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从福尔摩莎到过劳之岛,平均每十天就有一人过劳死 >

从福尔摩莎到过劳之岛,平均每十天就有一人过劳死

2020-06-17

从福尔摩莎到过劳之岛,平均每十天就有一人过劳死

三个劳工分别来自外商公司、传统企业、科技业,不幸在一次意外事故身亡。三人在阴曹地府排队,阎王告诉他们还有一次机会可以打电话回阳间,向亲朋好友交代后事。

外商公司的劳工先打电话给老婆,交代如何处置银行的存款,讲了共五分钟。阎王向他索取五万元电话费。他觉得不贵,开了张支票给阎王后,便潇洒地走回座位。

传统公司的劳工心想,五分钟五万元,那讲短一点吧。他打电话给小老婆,交代股票如何处置,只讲了两分钟。阎王却说︰「打电话给小老婆,要五十万元。」他虽然觉得很贵,但还是开了支票给阎王,便开心地走回座位。

最后轮到科技业的劳工,他心想,好像讲的愈短反而愈贵,那当然要多讲一点。但他没有存款可向老婆交代,也没时间养小老婆,倒是有一堆做不完的公事,便拨了电话回公司向同事跟老闆交代自己未做完的工作,讲了二十个小时之久。挂上电话后他问阎王需要多少钱。「二十元。」他吓了一跳,讲那幺久才二十元?阎王立刻解释︰「从『地狱』打到『地狱』,算网内互打。」

这是一则在网路上广为流传的笑话,讽刺科技业过劳的劳动环境。事实上,不仅仅是高科技业的工程师,根据近几年来的观察,长工时、高压力的工作环境,使得过劳死的现象在各行各业里蔓延,在科技业、保全业、医护人员、驾驶等行业中,情况更是严重。

台湾劳工面对长工时的压力,不仅身体疲累,更由于工作时间过长,侵蚀个人的休闲活动、家庭与社交生活,使得心理的疲劳忧闷难以排解,甚至造成家庭功能丧失,导致离婚率高、出生率低,并衍生出孩童或青少年缺乏家庭关注等社会问题。

我们不禁要问:工作究竟是为了「谋生」,还是为了「找死」?我们一辈子辛勤工作,不就是为了幸福的生活?我们努力赚钱,到头来怎会牺牲了亲情、健康、社交生活?

曾在广告公关公司工作的一位朋友,在执行专案期间,公司竟然禁假长达三个月。他痛苦地说:「我每天骑车上班的途中,都一直想着车子来撞我,这样我就可以住院休息了。」那段日子他永远都睡眠不足,一睁开眼就是工作。由于他是专案负责人,若当下离职,又无人可接手,他不愿让公司承受庞大损失,只好咬牙撑完专案。

也许有人会质疑:「为何要做到过劳死?离职就好了呀!」但劳工真的有选择的自由吗?我们观察发现,看似自由的劳动市场中,却有一条看不见的锁鍊,紧紧綑绑劳工。愈底层的劳工,愈缺乏流动的自由度。其实,劳工在过劳环境下讨生活,就像走在钢索上,稍一不慎,就容易落入无底深渊,爆发过劳疾病。

经济不景气,工作机会少,劳工无法轻易离开现职,苦撑到底,就易于落入过劳死的陷阱。更何况,国人的工作文化是从小就灌输「爱拚才会赢」的观念,拚搏吃苦的职场故事也是激励劳工付出的典範,却忽略建构安全健康职业环境的重要性。勤奋是重要的工作价值,但合理与健全的劳动环境,却是支持劳工就业的重要基础。这是企业的基本认知,也是政府的责任,更是国家劳动政策的必要方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