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轻生活 >澳洲打工採葡萄是没意义 还是只不符合你的「有意义」 >

澳洲打工採葡萄是没意义 还是只不符合你的「有意义」

2020-07-22

澳洲打工採葡萄是没意义 还是只不符合你的「有意义」 作者提供

作者:许玮庭

上个月有个机会参加了某大企业的活动,中间休息时,一位高阶经理人随口问了我学校与工作状况,而我也没想太多地谈到去年到澳洲打工渡假一年。话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尤其是在看到他的表情后。

「该不会去採葡萄吧?」他瞇着眼笑着说。

「是的,我在澳洲都是到农场工作,也採过葡萄。」我回答,想必接下来又将掉入过往的对白。

「我不懂现在小朋友怎幺会去做採葡萄这种没有意义的工作,浪费时间。」不屑语气相当明显。

「我想没有意义就是一种意义吧。」我这样笑着说,不带任何情绪。

这位高阶经理人对我的回答感到哑口无言,哼了一声摇摇头。

澳洲打工採葡萄是没意义 还是只不符合你的「有意义」 作者提供

接下来不算对话的对话,大概就是一连串关于他对农场工作的消极看法,以及对年轻人一窝蜂干这种蠢事的不解。最后,他半嘲讽地以「当零售员或去厨房洗碗都比去农场好。」下了结论。

何谓「有意义」的人生?

这样的对话其实早已习以为常。虽然我从不刻意隐藏澳洲打工渡假的经历,但渐渐地我极少主动提及这一年,如同大家从不谈各自的政治立场。大部份的「大人」和这位经理人一样,不曾尊重过我的回答。他们要的从来就不是我有什幺想法,也从未真心想了解我经历了什幺,他们仅仅只是想「教育」我们何谓「好的」人生。

对话当下其实浮现了千百个问题想问眼前这位高阶经理人,但我却开不了口。实在不愿将生命的单纯感受与分享,陷入语言攻防的牢笼,忍受冷嘲热讽的回应或被视为「小孩子」的诡辩反抗。

如果有那幺一个可能,我们身处在一个可沟通的环境,我真心地想问您:为何农夫就是个卑贱的职业,而您的工作不是?您用什幺标準来区分职业的贵贱?薪水、产值、社会地位?爲何年轻人做选择都要有您所定义的「有意义」?您所说的「有意义」是什幺?又是「谁」来定义「有意义」?

您从未发现吧!我们一直都被制约在「知识」与「权力」绑架的时代里。当您透过支配性的语言,批判人的优劣性、控制与丑化「异己」时,这样的论述早以体现您也只不过是被资本机器规训的华丽躯壳,在社会框架之下被施予年龄与阶级地位的奴隶之一。带着您信奉的有色眼镜,企图想把一个个年轻生命都化约成您所谓「有意义」的模样,驱逐那些您认定没有意义的生活方式。

职业无分贵贱,早已是老掉牙的讨论议题,然而现实上却仍然充斥着歧视与边缘化的字眼。的确,採葡萄是累得半死「出卖劳力」的工作,但学习体会身体与精神的苦痛,不是您们认为所谓「草莓族」该克服的吗?怎幺现在又变成愚蠢的想法?

走出保护自己24年的校园,花1年时间用双脚踏入真实的土地,用双手捧拾大自然的结晶,用自己的汗水和劳动获得小小的旅费,我不懂它为何非要「符合」谁的意义呢?

活的有意义不再是「社会标準」,而是「身体实践」的创作历程

在澳洲打工渡假350天的日子里,打工占了其中200天。这些日子我几乎都在农场度过,跪在草莓园里、或剪着葡萄、或包装柳橙。踏入田里从来就不是去澳洲前就计划好的事,每一次的经验都是在一连串的机缘与意外之下开始,一点一滴地学习、寻找、反思与实践截然不同的缓慢生活。

澳洲打工採葡萄是没意义 还是只不符合你的「有意义」 作者提供 200天,改变了什幺?体会了什幺?以下,是我的故事。

-独处与神游

我们都没有耐心,当一个动作长时间重複千次。葡萄园是由一排排的葡萄树排列而成,一个人负责一条line,每一条line彼此间有蛮长一段距离,有时候方圆百里,看不到任何人在身边,有如置身一个与世隔绝的异次元。农作劳动的过程常常让我进入放空的状态,一时之间,忘了自己为何站在这里?

到澳洲流浪把我送上独处的道路,但我大多进入思考的日子,不是在旅途中,反而是在「农场工作」的时刻。不和室友们交谈、不和背包客聊天,就只是专注在手上的水果,然后重複的、不用花脑筋的劳动,那是真正与自己独处的时光。

待在台湾很难有如此长时间的留白,不论工作、学习和生活都不断「接收」大量的资讯,阅读、听音乐、滑手机。我们从未给自己一个发呆的机会,去神游过去或未来。

有人说,在农场会「变笨」,我反倒觉得现代人太过「聪明」,聪明到活在只有外在资讯知识的世界里,忘了去问「我是谁?」。

澳洲打工採葡萄是没意义 还是只不符合你的「有意义」 作者提供

-劳动与意志

「採葡萄」很辛苦,那是意志力的锻鍊!直到现在还是很难想像当时怎幺能承受如此多体力与耐心的考验。忍受一个人的状态下工作10小时,在清晨天未亮,不到10度的低温下,用冰冻的手剪下一串串葡萄;正午,在炙热太阳底下耐着性子一颗颗挑果。

农耕虽不是神圣伟大的挑战,但却让我拥有了冷气房里永远体会不到的经验。

在台湾,大部份的人,在生活上是不会被逼到悬崖边的。那种在国外口袋的钱愈来愈少却没有家人支援,或者说不想被支援,为了生存、为了存旅费,为了不当「烂草莓」,看着没有尽头怎幺也剪不完的葡萄园、过一分钟如同一个小时、永无止尽的工作时间,我们还是不断的说服自己:身体还可以的!我还可以的!我想农场工作彻底体现「刻苦耐劳」是什幺,原来我们都没有极限。

-谦卑与珍惜

2013年曾连续下了几场大雨,泡过水的葡萄变成烂果,果蝇、恶臭蔓延,採收工作相当困难。但是,「採葡萄」从来就不只是「採」葡萄,它还有更多您想像不到的小细节。

Boss总是微笑耐心的告诉大家「One Rotten, All Rubbish.」若我们的粗心忽略了一颗烂果,没有将它处理掉而装箱,一个月后这箱葡萄抵达大陆、香港或台湾,病菌传染下整箱的葡萄就会全部烂掉。

「粒粒皆辛苦。」辛苦的是农夫,用坚持品质的工作态度与呵护大自然的果实,将最甜美的送到人们的眼前;辛苦的是一颗颗的生命,历经春夏秋冬,撑过了一整年无数艳阳与暴雨,从无到有被採收下来,送入我们手里。

我想,「水果卖的不只是水果,而是生命的传递。」我们该离开冷冰冰资本主义下纸张货币的交换价值,离开现代社会阶级符码,重新谦卑地尊重沾满尘土的人们工作态度,弯腰跪地向大地表达感恩,珍惜地承接大自然的生命。

没有所谓「有意义」的人生

长时间以来,我们都被商管学院与资本社会「创造价值/利润」的核心理念,教育成做任何事都要有所得、有所获,而我也循着「成功轨迹」试图找出自我价值。但在离开校园前,我感受到的未来不是「幸福快乐」的日子,而是我即将被紧紧拴在某个庞大组织底下成为称职的螺丝钉,窒息而动弹不得。

难道活着就不能是一次又一次的经验或逃逸,没有优劣胜负、没有是非好坏、不需被评价的游牧之旅吗?

澳洲打工渡假的日子并没有替我带来所谓的「竞争优势」,我也从不认为这对我的职涯有所帮助或加分;然而,它的的确确让我的生命捲入更多色彩,从返回日常生活的实践,进而反思过度进步的城市文明。

它让我暂时逃离社会框架之外,学习到尊重每份农作历程给予的价值,珍惜每份工作的苦难与快乐;它让我活在世界上与其他人有一点点的不一样——不一样的视界、不一样的体验、不一样的意义。也就因为那幺一点点不一样,让总是悲观的我学着「肯定自己」。

我认为,这世界上没有所谓「有意义」的人生,只有「不同意义」的人生,过去大家心目中的完人也只是其中之一。

我想起在澳洲的最后一个月,我们鼓起勇气和坏脾气柳橙工厂的厂长妈妈告知我们要离职,原以为她会因为产季尚未结束而大起肖的大骂我们,但她却意外的崭露和蔼笑容,「感谢妳们的告知与这些工作的日子!」、「来澳洲去过哪些城市了?」、「希望妳们在这里工作愉快!」、「祝妳们旅途顺利!」

在这一年的尾声中,确确实实地接受到本地人对我们的感谢、祝福,以及他们对外国背包客们的尊重。

让我们学习尊重彼此,尊重不同意义的存在,来场「与众不同」的人生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