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2020-07-10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众所周知,台湾也叫「福尔摩沙」(Formosa),因为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海外世界称台湾为「福尔摩沙」,这是 1542 年前后葡萄牙水手在前往日本的航行途中,行经台湾东岸,映入眼帘的葱郁美景,让他们惊呼、讚歎「Ilha Formosa!」即「美丽之岛」。1564 年,人类史上首部世界地图《世界地图》(Orbis Terrarum)出自比利时的欧提利欧(Abramo Ortelio,1528-1598)之手,该书则以「Tinhosa」称呼台湾岛,可能是因为发音或拼音上的讹误。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事实上,以《美国世界地图集》(the Prentice-Hall American WorldAtlas)为例,虽然地图上有为数不少的地方都被称为「福尔摩沙」,但一般提到「福尔摩沙」,则多半会与台湾岛联想在一起。而台湾岛以「福尔摩沙」之名扬名于海外,则始于 1584 年,一名受雇于葡萄牙人的荷兰裔航海官林斯霍登(Jan Huygen Linschoten)即以此名表记台湾。以下本书拟依照不同史料与年代,分别以「福尔摩沙」、「台湾」交替称呼,这个横亘于东亚辐辏中心的蕞尔小岛。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根据《风中之叶:福尔摩沙见闻录》作者兰伯特(Lambert van der Aalsvoort)所记,伴 随汉人移民人口的成长,大批无业游民入住岛上,迄至 18 世纪后期,淸廷已难以透过行政或军事手段,有效控制土地的非法开垦;而拓垦山地的汉人移民亦屡遭原住民族馘首;族群之间因水资源问题经常有各种分类冲突;加上公权力不彰,官民之间欠缺互信,岛上社会秩序混乱、人际关係紧张。此一时期最具瞩目的社会事件,莫过于 1787 年爆发的「林爽文事件」。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1787 年 4 月,法国探险家贝胡斯(Jean-François de Galaup, comte de Lapérouse,1741-1788)来到今台南安平,并于热兰遮城(Kasteel Zeelandia)对岸下锚。热兰遮城或称「奥伦耶城」,乃 17 世纪时荷兰东印度公司所建造,作为经营台湾与对外贸易的营运中心,1664 年郑经建立东宁王国之后则改称「安平」,现多称「安平古堡」。出身海军士官的贝胡斯,凭藉过去在海军学校的专业训练与实务经验,判断此时岛内社会动荡,恐不宜贸然上陆。他也对福尔摩沙岛做了如下评估,「自清廷征服该岛之后,移往福尔摩沙定居的总人口数达五十万人,而首府则有居民五万人。」

显见台湾之于东亚的核心竞争力已于 18 世纪后期开始展露头角。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而在「林爽文事件」平息后,淸廷解除移民限制之禁令,允许在台有亲眷者自由移民台湾。1793 年,淸乾隆皇帝八十大寿,英国特使马戛尔尼男爵(George McCartney)获派出使大淸,他在日誌中记载,「福尔摩沙与清帝国之间的连繫脆弱,不日即会断裂,若有外力干涉,相互间的连繫则随即会被切断!」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到了 19 世纪,少数登陆福尔摩沙岛的西方人,则是普鲁士裔宣教士郭实腊(Karl Gutzlaff,1803-1851),郭实腊在荷兰接受新教的宣教训练后,随即在 1827 年被派往荷属东印度(今印尼)向当地华侨传教,亦引发他到淸国传教的念头。即使当时淸廷不允许宣教士在当地活动,但郭实腊却是对淸国兴味盎然,他从一名华裔船长口中得知一些福尔摩沙的资讯,包括「汉人移民多半来自福建同安,他们前往福尔摩沙植民,从事贸易,种植稻米、甘蔗与樟树」;「福尔摩沙拥有数座宽广的深水港,但入口却相对窄浅,小型的戎克船从厦门出海驶往福尔摩沙的西岸港口进行贸易,回程时则把稻米运至厦门,甚至将蔗糖运到华北一带」;「福尔摩沙岛上的拓殖活动发展迅速,岛上优越的条件有利于拓殖者的背叛(略),拓殖者富有却不受管束(略),福尔摩沙岛上所执行的处决高居清国之冠,但管理成效却是全国最低」;然而「福尔摩沙岛上文风鼎盛,福建人有时会遣子弟来此以求取功名」。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透过 1832 年 7 月 10 日美国报纸《国家时事报》(the Nationl Gazette)之述事,能够一览此一时期海外人士之于福尔摩沙的认知,「(略)倘若清国必须开放比澳门更合宜的贸易地点提供所用的话,那幺福尔摩沙将不容遗漏。而福尔摩沙的海岸、海湾、港口与河流鲜为人知,东南部尤甚,该区几乎是不受清国羁束(略),如此大的岛屿势必拥有大量的资源,且地理位置邻近清国,更增添其附加价值。福尔摩沙的土质与气候条件相较于中国大陆,不至有过大差异,应可以大量种植茶树,届时则可大幅减少我们对中国大陆的茶叶需求(略)。」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

本文摘自《 典藏台湾史(五)19世纪强权竞逐下的台湾》一书。

我们还是那个「福尔摩沙」吗?两百年前海上强权争相关注的美丽岛典藏台湾史(五)19世纪强权竞逐下的台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