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吉胆岛断水24日 岛民炮轰雪水供修水管“龟速” >

吉胆岛断水24日 岛民炮轰雪水供修水管“龟速”

2020-06-24

吉胆岛断水24日 岛民炮轰雪水供修水管“龟速”

吉胆岛输水管在一个月内破裂两次,持续断水24天,引起岛民怨声载道,炮轰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办事毫无效率,维修水管工作进度太慢。

原盼上周五恢复水供

其实岛民已苦等超过半个月,原本期待可于上周五恢复水供,却在开水后发现同一水管另一处又出现破裂,被迫展延恢复供水,使岛上日常民生与旅游及商业活动备受打击。

上述的决定引起岛民极度不满,因为断水已影响3个主要地区的水供,即吉胆岛、五条港及港尾,估计涉及近千户住家或8000名岛民。

尤其是持续将近一个月的断水重创吉胆岛旅游业,粗略统计,游客人数下滑近30%。

不少游客因断水问题扫兴而归,或提早结束行程;有者甚至取消游岛旅程,连带影响当地的餐饮与民宿等行业。

一半餐馆被迫停业

当地居民指出,一些餐馆为了节约用水,而被迫择日开业,或仅选择游客较多的周六日营业,其中大约有50%的餐饮业被迫暂停休业。

另外,民宿生意也因游客减少而受到影响,大约10%订单被迫取消。

业者也向媒体表示,不少游客怨声载道,因为断水问题影响他们的旅程,洗澡与用餐诸多不便。

“所幸近期老天作美,不时降雨,让我们得以储存一些用水,惟我们仍迫切需要食用水。”

哈丽玛轰雪水供失职 水管破裂竟没全面查修

雪州行政议员哈丽玛不满意雪州水供公司的解释,并认为是管理不当引发断水问题。

她说,雪州水供公司在处理上述问题时确实出现很大的失误,即当他们发现水管破裂后,却未在第一时间展开全面的检查,只采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当修复工程结束时,才发现另有水管破裂问题。

“如果该公司一开始便做好全面的检查工作,就不会后知后觉,出现今天的这个局面。”

哈丽玛表示,据她了解,能源、水务与绿色科技部正在修建另一个水管,以取代现有的输水管,而该工程已完成近60%,预计半年内便可竣工。

她说,州政府为安全起见也在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讨论此事,并建议雪州水供公司采用新加坡过滤海水作为食用水的政策。

“由于岛民人数不多,估计有关建设过滤海水为食用水的成本约200万令吉,这值得该公司考虑;长远而言,这将有助于一劳永逸解决居民常断水的问题。”

雪水供:挖海床工程是祸首

雪州水供公司发表文告将修好水管再度破裂的矛头指向第三方于7月12日下午所进行的挖掘海床工程所致。

该公司发表文告指第三方于6月21日挖掘海床所造成的水管破裂修复工程,其实已于7月11日重新衔接;不过,在输水测试后,再发现同一条输水管的另一处又被上述挖掘海床工程破坏,以致无法如预期般恢复水供。

“目前我们正在由蛙人进行鉴定水管破裂处的工作,以便能尽快展开维修工程。”

文告指该公司已向有关当局举报此事,包括国家水务委员会,以在2006年水务工业法令122条文下,对上述第三方采取对付行动。

该公司也指须耗时一周进行修复工作,预计一周后才能完全恢复岛上的水供。

将开放大水槽方便居民取水

哈丽玛也希望,雪州水供公司不要再次食言,并如预期般在一周后修好水管,恢复水供。她今日也与雪州水供公司管理层会面,敦促他们做好全面的检查,避免重蹈覆辙,再度延长断水。

为了安抚民心,雪州水供公司最终答应哈丽玛的要求,即日起在吉胆岛置放8个、五条港2个及港尾2个大水槽,方便居民取水。

每个水槽的容量是500加仑,除了放置在码头处,也将要求消拯局协助接驳水管,以将水源输送到大街附近,方便当地居民使用。

另外,该公司也增加食用水的供应,将原定派发的2500瓶5公升水源增加至4000瓶;换言之,每户居民将可获取3瓶的5公升食水。

岛民●林益利(63岁):派水时应体恤老幼

港尾居民近4000人,一般多为老人家及学生,希望当局在派水时能体恤老幼,最好在当地放置两个大水桶,方便他们取水。

断水时间太久,大部分储水都已用尽,希望当局可尽快恢复水供。

岛民●吴玉珍(60岁):老远取水全家不够用

我已一把年纪了,每天还要到码头排长龙取水,结果只取得区区2瓶5公升的水源,根本不足以应付一家三口的需求。

村委会执行秘书●谢荣声:曾要求置水槽不获准

修复工作拖延太久,居民怨声四起,而且之前我们要求放置水槽,一直都不获准。

断水不但对岛民造成诸多不便,更影响前来旅行的游客,大家都抱怨断水让他们旅程很扫兴,有者甚至中途便离岛了。

另外,饮食业者的生意受影响最大,缺乏水供导致他们无法正常营业,一些甚至被迫暂时休业。

新闻背景

挖掘海床损毁输水管

吉胆岛一再因海底输水管破裂而断水,最近一次断水发生在6月21日,原因是英达岛一带进行挖掘海床工程弄破海底水管所致。

该公司较后于28日才找出吉胆岛与五条港海底水管破裂处,并已展开维修工程,原定7月11日便可重新衔接水管并恢复水供。

不料,在开水之际,又再发现同一条输水管的另一处再次受到挖掘海床工程所破坏,不到一个月内,水管两次破裂,令约8000名岛民被迫忍受近一个月“没有水”的日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