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从情诗角度书写政治郑羽伦出诗集防记忆被磨损 >

从情诗角度书写政治郑羽伦出诗集防记忆被磨损

2020-06-17

从情诗角度书写政治郑羽伦出诗集防记忆被磨损从情诗角度书写政治郑羽伦出诗集防记忆被磨损从情诗角度书写政治郑羽伦出诗集防记忆被磨损从情诗角度书写政治郑羽伦出诗集防记忆被磨损从情诗角度书写政治郑羽伦出诗集防记忆被磨损

大马九字辈诗人郑羽伦自14岁开始写诗,而其青葱岁月尽皆被融入诗句中,诗,也成了他记录生活的方式。或是抒发政治见解,或是记录爱情甜甘苦涩,或是友情间的不捨眷恋,但最多的,还是学生时期的青涩。

2016年,他在拉曼大学礼堂行完毕业礼,手中证书是他终于脱离学生身份的证明,也是另一个生活的开端。同年,他把学生时期的诗作集结成书,出版《如果时间尚未磨损》。

时间,经常隐没在他的诗作中。学生生涯的美好与纯净,让他想把这段时间放入书中,而诗书也因此成了一个分水岭,象徵着他正式告别学生生涯。或许哪天年迈后,他再提书重读时,或可从中追忆“如果那段时间还在”的氛围之中。

熟悉马华诗坛的民众对郑羽伦应该不会感到陌生。近几年来,他频频获颁国内外文学奖奖项,更曾参与大马新诗活动《动地吟》,并担任其中一名颂诗人。2016年末,他出版了个人首本诗集《如果时间尚未磨损》。

 马华诗人周若鹏曾说,少年写诗多是为情。郑羽伦14岁就开始写诗,并写了许多情诗,如书中的〈写一首情诗太容易〉;同时也不乏对社会时事的关注,如〈为你撑伞〉便是以香港雨伞革命为背景写成。他认为,写诗即是反映生活,也是抒情生活的方式之一。

 他中学就读居銮中华中学,彼时校内文艺气息浓厚,经常举办銮中文学奖。他便是其中一名参赛者,初中一时撰写小说参赛并且获奖。颁奖典礼时,他发现除了散文、小说外,原来学长姐们也热衷于写诗,也开启他把生活周遭写成诗的慾望。

 相较散文与小说,诗的篇幅较短,但更重视文字的运用与结构,在句子与句子之间给读者“一击即中”的读后感。散文与小说的写作者、读者众多,而新诗则是作者以剎那感受写成,陌生化的词句看似艰涩难读,因此,知音较少。

作诗如闯向未知神秘旅程

 写作无法一蹴而就,而需不断笔耕磨练。每年,居銮中华中学都会集结该年获奖作品并将之列印成书,他便靠着不断阅读、临摹学长姐的作品集,开始走上写诗的道路。

 “真正专注于诗,则是17岁以后的事情。大部分的人都会觉得自己能够创作散文或小说,但对诗却是模糊一些的。不过,诗却有其独特的魅力,单单在字里行间,就可显现出更深层的意义,这是散文和小说所无法达致的艺术境界。所以,我觉得写诗充满了神秘感,像是一种未知的旅程,所以我专注于写诗。”

 他自嘲思路跳跃,并没有散文或小说般绵长的想法,但诗的语言却可承载他的思路,任他在其中自由创作。

 他在大学深造时是攻读生物科技,日常生活都被数据、实验佔满,宛若一个冰冷的理性世界。这种纯粹理性,讲究科学原理的生活少了一些美感,绝非他所愿,而是希望生活中,理性与感性参杂。课余时他写诗、读诗,充沛的感性也有了宣洩的地方。

 写作内容随着生活阅历而改变,但写诗的初衷却不曾动摇——即在理性的方程式下,以感性调剂生活。

总在独处时写诗

诗是生活的剎那悸动,牵引诗人以文字记录。然而,诗的语言需要经过反覆雕琢打磨才成事。

 郑羽伦的诗不乏对日常生活细节的提炼,《如果时间尚未磨损》便把他的情诗、政治诗、校园生活诗等集结成册。

 在銮中求学时期,为他打下了良好的语言基础,也让他有机会接触马华文学。他直言,当时总觉得马华文学很沉重,因大部分马华作品皆在处理国家课题,让人难以下嚥。

 “后来接触台湾文学后,发现当中的‘轻文学’具有美感,是我想要追求的,甚至文学奖作品不乏这类文体。这种写法吸引我模仿、研究,同时也在写作过程中寻找自身的风格。”

 他在参与銮中校园时事培训队期间,每天大量阅读报章,并从中了解大马政治现况。对于政治的种种想法与情绪,他一一细心捕捉,并将之一一嵌入诗句中。

 “另一点是,以政治诗参加文学比赛,获奖机率更高。因此,我之后就专注于写政治诗。当时,我接触本地诗人吕育陶的诗集《在我万能的想像王国》,并发现政治诗也可以写得如此多变,这也打开了我的想像空间。政治议题引起的不满或许很沉重,但真的只能以很重的手法来写吗?这是我以前思考的问题。我就是想和前辈们不一样,于是,我开始以情诗或生活的角度书写政治,这非常好玩,也是我持续前进的方向。”

 创作并非信手拈来,更多时候是作者孤身奋斗的旅途。郑羽伦的写诗时间点总在独处之时,或是生活感到枯燥的时候。他笑说,他会先在脑海里构筑一个世界,再从中寻找诗的美感,并催发成文字。

首次出征文学奖失利

郑羽伦首次参加花蹤新秀文学奖时,年仅17岁。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思绪,也隐现在他的笔触内。

 当时,他写了篇幅长达50行的政治诗,却始终写不出心中所盼的内容。懊恼的情绪充斥脑海,他反覆读了千百遍,一改再改仍不满意,最后自然也没有入围。

 首次出征文学奖失利,也让他质疑自己的写诗方式。他唯有寄情于阅读诗集,希望在一本本诗集中探索一条适合的写作道路。当时,銮中图书馆收藏了台湾诗人杨牧与洛夫的诗集,两人风格各异的写作模式,也成了他借鑒的创作养份。

 “我发现杨牧和洛夫写诗的风格各不相同,但都直指诗意的美感。这启发了我的创作概念,我写作的动机纯粹是想记录自己,包括生活、课业、工作、友情等。以前我会以文字为主,喜欢雕琢文字,刻意修饰营造美感。如今我反而注重把心里所想写出来,并写一些与别人不一样的题目。”

连夺两届花蹤新秀新诗奖

在第12届与第13届的花蹤文学奖得奖名单上,都可看到郑羽伦的名字,他在这两届文学奖中分别获得新秀新诗奖的评审奖与首奖,同时也为他的诗途注入一剂强心针。

 “虽然我的诗作自此有了自我风格,但随着年岁增长,阅历丰富,我对自我的要求也已有不同。庆幸的是,我并未被击垮,目前还在追求着风格上的进步,并把自己开始嫌弃的写法翻新成未来自己想要的或喜欢的文字。”

 此外,题材上的突破也是他所要努力的方向之一。

 “今年的花蹤参赛作品〈关于时间〉,从题目上一定让大家觉得是写对于时间流逝的哀伤,看起来似是老掉牙的题材。但,我写的是其实是时间在天文物理学裏的逻辑概念、事实与想像。我尝试把教科书裏的知识转化为一首诗。难度是有的,但很开心的是,我完成了,且这则作品也成功入围决审。虽然还不是我最满意的作品,但这对我来说已是一大突破。”

写出新环境之安全感缺失

曾在金宝拉曼大学求学的学生,多会有着这幺一段记忆。当夜幕降临时,三五好友或走路或骑脚车前往嘛嘛档吃晚餐,而档口的印度煎饼、椰浆饭、炒即食麵、马来式东炎汤等等,皆是这些学生的集体回忆。

 自拉曼大学毕业的郑羽伦也有相似的回忆。他与朋友于每天晚间6点便集合在嘛嘛档吃晚餐,直到淩晨3点方才回家。这些回忆都发生嘛嘛档这个场域内,也促使他写下〈嘛嘛克〉这首诗,并获得第一届海鸥青年文学奖新诗组首奖。

 “那时候,我正在台南实习,除了舌尖上的乡愁外,也有一种即将脱离校园生活的情绪。就像我从大马前往台南,必然需要失去一些东西,如嘛嘛档内的美食。我可以在台南找到米饭与鸡蛋,却永远找不到熟悉的参峇酱、椰浆饭。这首诗记录的是我人生另一阶段的开始。”

 离开舒适圈并投入陌生环境,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项挑战。从熟悉的大马前去陌生的台南,再因毕业而从已熟悉的台南返回大马,这两个阶段所产生的对新环境的缺安全感,都被他一一捕捉,并“收录”在〈嘛嘛克〉一诗内。

 “我曾担心记忆会随着年岁逐渐淡化,并随着城市的高楼耸立而逐渐忘记矮小的人与事。于是,我把这几年的文字记录起来,完成一本属于青春的书,希望它们不会被时间磨损。”

郑羽伦作品

〈嘛嘛克〉

台南的街灯群起却各自不说话。

 

夜色已非。夜本该是习惯性的、周而复始的

一通电话就立即动身的,同时也正消失的

——必须学会的一种疏离。我自海洋一跨

便失去了拉茶,拉走的正是时光而

时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错落:

我不会同时失去整碟椰浆饭。我可以拥有蛋

我不会拥有参峇。

 

十一月,没有什幺比暖冬更冷。嘛嘛克成为一种

即将失而复得的渴望。Maggi Goreng、Telur Mata、

煎饼、炸鸡、足球与蟑螂。渐渐在生命中组成的架构

竟已于高空崩解。落下的碎片拼凑

难道破饼重圆的幻想?这是何曾有过的虚无感

我仿佛路中的街灯已被孤立成分割的左右为难

整个十一月

为何不能模仿过去的十一个月,成为

麵条可以拥有的长度,成为

可以拥有麵条的长度。

 

那些关于生命与未来的遐想即可炸裂开来。对于过去

只能视为一种属于我们属于嘛嘛克的链接——可以下载

并与之多少个属于假日的时光。他妈的又是时光。

没有什幺可以修补与延长。我们不在这里初遇

我们再在这里相遇

拉茶予我怎能再是最廉价的饮料?一拉

就是长形的光束。我们会不会被拉回同一个玻璃杯

再衍生泡沫?

 

始终拥有泡沫。

 

十二月。渐渐地离世界更近。得到的会是什幺?

我即将坠入思考史里不可越狱的魔咒

一纸学士文凭与嘛嘛克的若即若离再到

彻底分离。我得到的会是什幺?

听说气温会一直下降。随时十位数会离开个位数

翻炒的美机麵会离开锅

这是否只是一个週期?

面对冬天,我依旧夏天般骑着脚车

在没有雪的公路徘徊,寻找拥有嘛嘛克的夜晚

寻觅人潮,以及那些组成生命的身影

没想到我竟已一点一点的撕开星空

这是大家都下了班的夜晚,不会再是

下了课的月光

至于一月,我把思念的月光堆积,换来了熟悉的日光

回到嘛嘛克与拉茶与泡沫,仿彿回到阶段式的起源

WiFi还在,只是密码换了。

 

/丁俊勇.2017.11.29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