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同在堤岸上的垂樱 >

同在堤岸上的垂樱

2020-06-24

探讨近代日本左翼和右翼知识人的形成和变化,应该是一趟穿越历史的旅行,随着探索其文化环境的深入,我们将得到更多线索,进而找到其知识的原型,因为原来这些成群而来的知识人,他们曾经同属于一个研究机构,只是后来因政治思想歧异而分道扬镳。而他们向左或往右的政治选择,也构成了近代日本思想论争史的底本。以设立在中国满洲的「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为例,直到二战结束为止,这个奇特的智库都发挥着核心作用。换言之,「满铁」这个有其明确商业利益和政治目的的庞大组织,就像当初英国东印度公司一样,代表着新帝国主义的主权的延伸。而当我们提到后藤新平、中江丑吉、细川嘉六、大川周明、尾崎秀实、佐野学、野口米次郎、橘朴等文化界名人之时,历史的视角就必然回到「满铁调查部」,以及「满铁调查部赤化事件」,因为那里是他们的历史舞台,亦是他们思想领域的起点。

同在堤岸上的垂樱

南满洲铁道的诞生

1904年爆发日俄战争,日军因各种因素而赢得胜利,而这场战争给日本帝国带来扩张版图的契机。翌年9月,日俄两国由美国调停签署了《朴茨茅斯条约》,其结果即原先由沙俄修建的东清铁道以南(中东铁路长春至旅顺段)及沿线附属地段转让给日本。日本为了取得清廷对此权益的承认,于该年年底,签署了「日清满洲善后条约」,1906年1月,派任当时满洲军参谋总长儿玉源太郎担任委员长,由他主导筹组「满洲经营委员会」,的确带有浓厚的军方色彩。为了设立这家半官半民的股份公司----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日本政府可谓大费周章。根据资料显示,当时日本政府财力不佳,1906年日本国家预算为4亿圆,日俄战争中临时军事费用却有17亿圆之多,合算起来战争相关费用高达20亿圆,另外,又向英美借调外债超过10亿圆。是年6月7日,以明治天皇的名义发布第142号敕令,公布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成立之件》。到了9月,满铁股票募集倍率为1,000倍,没多久即告售罄。因此,当初出资2亿圆成立「满铁株式会社」,其中1亿圆由日本政府以现有物资支付,另外1亿日圆则由日清两国人出资。然而事实上,这是以排除清国人而进行招募股份的。儘管如此,11月26日,还是在东京正式成立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后藤新平被任命为首任总裁,1907年4月,「南铁调查部」正式开始运作。弔诡的是,在中国人看来,这个心怀不轨的满铁调查部的诸种作为,后来许多着名的长篇小说,例如五味川纯平《战争与人》(18卷)和《人间の条件》(3卷本)、菊池宽《满铁外史》、中西礼《赤月》等作品,都是以此时代背景舞台诞生出来的。

同在堤岸上的垂樱

时代先锋的条件

熟知台湾近代史的研究者都知道,后藤新平(1857-1929)是个奇特的人,他的生平经历与其所处时代的社会政治脉动相连结的。进言之,他在日本国内、殖民时期的台湾和中国满洲的施政影响,嵌入了这三个国家的历史脉络里,要梳理这段时期的具体事功,都无法绕过后藤新平这个历史座标。后藤新平出生于1857年,东北岩手县的水泽,从儿时起即有从医的抱负,主要是受其同乡和亲戚关係的兰学思想家高野长英的影响。1874(明治7)年,后藤进入须贺川医学校就读,两年后,在爱知县公立医院(注:名古屋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的前身),担任三等医师一职。当时,医院有一名维也纳籍的医生洛列兹(1846-1884)和该校教师兼通译司马凌海(1839-1879),后藤从他们二人身上累积和精进医术,并习得公共卫生领域的行政经验,1881(明治14)年,年仅24岁的他,就任爱知县公立医院院长兼公立医学校校长。后藤致力于医术之道,对于日本国内政治情势的发展极为关注,其展现出敏锐的政治见解,无疑是探触时代的先声。1882(明治15)年3月,明治维新的大功臣板垣退助,在岐阜的演讲场上,遭到一名手持短刀的歹徒袭击,板垣的胸部被划伤,但并没有致命危险。那时候,有一则流言说,板垣退助大声高喊:「吾板垣可死,但自由不死。」任职爱知县公立医院的后藤新平,接获电话后火速赶到,他看见板垣的伤口不严重,很快就给予妥善包扎,他对板垣退助说道:「此乃阁下夙愿之所求」。这句高度俢辞的政治话语,让板垣退助甚为愉悦,当场预言这名医生将来必定是名留青史的政治家。

1883(明治16)年,后藤新平进入内务省卫生局成为中央政府的官员。6年后的1889年,他远赴德国留学3年,学习卫生学和社会政策。归国后,担任内务省卫生局长,随着1896年出兵台湾,担任台湾总督府卫生顾问,从台湾民政局长晋升到民政长官的高位,这时,他在德国学习的社会政策正好可以派上用场。有关他在台湾殖民地时期推行的土地改革、卫生改革、製糖事业等方面,都有其显着的政策思想的印记。在此,必须指出,才干卓绝的后藤新平,后来之所以被派任为「满铁总裁」,很大关键在于,其在殖民时期的施政表现。确切而言,继桦山资纪、桂太郎、乃木希典等历任总督,第四任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毕竟是军人的思惟,无法有效平息如火如荼展开的抗日运动。相较之下,后藤新平在这方面手段较为灵活,他将当时的造反者全部视为土匪,加以镇压和严惩。根据鹤见祐辅《后藤新平》传记一书指出,从1897年到1901年,总共逮捕土匪8030人,歼灭了3473人。翌年,日军又展开了大讨伐,声称战果辉煌,抓了不少抗日分子。官方的说法是,经由审判,有539人判处死刑,因应当时战况杀死的土匪高达4413人。

如前所述,后藤新平在赴任台湾之前,担任卫生顾问所起草的《台湾统治救急案》,给予经营殖民地及其相关政策,发挥着具体而广泛的作用。这就是说,后藤深知应用学理和政治策略的重要性,使其双管其下运作。他有效地开闢财源,施行怀柔的手段,拉拢和收买原住民的意志。更细微之处在于,他知道用激烈手段破坏台湾旧有的风俗习惯,只会招来更多反抗,最终使得台湾民心向背,而是以尊重旧有习惯的名义,再慢慢进行收编和重组。类似这棘手的难题,在后藤的高明运作之下,获得了解决。而后藤作为杰出的行政官僚其着述活动,至今仍然是研究者的必读书目之一。例如,《国家卫生理论》(明治22年)、《日本殖民政策一斑》《明治44年》《公民读本》三卷(大正15年)等。换言之,后藤在台湾殖民地获取的成功经验,为他设立「满铁调查部」提供了基本架构,进行成功经验的转移与複製。

满铁调查部

后藤新平就任满铁总裁以后,设置了三个部门:铁道课、地方课、调查课,为经营满洲奠定重要的础石。刚开始,调查课隶属于大连总公司的调查部,隔年改称为调查部。设立调查部的目的在于,开发满洲的经济做基础调查,进而建立拓殖政策。其调查研究的对象很广泛,从满洲到中国、苏联的社会、经济、资源、政治等,都在此调查的範围内。更準确地说,它就是日本帝国主义最大的调查研究机构,每年间调查费用高达1千万圆。人员编制皆为一时之选。首任调查课长川村铆次郎拥有台湾旧惯调查的丰富经验。从时间点来看,日俄战争以前,以东亚同文书院和东京外国语学校出身的成员居多,但俄国革命前后,优秀的帝大毕业生增多起来。1909年,这个部门有14名课员:精通俄语的森御荫、精通中国语的森茂、负责中国业务的野村洁己、熟悉土地法和官地制度的龟渊龙长、天海谦三郎、擅长金融和财政的井阪秀雄和三浦义臣等菁英成员。1918年以后,大川周明、嘉治隆一、笠木良明、细川嘉六、佐野学等知识菁英,都进入了满铁调查部,为这个帝国主义的机构效力。

根据安藤彦太郎《满铁----日本帝国主义与中国》一书指出,满铁调查课和东亚调查经济调查局进行调查研究,并逐一出版研究成果。最着名的是天海谦三郎的《满洲旧惯调查报告书》、冈松参太郎〈台湾旧惯调查〉,以及末广严太郎的〈华北农村惯行调查〉,号称三大惯行调查。满铁东京分公司,也敦请东京帝大的白鸟库吉撰写《满鲜地理历史研究报告》。此外,满铁调查部还编撰的《满铁调查月报》、《满蒙情势》、《东亚研究丛书》等书籍。其后,东亚经济调查局出版《新亚细亚》,该刊物每期的卷头语,几乎都由大川周明执笔,还有野口米次郎(诗人)、嘉治隆一、尾崎秀实、木村禧八郎等人的评论文章。

对立或向左向右

随着满铁调查部的扩展,陆续加入知识菁英的新血轮,但是基本上整个部门洋溢着自由主义的气氛。因此,在该部门内依然看得到当时的禁书,如马克思的《资本论》,他们甚至以《资本论》为文本,举行读书会或研究会,这就是后来通称的「满铁马克思主义」的起源。按照相关资料推算,满铁调查部出现这种倾向,约莫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革命,直到中国民族主义高涨的时期,马克思主义的影响才逐渐地增强起来。

在日本国内,这种影响也没有例外。1931年至1932年,岩波书店出版了《日本资本主义发达史讲座》,他们认为,明治维新只不过是取替德川幕府的职权而已,并没有重大革新,儘管明治政府着力推动产业革命,但本质上仍旧没摆脱地主寄生制度的束缚,可谓带有半封建的浓厚色彩。他们取其《日本资本主义发达史讲座》的旨趣,因此论敌把他们取名为「讲座派」。然而,同一时期出版《劳农》杂誌的「劳农派」主张,明治维新并非是取代德川幕府的封建政权,而是一场由资产阶级发动的革命(在司马辽太郎的《坂上之云》中,亦抱持这种观点),他们在这个基础上推动产业革命,所以日本最终将成为资本主义的社会。这两派的成员都接受马克思《资本论》革命思想的洗礼,其主张和结果却大相径庭,大上末广甚至把这论争的火焰延续到与日本迢迢相望的满洲之地。

然而,1933年5月以后,经济调查会的龙头宫崎正义调往东京分公司,因此其影响力相对减弱,大上末广的势力反而增强起来。接着,大调查部占主导地位后,增补了许多生力军,但公司要求他们必须有实战能力,以填补之前因思想激进而被解雇的人员空缺,在这批人员当中,不乏对于「满洲」充满憧憬的年轻人,以及「中途雇用者」。只不过,这些成员在获得稳定职务后,便自组小团体,后来形成「满洲评论派」和「年报派」之间的相互倾轧,以致于在陷入太平洋战争的泥淖时期,以这大调查部相关背景、接二连三发生的奇怪事件:例如佐尔格间谍事件、合作社事件、《满洲评论》事件、满铁调查部赤化事件,都把这群远赴满洲乐土开创事业的知识人群体,毫不留情地捲入了狂烈的政治风暴中。

同在堤岸上的垂樱

或许,我们可以总括地说,当年那些怀抱各种梦想进入满铁调查部的知识菁英,他们既作为满铁公司极富调查才干的职员,作为日本帝国主义下扩展满洲版图的先锋部队,作为一种知识商品被出售而不自知。经由各种事件的牵连后,有的人走向极端左派之路,有的人拥抱共产主义的乌托邦幻想,有的人则公开转向,选择安身立命的保守右派,为自己的思想事业划上句点。就此意义层面来看,与其说他们在思想本质上不同,莫如说其实他们都是同在堤岸上的垂樱,每当强风吹来,其掉落的花瓣只能随风而飘,它们无从选择方向和落点,举凡中江丑吉(中江兆民之子)、大川周明、橘朴、尾崎秀实(尾崎秀真之子)、佐野学、细川嘉六等知识人,他们都适用于这个文学性的象徵比喻中。

同在堤岸上的垂樱同在堤岸上的垂樱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