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

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2020-06-17

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大量文献——Magdalena Droste及书房,可看到大量与Bauhaus及设计相关的文献。她坐着的是设计师Robert Wagner为Rowac Germany设计的圆櫈。(Dawn Hung摄)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古董厨具——Magdalena Droste厨房中的各个古董,大都是设计师Wilhelm Wagenfeld的作品,如茶壶、金属碟及糖盅。(Dawn Hung摄)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经典Bauhaus灯——Wilhelm Wagenfeld设计的Bauhaus Lamp。(Dawn Hung摄)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呼应画作——Magdalena Droste家中插有的蓟花,呼应Bauhaus编织设计师Gunta Stölzl的画作Thistle。(Dawn Hung摄)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从女性角度阅读Bauhaus

Bauhaus本身与政治息息相关,除了学校因为纳粹主义影响由Weimar迁到Dessau和之后的柏林,另一个政治着眼点就是女性主义。Berlin Bauhaus Archive新翼本应于百周年的今年开幕,其后因工程关係而延期。原以为会令到整个Bauhaus展览专题失色,但到The Temporary Bauhaus-Archiv看Women at the Bauhaus展览和学者Magdalena Droste作家访问,整个女性角度阅读体验,却带来另一种视野。

儘管Bauhaus以不少大师如Walter Gropius、Ludwig Mies van der Rohe及Hannes Meyer等男性主导,但背后有不少女性参与。如设计茶壶的Marianne Brandt,又或是爱以自拍来创作的Gertrud Arndt等,都是令整个运动开枝散叶而出力的女性,而居于柏林的Magdalena Droste也是其中之一。Magdalena Droste是Bauhaus的权威教授,亦是Taschen出版Bauhaus一书的作者,曾于Berlin Bauhaus-Archiv任职。走入Magdalena Droste的家,最多的是纸,亦有Bauhaus时期的古董家俬,但令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厨房,不少茶壶杯碟厨具,均为收藏级的古董,难得的是她懂得用,亦捨得用。Bauhaus的入屋程度亦印证了设计如何丰富妇女日常生活,暗合当中包含的女性主义。

Bauhaus Lamp 的美学与功能

与Magdalena Droste会面当日,她在家访后要到另一地方为Wilhelm Wagenfeld设计的Bauhaus Lamp演讲。她的家中一角,便正好有一盏Bauhaus Lamp。「因为政府支持,除了广为人知的3个城巿外,其他地方亦有Bauhaus百年纪念活动,如Probstzella、Erfurt及Oldenburg都有,成为一个重要的文化祭,是重新审视创意、城巿规划、住居问题及建筑风格的良机。Bauhaus与当代的关係,是大多取决于个人,而非物件本身。Bauhaus本身的最重要信息,是为当下设计,所以设计日新月异,而每款设计都具备各自的时代精神。整个Bauhaus的意义有两个层面,一是社区,二是功能。社区在今时今日,关连程度较低,因为我们都是个人主义先行,不论是个人的造型到网上的博客,都可看到社区的重要性次于个人主义,亦较少人认为自身需要对社区有责任感。整个意识转型,是由1920年代的机械量产开始,但来到今时今日,机械已能更高速地发展个人化产品,令个人主义更加强势,亦竖立了Bauhaus年代与当下的时代背景之别。另一点,是当你看到一个设计,如眼前这盏灯,又或是Marianne Brandt的茶壶,已经超越了设计背后的功能主义,而是关乎美学。在当时,美感是设计的功能之一。但来到今时今日,美感不再是量产思维及全球化生产的一部分,而是关乎消费。Bauhaus最重要的是以人为本,但随着人工智能的普及,生活亦有不同範畴如生态等议题需要兼顾,人不再是设计时的重心。这可能是种威胁,但同时让大家就以人为本重新思考,但何去何从,我则不太清楚,亦不知道我们是否需要一个新的Bauhaus运动。毕竟,当年是因为德国本身的独有环境,才衍生这个设计运动。」

Bauhaus本身的寿命不长,只有14年,直接关连的人士亦不多于1400个;Bauhaus亦十分理想主义,是较为左派的思维。但于Magdalena Droste眼中,Bauhaus之所以成功,全赖其品牌化手段。「当时除了学校本身的建筑,学术文章及大量文宣,亦令到Bauhaus成为一个成功的品牌。当中有些设计,虽然不怎幺形随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Bauhaus强调形态随着功能需要而设计或改变),但在品牌化的关顾下,有不少非形随功能的设计亦归纳于此。整个品牌的价值关乎现代、美学、建筑、功能等,涵盖了前所未有的範畴。另一个原因是Bauhaus是一个精英机构,不少未能完成课程的学生会被淘汰,它的前瞻引来一批志同道合之士,为机构带来前所未有的人脉,令它带来前所未有的影响力。」

设计运动中的女性角色

为了百周年纪念,Magdalena Droste亦为Bauhaus一书作增修,除了增补不少珍贵历史图片,亦增加了Bauhaus时期女性的部分。「这个增修为整个设计运动增加了另一个层次,特别是女学生,提供另一阅读角度。你会看到图片中的女学生对生活期盼的样子,或自拍,或严肃的生活照。反之设计作品的图片则数量相约。在设计方面,男女在风格上没有很大分别,只是女性在编织及儿童用品设计的数量上较多,男性则主要是建筑、家具为主。不少女性设计师会尝试征服这些男性主导的设计项目,但只有少数有足够能力。」

Bauhaus之所以有女性参与,其实建基于时代背景。「Bauhaus始于1919年,不少男性仍在战线或正在回国。Bauhaus学生的男女比例各佔一半,当时Gropius亦有一个疑虑,担心女学生会拉低工作坊的表现,因为传统以来女性大多做小手作而非大型设计项目。当然这个疑虑并没有成为现实,女学生的态度亦十分严谨。过程证明女性为主的编织工作坊,所需的体能并不亚于瓷器工作坊,最重要是找到合适自己的範畴。如先于Bauhaus修读编织设计后成为导师的Benita Koch-Otte便是一例。」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编辑:陈淑安

电邮:lifestyle@mingpao.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