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同志结婚这条路:当过多少人的伴郎,却等不到自己的婚礼 >

同志结婚这条路:当过多少人的伴郎,却等不到自己的婚礼

2020-06-24

同性婚姻修法一案,不论正反方皆坚持各自立场。让我们透过理解同婚路上的同志故事,反思爱的真实模样。

出处|Cipomark
文字|Chou Sinzho

我有很多同志朋友(起手式乾一定要安捏)

他们没结过婚,却比大多拥有结婚权力的人还要了解台湾婚礼的繁文褥节。

你知道吧?「结过婚的人不能当伴郎、伴娘」,于是这些不婚或是不能婚的同志朋友,一路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忙着给予身旁的人祝福,在台下鼓掌、拭泪,代替新郎闯关被整、跪在地上帮新娘顺裙摆等等,只因为,他们单身,或是,旁人以为他们单身。

週五赶着把工作处理完,千万不能加班,搭着高铁前往另一个县市,转车后抵达婚宴用的饭店,已是夜深,还没有力气检视这间饭店舖张的细节,就已带着疲惫的身躯在床上睡去。

早上五点,被电话铃声叫醒。起床整理衣着、梳化,从饭店出发,抵达新人的老家。简单用过早餐,相互整理一下对方的衣着,坐上高级车队,新郎带着伴郎们,浩浩蕩蕩地要去迎娶了。

与伴娘们相会,被带领到新娘房门前,新郎要通过层层考验才可以娶到新娘。义气是一定要的,伴郎们在此时挺身而出,要喝酒、喝特调,要跳绳、要伏地挺身,要学狗叫、用屁股写字,体力活通通没问题,尊严又算什幺,兄弟娶到人生伴侣才重要啊。终于来到闯关的最后一题,伴娘们齐声大喊,请写出 10 个非她不娶的理由。

触电般的,他想起家里的他。如果是自己,会怎幺描述深爱着他的十个理由呢。

「温柔!」

新郎大喊。他起床了没呢。今天没能陪着他一起起床,不知道有没有赖床,上班要迟到了吧,一定又没吃早餐了。

「体贴!」

可以的话,真想带他一起来啊。他最喜欢住饭店了,他喜欢研究不同的饭店服务。

「嗯 ……」才第三个就想不出来了吗!

「爱哭!」众人大声调侃,这算是优点吗!

「这是我想娶她的理由啊你们管我!」

嗯,他想着,如果,我也可以这幺直率地带他来吃喜酒就好了。

同志结婚这条路:当过多少人的伴郎,却等不到自己的婚礼

终于打开那扇大门,看着新郎轻吻新娘的额头,然后他们跪着对新娘父母谢恩,「谢谢你们把我照顾得这幺好,」新娘哽咽地说「让我没有烦恼地长大。」他鬆了鬆脖子上的领结,想起自己长大的过程。

当时还没高中毕业,就因为暗恋的那个男生,被赶出家门了。但苦都苦过了,人生也没什幺好埋怨的。只是,如果,如果能有那幺一天,主婚人的位置,有没有人坐呢。他又有没有,那个机会,也可以再抱抱他们。说声谢谢。

完成仪式,大家拎着嫁妆、领头鸡还有大大小小的家私,一群人又坐上车队,浩浩蕩蕩地往新郎家去,跨火炉、踏瓦片、餵甜汤 ……,家里的仪式结束,还要再到祖坟去祭祖,顶着烈阳,新人的妆都要花了,赶紧抽两张面纸递上前。上完香,又再回到家中,拍些照、录影片,最后再领着所有人回到饭店,没空休息,大家赶紧到会场里张罗、彩排。迎接宾客三三两两陆续入席。

「大家午安,接着让我们用掌声欢迎男女傧相!」

踏着轻慢的脚步,缓缓、缓缓地,想起,一直,好像刚好,都是走第一个呢。

就好比兄弟有难时,自己常常也是第一个跳出来挺的。站在定位,迎接第二组、新郎、新娘牵着爸爸出场,掌声越拍越用力,看着爸爸交出女儿的手,妈妈哭倒在爸爸的肩上,当初,踏出家门那一步,他们是否曾经跟我一样不捨呢。

我缴税、我当兵、受教育,该尽的义务一项没少,但人生,一辈子只能为人作嫁。真心交出的那双手,只能在夜里、在暗巷,牵起彼此。祝福过那幺多的新人,包过那幺多红包,他们去户政事务所办理结婚登记,难道不是我们也缴税支持的单位,难道我们缴的税可以选,不要用在这里、不要用在那里。

鞠躬、微笑、递喜糖,送走了饱腹与酒醉的宾客们,新郎与新娘都换下礼服,倒在沙发上,他仍穿着伴郎装,与他们偕坐着。竟然五点了哪,一位伴娘惊呼,竟然就这样忙了 12 个小时。要是你结婚,你也要这样搞吗。

『嗯… 可能会吧,机会难得啊。』他应该会喜欢这些古礼法吧,他想了想,转头对新郎回答。你确定?还是从简好一点吧?新郎看着远方的新娘,小声地对伴郎说。他瘪了瘪嘴,没答什幺。

「吼,这些事我真的体验一次就够了,结婚好累。」新郎说。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说:『那恭喜你结完了,我下星期还有一场。』

同志结婚这条路:当过多少人的伴郎,却等不到自己的婚礼

我有很多同志朋友,

他们还没能结婚,却比许多人都参与得还深,除了比别人都还常当伴郎伴娘之外,因为他们常涉入跟美有关的工作,可能常常被找去一起挑婚纱、去试菜、挑喜饼,甚至他们本来就是设计师,帮忙做请帖,或是摄影师,帮忙拍婚纱照。结婚有多麻烦,他们再理解不过。

我有很多同志朋友,

他们还没能结婚,却比许多人都懂,结婚好累,好麻烦,双方家长好难搞。好不容易结完婚,之后也还有好多繁琐的事情,因为人生从此就要跟另一个人绑在一块。

但即便如此,他们这幺清晰地知道了,结婚这幺麻烦,婚后的生活也不见得愉快,他们还是想争取这个——人生义务没有不同,生活却大不相同的基本人权。

婚姻平权不是吵糖吃,不是想要被关注、被保护,也没有侵犯到其他人的利益範畴,没有人要证明自己的特别,或是要多争取什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相反地,这群人没什幺不一样,我们只希望法律上,人人一切平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