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从美食车到海外城邦计划 >

从美食车到海外城邦计划

2020-06-17

从美食车到海外城邦计划Milk与丈夫于日本经营美食车,售卖港式鸡蛋仔。

当香港环境愈来愈恶劣,吾人自然产生出离之心。主权移交前后,不少港人选择离开,及至现在,香港急速赤化,开始另一波移民潮 - 但时移世易,国际政局每分每秒在变化,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香港立法会换届、美国总统大选 ...... 今日的中美关係不再如过去般美好,不少国家亦收紧移民政策,香港人应何去何从?

刘鸣伟叫人去少啲日本就可储钱买楼着实太离地,然而三不五时去旅行以收散财减压之效,乃港人眼中几乎是唯一的小确幸。不过小数怕长计,若可移居日本或台湾这两个邻近香港的后花园,不失为一个好选择。笔者因工作关係长居东京并接触不少居日华人,早前认识了一对来自香港的夫妻Wallace和Milk,当知悉两人来东京经营美食车(在日本归类为「移动贩卖车」),心中泛起无数问号,相信读者亦一样。故特意将与Milk之对谈纪录如下,予大家参考参考。(P:/M:Milk)

P:当初因何想到在日本经营美食车?点解拣卖鸡蛋仔?
M:自己很喜欢到日本旅游,加上丈夫能操流利日语亦曾在日本留学及工作,就着手寻找方法啦。发现在小食方面,港式小食的代表,一定是又香又甜又好吃的鸡蛋仔!
P:开业几耐?一般响边头做生意?
M:我们开业大约两年了,每日游走不同地方,没有固定据点。美食车胜在流动性很大,因此没甚幺淡旺季。
P:请介绍一下你们每日的工作。
M:由于家在埼玉县的川越市,所以我们每日都要在早上七时起床準备蛋浆等材料,并须花约两小时开车前往东京;每晚回家后,都要为明日的工作做準备。目前每星期休息一日,虽然工作时间长,车程也长,但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使辛苦亦觉值得。
P:有遇过来自香港的顾客吗?
M:客人方面,基本上是外国人和日本人各佔一半。不少居日港人特地来买一底鸡蛋仔,边吃边跟我们聊天。或是因为难得遇到同乡吧,有时会聊到不愿走,并再买一底回家吃!另外,其实很多日本人对香港地道美食有兴趣却一直未有机会接触,所以会觉得我们卖的东西很新奇。
P:初开业时可曾遇到困难?目前的生意如何?
M:託赖一切顺利, 而过程中亦没有遇到甚幺大麻烦。2018年,小店被纳入日本J-League的美食车队,期间每逢有赛事,球场外都有我们的蹤影!另外又会与不同製作单位合作,于展览或活动进行期间,局车至场地出入口处营业,因此生意尚算不错。
P:可知道香港都有美食车?
M:知道,但觉香港政府支援不足,场地又有限制,较难有发展。
P:如果有得拣,亦不需顾虑收支是否平衡,你们想返香港搞美食车吗?
M:不了,因为日本无论政府或私人机构所提供的配套完善得多,我们每日可驱车到不同地区做生意;相反,香港的美食车只可在指定日期时间和地点经营,完全失去美食车的意义。
P:想问一个私人的问题。会否卖埋格仔饼?
M:我是明白的,因为我们也很爱吃格仔饼!但在商言商,先要解决其他问题 - 人手支出和发电机价格,都是考虑因素。

易地变身新移民 庄敬自强最重要

访谈过后,笔者返家整理资料,发现Wallace和Milk曾获香港的移民顾问公司邀请返港分享在日本居住及创业之心得,他们的故事能否成为每一位计划移居日本并创业的香港人之借鉴对象,相信看官们自有想法。但写着写着,不禁想到国师陈云曾在香港复兴会举办的文化沙龙上提及的海外城邦计划 - 两者当然无法相提并论,但,香港遗民在别处建立自己的小社区,要生存下去,必须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

犹记得当时国师表示,由于香港没有获得主权国授权,因此难以短时间内于海外建立特许市(charter city),却可参考犹太人复国运动、中世纪时中欧德语区的门诺派(Mennonites)于北美建立的Amish社区之方式,同时借鉴犹太人Kibbutz公社模式,以宗教、文化及社区生活,于海外,建立纯正的香港人社区;并以此凝聚周边的港侨,以确保自己的生存空间。如此一来,香港人可在外地开展事业,同时保存香港风俗及香港人的文化身份,以令港人在入籍他国时,仍保住族群尊严。

香港与东京有不少相类似的地方:地少、人多、路窄;但不同于香港的是,日本政府严格限制移民,而其排外的「锁国」文化亦令外人难以融入。但随着当地出生率下降,兼且人口老化问题愈趋严重,劳动人口愈见不足;而2018年日本人口调查报告中显示,2016及2017年每年不足一百万人出生。为解决缺乏劳动力之问题,日政府将于今年4月推出全新《出入境管理法》修正案,未来五年引进约三十五万名外劳,而他们将有机会得到永住权。

同时,日政府又有「经营•管理」签证 - 申请人须提供五百万日圆的创业资金证明并在日本开公司;Wallace和Milk即属此类。据知申请者每年都要向政府「交数」以换取每年续证,若发现其经营不善或长期赤字,签证或会无法续期。

笔者一边咬着鸡蛋仔时一边在想,当初港府说办开美食车,但香港街头那些熟食小贩的木头车,不正正就是香港美食车吗?与日本同事说起,他们都表示,传统的リヤカー屋台附有轮軚而且可移动,本来就是日本美食车!从前的リヤカー屋台是人力车,但现在不少リヤカー屋台是附着三轮车或单车了;而今时今日流行的移动贩卖车则採用电动车。再回想港府美食车先导计划,不禁慨叹,香港人亏欠国师实在太多。
从美食车到海外城邦计划香港的美食车只能停迫港府指定的地方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