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本土真人真事改编▪乱世(中) >

本土真人真事改编▪乱世(中)

2020-07-16

放在眼前的涉案物件,除了尸体外,就是那塞在死者肛门的四千元纸币。毫无任何线索,包括死者的名字、资料。

像这种完全没有头绪的案件,一般来说,很快就会被遗忘,然后案沉大资料库,最后变成悬案。

何荣为了此案,已足足研究了数十日,但除了自己的猜想外,并没有太大的进展。

面对着其他厚厚未了的案件,望着15吋荧幕,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突然间被一组数据所吸引着。

去年的非法入境者,突破二千人!「对了,发现尸体都有两周了,新闻有报道,坊间亦有热议,却没有任何家人来报案。」

何荣想到此时,即时想起一件事,死者是非法入境者!本来烟雾瀰漫的房间,渐渐的清晰起来。

「死者身材高挑,说不定,是夜店的小姐。」何荣想着想着,下意识地拨了一个电话,相约他的中学好友陈富泉到酒吧见面。

陈富泉是位「捞黑」的人物,与何荣是多年的好兄弟,他们虽然是一黑一白,但现实社会跟电影不一样,两人之间,并没有不和。

「喂!狗荣,这边啊!」陈富泉挥着手,把友人唤过来。

「裤穿窿!好少见你会早到。」

「有女的场合,我是从来都没有迟到的。」陈富泉说话时,揽着他身旁的女人,吻了一下。

「荣少,迟来罚三杯。」另一名坐檯小姐,文文笑说。

「你有福气了,我这朋友平时很正直的,从来没有约我来这种地方,有奶都不会抓,很可能还是个青头仔,今晚你封定红包给他吧。」

陈富泉笑淫淫地说。「她们就是你所说的妈妈生?」

何荣问。「是啊,你这个狗荣,平时不蒲头,一来就要偷吃妈妈生,还要找澳门最大的两位。」

「别笑我了,传到我老婆那边就不好,我来是有些正经事要做的。」

何荣认真地说。「唉唷,谁来这不是做正经事?」

文文抱着何荣的手说。

「是这样的,我想问问,你们有没有姊妹,失蹤了三个月?」

何荣查问。

「哦!原来是员警来的。」抱着陈富泉的小红说。

「是啊,但我只是私人身份来打听一下,不是为公务而来。」

「好吧,饮了这三杯,就证明你是来识朋友的,不是公务!」小红把着杯。

「对!乾杯!」陈富泉说。何荣一口气把三杯啤酒喝下去,接着再问:「如果有的话,不妨说出来,我也是想为死者找出兇手,让她死得眼闭。」

「老实说吧,我们这一行,很多小姐都是拿旅游证件来的,或者无证,很多人赚了些钱,就不再回来,也有很多是来一次就不来,来来去去,出出入入,几乎每日都有人走了不会回来。」

那……有没有离开了,但完全没有消息的?」「唉,除非是很好的朋友,一般走了就不会再联繫,谁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曾经做过小姐。」「明白。」何荣想了一会儿,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接着又问:「我想问问,四千元在你们这一行,有没有特别的意义?」「有。」小红抢着回答。

「是甚幺?」何荣急着问。

「是开苞费!」「不懂,请说清楚一点。」「就是说,如果有小姐来到澳门要干这一行,若果她还是处女,在上头训练她时,就要给她四千元。」何荣听到这个说法,内心激动了一下,接着思考一会,再问:「那三个月前,有没有刚刚来的处女,失蹤了?」「这个……其实啊有很多女孩,去到那一刻,是会退缩的,所以也有不少是跨不出这一步,然后走人。」「啊!我知了!」文文在小红说话时,突然喊了一声。

「你问的,是不是三个月前,报纸说发现残肢,有四千元夹在肛门的那一单?」「是的。」何荣内心跳了一下。

「我早就怀疑是其中一个人,嘉嘉!」「嘉嘉?」何荣急问。

「是,她就是发现尸体前一天来报到的,接着就不见人了。」「她是你们这里的小姐吗?」何荣问。

「不是,是另一组的,但我见过她,长得挺标致的。」「另一组?」「是这样的,我们的货,都是有一个大老闆给我们提供,每月有新货,几个妈妈生都会去选,我记得当时看中她,但被另一队抢了。」「你怎样知道是她?」「我也是猜的,因为我留了电话给她,想找她过档,但过了一天她都没找我,而我命人去找她,结果没任何消息。」「她是哪一组的?」「这个嘛……」小红摊开了手掌。

「甚幺意思?」何荣不解地问。

「小费,你知道答案,肯定会走的。」「多少?」「四千。」「好!」何荣拿了四千元出来。

「带她走的人,叫林勇。」「谢谢。」何荣说话后,站了起身,準备回到警察厅,突然传呼机传来了讯息。

「老公,移民批了,最快下月可以过去。」

待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