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从女性观点看优生保健法 >

从女性观点看优生保健法

2020-06-17

优生保健法」于1984年正式公布,其内容针对人工流产、结扎等议题进行规範。当时主要是为了「解决人口过剩问题」及「强国强种」之目的而让人工流产合法,并非以妇女健康作为立法的中心。在国外,人工流产议题牵涉到「胎儿生命权」与「女性身体自主权」的争议已久,一直未能有定论。在台湾,因为当时的民情及人口压力,优生保健法的立法过程中,人工流产合法化并没有面临「生命权」、「自主权」的冲突,但是由于立法院的委员多为男性,因此,出现「已婚妇女必须有配偶同意才能施行人工流产」的「父权条款」。

人工流产之现行规範:

依据刑法的规定,人工流产是不合法的行为,但如果合乎优生保健法第九条之下列规定则可施行人工流产:

一、本人或其配偶患有碍优生之遗传性、传染性疾病或精神疾病者。

二、本人或其配偶之四亲等以内之血亲患有碍优生之遗传性疾病者。

三、有医学上理由,足以认定怀孕或分娩有招致生命危险或危害身体或精神健者。

  四、有医学上理由,足以认定胎儿有畸型发育之虞者。

  五、因被强制性交、诱姦或与依法不得结婚者相姦而受孕者。

  六、因怀孕或生产将影响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

妇女若已婚要实行人工流产需经配偶之同意(即所谓的父权条款),若未成年少女要实行人工流产则需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若因前五项原因实行人工流产,健保将会给付,中低及低收入户亦会有医疗相关补助。

 

人工流产修法历程及现况:

  1999年,罕见疾病患者要求将罕病纳入优生保健法之适用範围内,开启了第一次修法的讨论,而妇女团体及宗教团体也希望藉此机会重新检视并修改法案内容。

  2003年,天主教联合其它宗教团体组成「尊重生命全民运动大联盟」,并请立委江绮雯提案,要求删除第九条第六款,同时要求妇女需接受强制谘商及六天思考期,几乎全面关闭妇女人工流产的管道,引起妇女团体强烈反弹。台湾女人连线与台北市女权会则提出妇女团体版本的「生育保健法」草案,内容涵盖生育健康照护及教育、友善生产环境、生育风险补偿基金、尊重女性自愿人工流产的选择权等,获得数十个妇女团体共同连署,并请立委高明见提案。

    同年,卫生署亦将更名为「生育保健法」的版本送入行政院院会,此版本较为接近妇女团体之立场,但8月新上任的卫生署陈建仁署长以部分条文争议过大为由主动撤回该案,表示将在一个月内重新修订,再送至行政院。当版本再度送进行政院后,陈其南政委曾召开一次会议讨论,但由于仍有许多争议,因此未有定论。

    2005年基于届期不连续之原则,宗教团体版本由第六届立委林岱桦与杨丽环再次分别提案。林岱桦版本将现行条文第九条第六款之规定增加堕胎前六日的思考期以及强制辅导谘商,且辅导谘商之内容「应以保护胎儿为目的,并积极鼓励妇女继续妊娠,提醒妇女任何情况下胎儿皆具有生命权…」;杨丽环版本除在人工流产前加入六天思考期及强制谘商,并增加生育补助、托育设备及育婴津贴的给付等,更特别将「守贞到结婚的性教育」新增至优生保健法。妇女团体提出提供妇女全面生育照护之生育保健法修法版本,于同年9月请立委黄淑英送入立法院。

  行政院于院会通过修法并更名为「生育保健法」,由于攸关妇女权益的法案却未经行政院妇权委员会讨论就直接定案,引起妇权会李佳燕、苏芊玲、黄长玲及谢卧龙等四名委员强烈抗议,并以辞职表达不愿为政院背书的立场。12月11日立法院召开修法公听会,宗教团体、妇女团体、医师、学者及人权团体等皆到场展开激烈对话,亦有学生团体在场外抗议宗教团体版本。当日下午立院仅审至第8条,未讨论争议之条文。2007年1月,立法院欲再度审议优生保健法,但最后由于开会人数不足流会。

  2008年,宗教团体版本由第七届立委杨丽环继续提案,仍维持六天思考及强制谘商的规定,但已不见要求婚前守贞的性教育内容;立委林岱桦版本因届期不连续所以不审查。妇女团体版本则由立委黄淑英再次提案。

  2012年,第八届立委届期已送入立院的修法版本包括行政院版本、杨丽环版本、改由立委吴宜臻提案的妇女团体版本、以及立委赖士葆版本。立委赖士葆版本中,将第九条第四款之医学理由增加要求须有相当之医学证据可支持;第六款则更严格要求因怀孕或生产,将影响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需经二名以上医师或一名医师及一名心理谘商师诊断确有相当理由。

  自2007年1月的委员会流会后,至今由于争议过大,立委及妇女、宗教团体皆未主动积极排定法案审查或进行游说。

 

人工流产修法之争议:

目前,各个版本间最大的争议处在于:

(一)国家可否强制要求妇女在人工流产前接受谘询/商(心理辅导)

  宗教团体及行政院的版本皆明确要求妇女如要实施人工流产需接受「强制辅导谘商/询」,然而,妇女团体认为国家的责任应该是提供妇女「谘询」的管道,由医师告知妇女完整的人工流产相关资讯,但不可「强制」每一位妇女都必须接受心理辅导的谘商或谘询。

(二)国家是否可强制妇女一定天数的(重新)思考期

  宗教团体版本及行政院版本分别要求妇女在实施人工流产前要有三日与六日的思考期,妇女团体反对国家强制规定每一位妇女都必须再有一定天数的(重新)思考期。

(三)国家是否应强制已婚妇女在手术前告知配偶、甚至经过配偶同意

   宗教团体版本维持实施人工流产前须经配偶同意,而行政院版本则将需由配偶同意改为需告知配偶。但妇女团体认为,女性应拥有自己的身体自主权。

我们的观点:

一、以严苛的法律规定限制女性人工流产,违反女性身体自主权

     虽然卫福部将原本优生保健法中「配偶同意」改为「告知配偶」,似乎还给女性身体自主权,但从实际生活层面来看,告知先生与需要先生同意的结果其意义是相同的。事实上,当夫妻关係良好时,不需法律规定,妇女也会与先生一同讨论共度难关;夫妻关係有问题时,有时告知并非尊重,而是挑衅,反而造成不必要的冲突。

  其次,当男朋友/老公用生气或分手威胁时,有多少女人依然能拒绝发生不想要的性行为?如果男朋友/老公不想带保险套时,又有多少女人有能力/权力要求对方戴上以避孕或避病?女性在还未走到面临怀孕、决定要人工流产之前,与男性伴侣间的情感关係可能早就处于权力不对等的状态,女人没有百分之百拒绝发生性行为与避孕的能力。若再发生非预期怀孕,却还得被迫面对外界要求她生下孩子的沉重责任与压力。

因此我们认为,女性一旦决定实行人工流产,国家法律应尊重女性身体自主权,不应再设下重重关卡阻碍女性的权利,甚而危害女性的健康。

 二、强制谘询/商与强制思考期歧视女性的思考与决定能力

      我们反对妇女在人工流产前应该强制谘商的规範及思考期的规定。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WHO, 2003),女性在人工中止怀孕前接受谘商,应完全出自于自愿,且应给予绝对的保密,并由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提供服务。我们认为,国家有义务提供并协助民众获得充分的资讯,而这些资讯必须完整、精确、易于被了解,且提供的方式应注意到接受者的隐私权,让妇女可依据其自身的生活条件、身心状况、价值观以及信仰等因素,以及在没有批评的压力下作决定。不顾妇女意愿、强制妇女接受心理辅导是违法行为,且严重侵犯人权!

不管是成年、未成年,其实每个女人都不希望面临「要不要人工流产」这个难题。当一个女人知道自己意外怀孕的那一刻起,她已经时时刻刻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根据台湾妇产科医学会2006年针对有人工流产经验之妇女所做调查,在647份有效问卷中,有79.13%之妇女,从知道怀孕到决定人工流产,至少都已思考四天以上,甚至52.7%的妇女至少思考一週以上;而到实际去求医,66.82%的妇女又再经过四天以上的思考。所以,事实上,大部份的妇女从知道怀孕到实际求医都已经过至少八天以上的思考时间,且当中也与家人、朋友、甚至专家们不断反覆讨论及商量,几乎很少女性是在知道怀孕的当下就决定要人工流产。因此要求妇女再回家重新思考,是对女性思考及决定能力的严重歧视。

许多妇女因为再三考虑,常是拖到怀孕快三个月时才决定作人工流产,如果到了诊所却被要求必须先回家重新思考三/五天之后才能作手术,除了容易错过安全期而增加风险,再者,来回奔波对于偏远地方的妇女亦非常不便。依据英国的一项调查,妇女在到医疗院所前,均已做好人工流产的决定,思考期越长,只是使得女性越容易处于不安全的人工流产环境中(包括:週数较大、非法的人工流产环境)。

截至2007年,在世界上人力发展指标全球前30名的国家中,有17个国家以法令规定人工流产前强制谘商,其中10个国家的主要宗教背景为天主教。另外,只有8个国家以法令规定人工流产前要经过思考期的等待,当中7个的主要宗教背景为天主教。这些天主教国家都强调尊重生命,反对人工流产,因此会有这些强制性的规定。

宗教团体不断提出强制谘商与思考期将会减少人工流产人数,但从卫福部委託的研究报告指出:有无强制谘商与思考期对于是否能降低人工流产比例无法做因果关係的推论!

三、限制人工流产,将置妇女于人工流产的健康风险中

        WHO 2002年的报告指出:「妇女实行人工流产的风险是来自于不安全的人工流产环境,而不安全的人工流产环境又与一个国家人工流产合法化的範围有关」。在台湾,优生保健法中规定已婚妇女须取得配偶同意、以及未成年少女须得到法定代理人同意之限制,事实上可能会导致这些女性被迫使用不安全的人工流产方式,如:自行使用RU486、寻找密医等,因此,我们要强烈呼吁卫福部,请让台湾女性有一个安全的人工流产环境!

四、尊重生命应重视生命的尊严与远景,而非仅在于生命的形式

  当宗教团体在高呼尊重胎儿生命的同时,我们不能忽略母亲也是个活生生的生命个体之事实,例如:在台湾,许多未婚小妈妈在非预期怀孕生产后停止继续接受教育、或者在奉子成婚后发生家暴、离婚;单亲妈妈生下多个子女,最后因面临沉重的经济压力,而被迫抛下孩子走上绝路。或许对有宗教信仰的人而言,「阻碍胎儿生命发展」是一种罪,但若是一个生命来到世上,无法获得良好的照顾与健全的成长环境,甚而还使生下他的这位母亲深陷于自己的生命困境之中,这将迫使我们必须再重新思考何谓「尊重生命」的真义。

  生命的抉择很重大,很複杂,也很困难,人工流产不应被简化成扼杀生命的血腥意象,而「尊重生命」更不仅在于生命的形式,应该重视的是生命的尊严、期许与远景。我们要让每个小孩能在期待与祝福中出生,而不是去强迫怀孕女性在非自愿、且不利孩子发展的环境下生下孩子,否则将可能造成的是两个生命的悲剧。

五、降低人工流产应从正确的避孕卫教着手

  无论是WHO、开罗国际人口发展会议均已明白的表示,要减少人工流产应从避孕观念的宣导与提供着手,政府的角色应是提供充分的避孕卫教与服务,而不是用法令来限制人工流产。

  因此,要减少人工流产(尤其是青少女的部分)应先正视情慾存在的事实,并从宣导及提供正确的避孕及避病观念着手,让女人有充足的性知识,并有安排自己性生活、决定要或不要有性行为的能力及权力,而非将部分宗教的禁慾信仰强加在有其它信仰的人身上,或甚至治标不治本地对人工流产加以更多限制。对于非预期怀孕的妇女,我们应提供她们更安全、友善的环境,以慈悲及包容来支持她自己所选择的人生,而非让她们在压力、羞辱及恐惧中作出人生重要的决定。

对于所有的女人来说,人工流产永远不是女人的第一首选,但女人应有自己决定要或不要的权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