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是正义魔人的挑衅,还是精心策画的罪行?──日本漫画‧电影‧戏 >

是正义魔人的挑衅,还是精心策画的罪行?──日本漫画‧电影‧戏

2020-07-15

是正义魔人的挑衅,还是精心策画的罪行?──日本漫画‧电影‧戏

推,是推理,谈推理小说漫画影集电影,谈名探诡计类型八卦。推,是推坑,要你花银子浸淫阅读乐趣,花时间享受故事魅力。冬阳,推理评论人,现为社团法人台湾推理作家协会理事。热爱推理小说,并大量撰写中译推理小说导读、评论与推荐。

「由黄昏的狮子到拂晓的少女,当没有秒针的时钟走到第 12 个字的时候,我将从发光的天空楼阁降临,收下回忆之蛋。」
──《名侦探柯南:世纪末的魔术师》怪盗基德的预告信

在某些推广推理阅读的公众场合上,我会为了挑起听者的好奇而稍稍加重口味,称推理故事是一种「刻意挑起竞争对抗意识」的类型书写。

二零~四零年代英美黄金时期(golden age)的大师艾勒里‧昆恩(Ellery Queen)会点头认同,他在早期的「国名系列」中曾于揭露真相与真凶前提出「向读者挑战」(challenge to the reader),言明「到此为止一切线索已经足够破解谜题,读者你知道谜底了吗?」;这是读者与作者之间的对抗。

活跃于同一时期的密室之王约翰‧狄克森‧卡尔(John Dickson Carr)与业余魔术师克莱顿‧劳森(Clayton Rawson)也会欣然同意,毕生钻研「不可能犯罪」(impossible cirme)诡计的两人,曾针对「所有缝隙都被自房内贴上的胶带黏紧封死的密室」进行一场赌局竞作,分别完成了经典长篇《爬虫类馆杀人事件》(He Wouldn’t Kill Patience)与短篇〈来自另一个世界〉(From Another World);这是作者之间的对抗。

当然,最普遍的对抗仍要算是推理故事中分属犯罪与调查的两方了,尤其像《名侦探柯南》里的怪盗基德那样,大大方方向「预定被害者」和恨他恨得牙痒痒的警方发出犯罪预告时,不正是刻意到了极点?

近期在台湾上映的日本电影《预告犯》(Prophecy),也带着这样的对立趣味。

某日,视频网站上出现了诡异的「恐怖攻击预告」,背景状似网咖包厢,身穿蓝色 T 恤、头戴报纸摺成面罩的年轻男子,食指指向镜头豪迈地宣布:「让我来预告明天的新闻──」攻击事件的受害者,包括上个月引发食物中毒案件的食品公司(厂房遭纵火)、製作噁心食物导致餐厅生意一落千丈的前兼职店员(遭绑架并逼吞如法炮製的食物),以及性侵女同学事后还在社交网站上大言不惭的男大生(綑绑固定后拿电动按摩棒塞进__折磨)。利用网路肉搜、实况转播惩戒恶人过程的报纸男一夕爆红,同时引来东京警视厅网路犯罪调查科的注意,户田惠梨香饰演的吉野绘里香警部该如何遏止这股私刑歪风?

乍看之下,这是个传统追查「谁干的」(whodunit)的推理故事,只不过搭配了新兴的网路工具与直播煽动性,带点社会派味道紧扣现实脉动。紧接着镜头咻地一转,观众很快便知晓生田斗真饰演的报纸男奥田宏明的真实身分,以及与其他同伙一块经历的悲苦遭遇,于是新的疑问迅速产生:这个奇妙的犯罪集团究竟打着什幺算盘,想藉由连串犯罪预告与行动达成什幺目的(whydunit)?

有趣的是,这部改编自筒井哲也于 2011~2013 年间连载完结之同名漫画的电影在日本上映隔天,WOWOW 电视台旋即推出五集电视剧《预告犯-THE PAIN-》,讲述电影版故事发生一年后,网路上再次出现由东山纪之饰演的新一代报纸男,同样先以祕密调查方式揪出行恶之人,接着设立法庭并身兼法官角色,在细数罪状、提供被告申辩机会后,让看完转播的众人进行网路投票决定有没有罪,若过半同意有罪便公布个资,任由被告遭肉搜霸凌。然而,如此看似大快人心的激进行为背后,报纸男想表达的到底是什幺?

虽然电视剧和电影都以「预告犯」为名,担任调查追捕的角色同样是网路犯罪调查科,两者却呈现了截然不同的叙事主题,既可独立观赏亦能相互呼应,在「警方 vs 报纸男」的对抗之外衍生出「电影 vs 电视剧」的对照,值得细细玩味──说得大白话些,就是要推大家入坑一看啦!岁末年终先欣赏电影再倒数迎新年,也是不错的选择喔。

冬阳一直推,咱们边告别 2015、迎接 2016,边继续推落去~

面对冈嶋二人《99% 的诱拐》你能否成功解谜?►►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