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如果我们还能讲政治笑话:《功夫》 >

如果我们还能讲政治笑话:《功夫》

2020-07-02

如果我们还能讲政治笑话:《功夫》 

  这几天,香港发生了大规模的「反送中」抗争,示威者在金钟一带与警方对峙。眼看港、中的冲突不断,网路上有人提起「后九七电影」的悲剧性,谈到香港回归中国以后的苦痛。但我直觉想起的电影却是周星驰的黑色幽默(那个还没黑掉的周星驰)。在《功夫》的高潮戏码,小龙女与杨过合力挑战火云邪神,开打之前送上了一口大钟──送钟,同样是「送终」的双关之意。

  《功夫》上映于2004年,距离九七回归已经有一段时间。《功夫》的场景设定在民国上海,虽然也是迎合中国观众的口味,其中却充满对于共产党的讽刺。电影里,为非作歹的帮派份子总是拿着一支斧头,就像是中共党旗的槌子镰刀图案。反派火云邪神的打扮也酷似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江泽民的长相时常被取笑像是蛤蟆,而火云邪神的绝招正好是「蛤蟆功」。在电影结尾,周星驰使出如来神掌打败火云邪神,像是为江泽民打压的法轮功争一口气。

  比起周星驰其他电影,《功夫》加入了许多黑色元素,打斗场面残酷而写实。那些血腥画面继承了香港的武打片传统,也令人警觉到中共的武力威胁。回归以来,中共的管制不断扩大,香港的言论自由逐渐受到压抑。在苦闷的环境之中,一语双关的政治讽刺便成为文化上的出路,迂迴道出了港人对于威权的不满。

如果我们还能讲政治笑话:《功夫》

  双关的手法在《功夫》里达到极致,是在神鵰侠侣与火云邪神的对决场景。开打前,小龙女与杨过特地準备一口大钟,看似是一个挑衅的老梗。帮派首领便回呛:「今天有邪神在这儿,看是谁给谁送终。」当两人果然屈居下风,小龙女却忽然敲破大钟的顶端,把开了洞的钟罩当作扩音器,大幅提升了狮吼功的破坏力;要不是她最后手下留情,对方早就成为败将。

  在这里,谐音双关成为一种障眼法,转移了敌人的注意力。没有人料想到,那口可笑的大钟原来是秘密武器。这样,笑话不只是笑话,同时具有杀伤力。「钟/终」也不只是谐音,更像是一对回音,具备了物理上的共鸣效果;正是透过钟罩的回声共振,角色的怒吼最终震碎了国家机器的化身。

  重要的是,《功夫》的战斗方式始终保有幽默感,保有创意。在残酷的现实与喜剧的艺术之间保持平衡──既是绞刑架的幽默,也是具有颠覆性的欢笑声──这些都是港片难以取代的优点。以周星驰代表港片或许肤浅,但那些喜剧确实是几代人的共同回忆。

如果我们还能讲政治笑话:《功夫》

  当然,在这种时候谈起喜剧,毕竟是一件奢侈的事。反送中抗争如何受到暴力镇压,如何流血,都是有目共睹的。只是运动一开始,有些抗争的手段其实也充满创意。「假车祸」佔领街头就是一个例子。抗争当天一早,香港街上「碰巧」发生多起连环车祸,造成各大干道严重塞车;一整排巴士、轿车挡在马路中央,驾驶没有急着移走,还在心平气和地讨论肇事原因。那些新闻画面如此荒谬超现实,网路上许多留言都说「以为在拍港片」、「港片都是真的」。 

  又如抗争前一晚,一家A片网站也宣布罢工,请不满的观众自己到香港立法会寻求解答。

如果我们还能讲政治笑话:《功夫》

  这不是说,反送中游行可以视为一场嘉年华(这些抗争者绝对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倒不如说,正是为了守护这些幽默感、这些创意,我们更应该走上街头捍卫自由。只有身处自由的环境,才可能培养这般创造力。

  在台湾,政治讽刺同样是最具创意的艺术形式,成为了许多影音创作的主题。漫画、梗图、MV、脱口秀,种种作品在网路上充满生命力,并且富有战斗性。创造「辣台派」一词的饶舌歌手大支,其创立的音乐公司倒也是取自周星驰的电影台词,「人人有功练」。而如果当年的周星驰还相信政治讽刺的颠覆力量,现在的我们或许来到了相反的地步,必须为了自由玩笑的权利而战。

  回想香港移交初期,中共主席江泽民最被香港人民记住的事件,大概是2000年的一场记者会。那时一名记者向江泽民提问,质疑香港特首的连任是中共内部钦定;没想到江泽民在记者会上发飙,走到记者的面前,当场痛批香港新闻界的水準。这段脱稿演出后来成为一段搞笑影片,而江泽民的滑稽形象也预示了《功夫》的恶搞版。

  当时,江泽民如此训斥香港记者:「中国有一句话,叫『闷声发大财』……这是最好的。」要在言论自由和发大财之间作出选择,现在也轮到台湾了。政治人物的废话再怎幺可笑,一旦成真,只怕再也容不得笑话了。

电影资讯

《功夫》(Kung Fu Hustle)-周星驰,2004

[Netflix]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