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从政策面一窥,首尔怎幺打造智慧城市代表作数码媒体城 >

从政策面一窥,首尔怎幺打造智慧城市代表作数码媒体城

2020-06-17

从政策面一窥,首尔怎幺打造智慧城市代表作数码媒体城

围绕着硬塞这次出访首尔主题「智慧城市」,就不得不来到位于麻浦区上岩洞的数码媒体城。

由于南韩大多电视、媒体的总部座落在此,这里是 K-Pop、韩剧、韩综的震央,一般台湾旅客来此一游的目地,也大多是来参加现场节目,或是冲着媒体游乐区「MBC WORLD」、南韩最大娱乐集团「CJ ENM」而来。不过硬塞今天想换个角度,将从都市计画的角度来跟各位谈谈数码媒体城;毕竟,虽说人才、技术是内容产业最直接、最核心的部分,但 K-Pop 与韩剧、韩综今天能在国际具备举足轻重影响力,数码媒体城与相关的都市计画、政策执行也在背后扮演了重要角色。

从政策面一窥,首尔怎幺打造智慧城市代表作数码媒体城

现代首尔整体都市计画可以大约分成三个阶段:1955-1980 战后建设期、1981-1988 奥运筹备期,以及 1989 至今。

数码媒体城可说是晚近第三期首尔都市计画中规模与重要性皆数一数二的造市计画。为什幺重要呢?首先它可说是「垃圾变黄金」大幅利用垃圾掩埋场再生的经典案例,在 1978 年-1993 年期间,这里还是首尔专门处理垃圾跟废砖的掩埋场。根据国发会的资料,1990 年这里已经是一座长达 2 公里、高度可达 95 公尺,重量甚至超过 1 亿 2 千万吨的垃圾山。

不过一开始首尔官方并未想把上岩洞垃圾山改造成产业园区,而是变成生态公园;他们一开始将掩埋场固定住,控制废弃物液体渗出量,甚至还回收渗出气体作为附近社区的暖气。

但随着日韩共同举办 2002 世足赛,兴建世界盃体育场的需求出现,1998 年首尔市政府提出「上岩新千禧年城」造镇计画,并把包含原掩埋场的上岩一带地区,跟世界盃体育场共同列为计画之内。

从政策面一窥,首尔怎幺打造智慧城市代表作数码媒体城
数码媒体城常作为各种韩国网路建设的实验地。

接着委託民间法人首尔发展研究所,并与麻省理工学院建筑与规划学院一起製定基本计划,锁定当时 M&E,以及软体相关的 IT 产业作为该区的第一、第二优先进驻产业,同时另在 2002 年通过《数码媒体城支援自治条例》,确立了使用工业园区吸引厂商进驻模式,初期只要符合规格,厂商就能以市价 50%-70% 的购买土地进行开发。

讲到这,你大概会觉得:首尔数码媒体城不就像内湖科学园区吗?说真的,其实两者从最开始的立案原意,到成立时间、进驻产业类别,甚至到街景都有很接近的地方;笔者无意比较两者优劣之分,不过根据笔者实地访查以及整理资料后,数码媒体城还是有几个内科值得参考的脉络在:

1.住宅政策:当初首尔在规划「上岩新千禧年城」造镇计画时,不仅将街区用途明显标示出,也在同一时间就在数码媒体城周遭规划了 83.4 公顷的新住宅用地,广邀建商兴建公寓。这些公寓的平均房价无论是兴建当时或是现在,都比首尔平均房价来得低;举个例子,根据旅韩部落客 Fion 的介绍,数码媒体城附近的的公寓 DMC SK View 一坪售价约台币 53 万,硬是低于首尔房价一坪约台币 65 万。

从政策面一窥,首尔怎幺打造智慧城市代表作数码媒体城
数码媒体城周围公寓都比首尔平均房价来得低。

既使兴建初期有着原本「垃圾山」的负面印象,但这也让数码媒体城在兴建早期,就有低房价而让人才就近进驻的吸引力。

2.交通规划:既然原本是垃圾掩埋场,没有原生社区,数码媒体城自然在进行交通规划时有着更佳的弹性;公路部分紧邻「内部循环路」以及「江边北路」两条首尔市最重要的快速道路辐射到首尔各处,还有京仁第二高速公路连结京畿道与仁川;此外有禾谷路、城山大桥两条主要桥樑可以连结江西区,并有加佐路可以贯穿连接首尔东西两侧。

从政策面一窥,首尔怎幺打造智慧城市代表作数码媒体城
数码媒体城光是对外公路就非常多元。

同时铁道运输也有京义线、地铁 6 号线以及 AREX 机场快线三条对外道路,同样能快速到达首尔市中心与仁川机场,对外交通呈现辐射状的扩散,也大幅增加了来自各地的员工来回数码媒体城通勤的吞吐量。(不过公车巴士则是略显不足,地铁站也有南北两侧来回不易的问题。

不过数码媒体城也有自己的问题,根据国发会的报告,进驻数码媒体城核心产业共 449 家,从业人员达三万六千人左右;其他产业金融、保险、产业顾问、医疗院所、餐听及便利商店也有 447 家,但总数只有快四千人左右;只能限制媒体与娱乐产业进驻的政策成了一把双面刃,像首尔市政府这几年也不断因为产业以及当地业者问题,不断限制大型零售商场、百货业进驻,以至于有许多土地仍处于闲置受到批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