看似扮演吸血鬼闯关架空历史的游戏,其实不仅还原了真实的历史事件,并突显了台湾民族在重大的历史转折中,总是怀抱着重公益、轻功利的内在。二二八事件爆发后,面对着装备齐全的国民政府军队,「雄中自卫队」以及「二七部队」分别与之作战、防範杀戮扩大,都是已凌驾游戏、跃然于史册的历史篇章;活在戒严时期的郑南榕无视禁忌,在众多军警压迫之下,仍旧呼吁公开二二八事件的历史真相与游行诉求,其影响力致使众多受难者,后续获得名誉平反与赔偿,都是与游戏一致的积极意涵。

《刘彦甫专栏》从游戏重新认识二二八事件

另外,在《血腥之日二二八》游戏中,女吸血鬼不仅对廿一师将领表达了愤怒,同时也与二二八事件的真实人物「医师战士」陈篡地及刘占显等人,与之并肩作战反抗的精神,呼应了生前致力于二二八研究的学者张炎宪,曾在过去的访谈说到:「我对这个滥杀台湾菁英的政权,深感愤怒;对二二八受难者家属能在困境中,坚强活下去,深表敬意。这股愤怒和敬意,交错融合,成为我面对二二八时的複杂心情。」;「台湾人必须突破陈腐的、御用的统治者史观,以台湾人为台湾史发展主体,肯定台湾人抗争的精神和建立理想社会的决心。也因为如此,台湾人曾在二二八事件中,奋勇反抗暴政,坚持信念,勇往直前,这些不灭的足迹,后人至今应深感骄傲。」

除了游戏闯关,女吸血鬼也与外国记者互相合作,一手要求国际支援,另一边则欲求记者对外传递抵抗精神与历史真相,她独自拼命抵抗来自中国军队的魄力,也是《血腥之日二二八》深受欢迎与共鸣的原因之一,或许游戏召唤地,正是这些反抗强权的前辈存在,为台湾的历史留下追求自由与人性尊严而抵抗的传统!

而台湾公民阵线的发起人、学者吴叡人也曾于演说中提到:「二二八前辈作为行动主体的反抗精神,他当然有悲情、悲伤、受害一面,但大家不要忘记主体的、积极抵抗行动的一面,我们要主体的精神来打破沉闷的局面,让二二八变成追求我们行动勇气的泉源,我们为此来这纪念二二八!」

《刘彦甫专栏》从游戏重新认识二二八事件

由于二二八基金会近日公布了新一波可能受难者名单,所以藉由游戏触发二二八事件的更多关注,并培育历史教育的新种子,逐渐改变公民社会对于二二八事件的认知,让历史不断演进的结果,随着科技的提升、传播载体的改变,填补传统历史教育的不足,《血腥之日二二八》已无疑是游戏之外,面向公民社会探讨二二八事件的崭新尝试。此外,GTI 台湾电子游戏机国际展也于近日开展,该产业产值已达 580 亿元,创下近七年新高,在世界最好的游戏机台都是 MIT 台湾製的此时,透过软实力让世界看见台湾的内涵,并且热爱与了解台湾,游戏显然已是不容忽视的外交好棋。

本文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血腥之日二二八》:从游戏重新认识二二八事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