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从小追随外交官父亲周游各国求学 在台湾却念不到一年 她说:继 >

从小追随外交官父亲周游各国求学 在台湾却念不到一年 她说:继

2020-06-17

人家是麵包超人,我们是功课抄人。

从小追随外交官父亲周游各国求学 在台湾却念不到一年 她说:继

从小随着担任外交官的父亲,周游各国,总是张着夏日豔阳般笑容的珊珊,有着随遇而安的个性。

我最爱听珊珊回台湾时,告诉从来没有在国外读书的我,许多让我听来惊呼连连的上学状况。

珊珊在台湾也曾经有过短暂求学的经验。在小学六年级时,她回台湾读了一个学期。

那是个有如梦魇的半年。

珊珊那时每一次来看诊,必定抱怨不已。

「医生阿姨,为什幺在台湾一进教室就不能讲话啊?老师又还没有上课。我们在美国,进教室看到同学,好开心,大家都会叽叽喳喳聊不完。像週末,我们全家去露营,我恨不得赶快飞回学校,与同学分享我在露营时,看到一条蛇,妈妈差点吓昏,我却一点都不害怕的事。我觉得同学听到一定也会吓得大呼小叫啊。

「可是,在台湾,当我一走进教室,我才与坐隔壁的好朋友小声地讲两句,马上被班长把名字记在黑板上。台湾人不知道朋友是要经常讲话的吗?开心的事、生气的事、难过的事,都有好朋友可以分享,是很重要的。在美国,只有没有朋友的人,才会进教室看到同学时,安安静静,不吭声。」

才小六的珊珊说得满有道理。

朋友之间确实需要时常讲话、互动,那是一份同甘共苦,彼此分担、分享的情谊啊。但是台湾的大人好像不太理会孩子从小的情感交流与人际关係,我还听过有国中是每一个学期都依照学生的成绩分布,让全校的学生重新分班,大洗牌。完全是以成绩导向,根本把孩子当成无感、无情的无机体般摆布。

珊珊也一直无法理解,为什幺上课时不能发表意见,尤其是与老师不同的意见。

「在美国,上课的时候,我们被要求必须经常发表看法,而且一定要和老师说的不一样。如果与老师说的都相同,那幺何必浪费时间,再听你说一遍呢?发表的想法愈稀奇古怪愈好,最好是老师想都没想到,让老师听到时,眼睛睁得好大,快掉下巴的最好。我们不只上课时要一直讲话,有时候也会以上台口头报告来代替考试,所以,几乎每天都要讲很多话。」

从一个每天都要讲很多话的求学环境,转到一个时时刻刻都要求孩子安静、不要讲话的地方,真是难为了珊珊。

珊珊说:「在台湾的学校,不能讲话已经够惨了,还不能动。要一直坐在座位上,一坐就坐四十分钟。可是大部分上课的时间,都很无聊,真的很无聊。有时候,老师在改联络簿,就放教学影带给我们看。什幺笔画,一笔一捺,我快受不了了。

「可是不能出声音,也不能动来动去。我只好想像自己是一种植物。哪一种植物?都可以啊。最好是一棵树,不要是玫瑰花、水仙花,因为花还会随风摇曳,树木才能定定地立着。

「学校就像是植物园,每一个班级,就是一个区。例如,我们班可以叫做『桧木区』,隔壁班就叫做『樟木区』、『黑板树区』之类的。老师施肥,我们负责吃肥料长高。老师是阳光,每一株树都乖乖朝向光源长大。」

听到珊珊绝妙的比喻,我笑到前俯后仰,差点岔了气。

但笑完,平歇了气,一股悲伤的情绪,却自我的内心深处缓缓升起。

为什幺我们会把一群活泼乱跳的小动物,养成植物呢?为什幺我们会期待小动物以植物的状态成长呢?

当然还有家庭作业,更是被珊珊抱怨到翻桌。

「在台湾,我每天花在写字上的时间,大概是在美国的三、四倍。在美国,其实也有家庭作业,可是作业的形式有很多种。例如,我们有一週的主题是『日本』,那一週的家庭作业就是:回家做寿司给家人吃。下午放学后,我就开始忙,一直忙到晚餐的时间,我终于做好了两捲海苔寿司。我觉得很好吃。

「除了动手,我们的作业还经常是阅读。我可以到学校图书馆,或者社区流动型的图书馆借书。什幺是社区流动型的图书馆?就是有一辆车,在每天下午放学后,会来到我们社区,让我们借书。

「我觉得读书比抄书有趣多了。台湾好像老是要小朋友抄书,一直抄,一直抄。有同学说:『人家是麵包超人,我们是功课抄人。』在台湾放学写作业,是我人生最痛苦的事了。」

有一回,从校外教学回来后,珊珊发烧来看诊。

我说:「因为校外教学,而生病发烧,也算值得吧,至少是为了好玩的事情啊。」

不料,珊珊摇摇头。

珊珊说:「我回来台湾之前,是在法国。你无法想像我在法国读书时,校外教学是怎幺运作的。老师会让我们全班同学,每一位都先回家想一想,蒐集资料,也可以请教家人,看看是要去哪里校外教学。然后,下一週,大家纷纷上台报告、推销他想要去的地点。等全部报告完毕,再由全班同学投票,决定要去哪里校外教学。地点决定好了,我们大家再一起讨论,要怎幺去呢?搭什幺交通工具呢?到了那里,我们可以参观什幺,玩什幺,什幺地方我们可以待久一点,什幺地方可以快点离开……这些细节都有结论之后,我们把报告书传给老师,而老师只负责陪我们前往。」

我听到这种教育的内涵,岂止是开了眼界,简直如冲上云霄,头顶绽放灿烂烟火。

反观台湾的户外教学,一定是学校统一规定「寓教于乐」的地点。学生回家后,再写篇至少五百个字以上的心得报告。

难怪珊珊会摇头回应我。

珊珊原本想在台湾读完一学年,却提早在一个学期后,即离开台湾。

最后逼走她的主因是,老师为了提升珊珊的国文分数,竟然出了一个馊主意。如果珊珊月考国文考九十分以上,老师就请全班同学喝饮料。

珊珊简直成了全班的生死关键。

她日日战战兢兢,连夜半都会惊醒。深恐误了大家的饮料,成了班上的罪人。

还好,不负众望,珊珊的国文考了九十二分,大家都有饮料可喝。

不过,珊珊却因为压力过大,导致甲状腺功能出现异常。

珊珊再度出国后,我仍然偶尔会听到珊珊妈妈提起她在国外有趣的求学故事。

例如,考物理时,考到全班剩下她一个人还在振笔疾书,继续陪她考试的老师,甚至陪到肚子饿,叫披萨进来吃。

这些故事,总是听得我兴致盎然。

高二时,珊珊又回台湾了。我继续收听她的「台湾求学抱怨记」。

「妈妈有没有告诉你,我在美国,物理是全校第一名?没有?好吧。然后,我在台湾的物理是被当掉,不及格。两边出的题目差很多啊。

「在美国,物理的考题是:『请举一个生活上的例子,说明这百年来对人类有助益的物理发明。』台湾呢?就是要你算来算去。

「为什幺过了这幺多年,台湾考试出题的形式,还是没有改变?例如,我们两边都教《罗密欧与茱丽叶》,这是莎士比亚的名着。在美国,老师可能会考:『如果你是罗密欧,你会怎幺做?如果你是茱丽叶呢?为什幺你决定这样做?』可是,在台湾,大概就是考:『这是什幺年代的着作?作者是谁?是书写什幺内容的作品?』」

珊珊后来与台湾的另外两位同学代表学校,到中国参加亚洲英语辩论比赛。回来后,她的心情却很沮丧。

她说另外两位同组的同学与她的想法差距太大,所以,她们搭配起来很辛苦。

不出我所料,过没几个星期,珊珊再度来道别。

只是她这回临别时,说了让我如挂了世纪重锤般沉重无比的话。

她说:「医生阿姨,我大概不会再回台湾念书了。如果我再继续留在这里念书,我会窒息而死。」

这样已经过了五年了吧,珊珊没有再回来。

从小追随外交官父亲周游各国求学 在台湾却念不到一年 她说:继《带孩子到这世界的初衷:李佳燕医师的亲子门诊》

作者简介从小追随外交官父亲周游各国求学 在台湾却念不到一年 她说:继

现任
传家家庭医学科诊所负责医师
教育部性侵害与性骚扰调查专家库专家
高雄市雄工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委员
高雄市人权委员会委员

经历
高雄医学院家庭医学科主治医师
成立「还孩子做自己行动联盟」
成立全国第一个「妇女友善医疗伦理委员会」
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委员
内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
高雄县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 
高雄市妇女新知协会理事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