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从放弃实习到收掉公司 >

从放弃实习到收掉公司

2020-06-17

从放弃实习到收掉公司

在準备网路程式设计期末考的时候,我看到了《因为自动饮料机而延毕的那一年》 这篇文章,内容是各种疯狂和坚持。回头看看我创业这半年,也算是一段疯狂吧。恰逢考完网路程式设计,而我还有力气写文章,赶紧记录一下。

实习面试前进 Yahoo 台湾

这件事的开始要回到 2016 年 4 月的时候,那时我刚参加 Sudo 的活动,拿到工研院的暑期 offer。这个 offer 名称印象中很奇怪,单位的名称也很奇怪,直到现在我还是记不起来。其实拿到这个 offer 的过程蛮轻鬆的,期间只有电话两次的访谈。第一次问我大致的兴趣是什幺,还有我的一些基本资料。第二次问我 Google 的首页 UI 要刻的话,你会怎幺刻。

拿到 offer 后,其实时间有那幺点尴尬。4 月初拿到 offer ,4 月底先有一场 Yahoo 台湾总部的面试,还有一次图文不符的面试。而工研院的 offer 必须在一个礼拜内确认要不要,也就是说,如果放弃了工研院的 offer,然后 Yahoo 和图文不符的 offer 也没拿到,那我暑假就得当个无业游民。

其实比起工研院,我更想要 Yahoo 的 offer ,毕竟 Yahoo 也算台湾很大的网路公司,里面除了很酷以外,也跟我的向性比较符合。那时候我问了我爸,我该怎幺办,他很简单的跟我说:

2 个礼拜后,我到了 Yahoo 的南港总部去面试。其实在这之前,已经有一次书面审核和一次电话面谈。换证来到好像是 10 几楼的高楼,看到办公室和漂亮的装潢,整个就是一个爽字。

从放弃实习到收掉公司
我没有拍办公室内部的样子,就只有拍俯看南港的照片

面试的时候,是一位外国男主管和两位台湾女主管替我面试。面试的过程大概 2 个小时,一直不断地讲话,加上前一天睡很少,面试完后,整个人快挂点了。好在主管在送我走之前,带我去冰箱拿了一罐可乐,算是抒解了我的胃和精神。走出大楼的时候,我只觉得我 GG 了,演算法都不会写。

不过事情竟然比我想像还要顺利。隔天,我接到 Yahoo 人资的来电通知录取了,于是赌一把, 放掉工研院的 offer,拿到了 Yahoo 的 offer 。

一个礼拜后,是图文不符的面试,虽然说是面试,但其实是聊天。到了之后,面试官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于是我们就聊了一下,他们也告诉我网站哪边要改进,还有一些粉专经营的技巧。结束后也互加了好友,到现在还会联络。

以为到手的实习,又被拒绝

如果最后是完美大结局的去 Yahoo 实习,那就不会有这个系列的回顾了。3 个礼拜后,Yahoo 的人资告诉我,我被美国总公司给 reject ,原因是我大二上不太优的成绩。

跟台湾的人资抱怨后,还是没办法。不过我能理解台湾公司这边也不愿意我被裁掉,没道理自己选的人自己裁。好吧,也只好认了。

就这样,我暑假的实习,因为各种阴错阳差, 全部都没了 。不过对当时的我来说,已经算是很大的激励了,当时的我,不过是个自学网页半年的屁孩,而且据面试官说法,以大学二年级就拿到台湾 Yahoo 的 offer 来说,算是很不错的。

这段找实习的过程其实是很痛苦,也很有趣的,面试的过程中,除了是面试官在面试人之外,同时也是受试者在打量面试官。有些面试官愿意跟你多聊,还会告诉你一些不一样的做法。像我在 Yahoo 和图文不符的面试,都是很愉快的回忆。虽然我的演算法很烂,但是面试官还是会一步步地引导,人资也是不断的告诉我现在实习 program 的进度,而图文不符也会和我交流一些彼此的经验,到现在也成了好朋友。

实习这件事没有伤心太久,之前接案的公司,还是要继续做。到了暑假,把之前接案的公司的工作做到一个段落后,自认我该换个环境思考,于是就主动和接案的公司 say goodbye 了。一样啦,虽然分手了,但和老闆都还是好朋友。

一封陌生讯息,遇见未来创业伙伴

本来以为又是个漫长没工作的暑假,突然在七月底,一则陌生讯息改变了我的暑假。

那时心里 OS「谁是 Rae 啊」,好友数这幺少,我应该不认识吧。虽然心里觉得这帐号应该是人头帐号,我还是加了好友。直到现在,我还是会嘲笑他的人头帐号,他则会反呛我「自己自介写得那幺阳光,什幺欢迎加好友喔,我当然加啊!」

后来便约出来彼此了解一下。聊了之后,才发现是看了我的粉专,想试试看要不要一起合作。到了现场,除了 Rae 之外,还有他的学弟治平,是大我两岁的资工系学长,也是精通 JavaScript 的高手。

听了他们的架构和想法之后,突然觉得双膝中箭,因为对于 JS 的理解和架构的探讨,他们的水平完全在那时的我之上。思考了几天之后,我就决定加入他们了。在我们 3 个合作之初,本来是要帮竹科的一位老闆实现内心的想法,打造一个平台。但一切直到八月初的一个下午,又风云变色了。

这时候的我,才意识到人生开始不一样了,事情不会像我想的那幺糟,也不一定会如我的意,那幺顺利的走下去。本来以为半年网页的实力,应该在 Yahoo 第一关面试就被刷掉,却进到了最后一关。本来以为暑假要去爽吃免费早午餐了,却被美国总公司拒绝 ,本来以为要虚度整个暑假了,人生却又因为我写了粉专,有人看了而寄一封讯息,因此而改变。

时间拉回到八月初,那时我在 Rae 家,和他一起看《社群网战》这部电影,真的是很热血。这部电影是在描述 Mark Zuckerberg 创立 Facebook 的过程。看完电影后,我们就决定一起做一件很酷的事,那就是创业。

虽然说是创业,但我对于创业,其实不是很了解,什幺 Business plan、公司、法律之类的,我全部不懂,Rae 因为有修过创业的课程,因此他懂的比我多。话虽如此,没有道地创业经验的我们,对于创业的认知还是落差很大。

第一个点子:吃饭交友 App

那个下午,我们谈了很久,最初定下的想法是做一个吃饭互动分享交友的 app。整个 app 概念,很快的在一个下午就全部定下来了。定下来后,我们就开始写一些简单的商业计画。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真的是充满了粉红色泡泡,总觉得我们这个做下去一定是大热门。

为了更快速的讨论,我们还漆了面白版,然后改造了公司。然后分个 CEO,COO 之类的职位,像是小学生在瓜分班上干部的感觉。因为 Rae 对于商业策略的研究比我透彻,所以 CEO 就由他来当,然后我就负责 COO 的事。

那天之后,时间还是一样悠闲,差别是我们準备要成立一间公司来做这件事。我们先在白板上提了很多天马行空的 idea ,然后不断的修改,这个讨论是非常发散的。我们自以为是地认为应该会有很多人想要用我们的服务,拜託,谁不想要交朋友啊?然而事实证明错了。

当我们第一次拿这个 idea 去问我们的朋友时,多半都碰了钉子。很多很多的问题我们无法回答,例如:为什幺我要用你的服务?你们的服务有优惠吗?吃饭就吃饭,为什幺要搞得这幺麻烦?很明显的,这些基本的问题我们都无法给出一个我们自己都满意的答案,更遑论彻底的解决。月底本来预定要办的测试活动,也不断的延后,后来就直接取消了。

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当时我们的解法是加上一些很奇怪的限制,例如,怎幺确保参与的人都是真心想要参与活动的人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给的答案是「加上一些方式来审核」。齁哩穴,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思考模式,不禁会喷笑。这种感觉有点像我们英明神武的政府,面对较为新颖的商业模式时,该怎幺办?加几条法规,罚一下就好。虽然很好笑,但是 87% 的人的思维都会是如此,因为这样最简洁有效。

然后这套一直玩下去,东加一点、西加一点,整个 idea 最后就会变得很拥肿,开会开了一两个礼拜讨论这个叠床架屋的模式令我厌烦,于是在一天的晚上,我直接摆臭脸的跟 Rae 说:

那天晚上,我们为了这个不断的吵架,最后不欢而散。他跑去睡他房间,我睡公司沙发。题外话,到 9 月初之前的一个月,我都睡在公司的沙发,把自己搞得好像是要干什幺大事业的创业家一样。那段时间真的是醒来就讨论商业模式,不断的加想法,不断的砍想法。

砍掉重练:改做地陪共享经济

隔天,Rae 跑步回来的时候,我告诉他一个我自认很棒的 idea,共享经济搭配地陪的概念。这套模式其实中国很多公司在做,而且已经做到烂了,但是我当时却没有发现,还沾沾自喜认为是个很棒的点子。他也觉得这是一个还不错的点子,隔天他马上就给了我一个想法很完整的版本,把我的概念包得煞有介事。

到这里为止,我们的经历了第一次的大转变,从吃饭交友变到了旅行交友。此外,我们的想法又搭了共享经济、地陪等概念,现在市面上很多公司大概也是这样的感觉, 总要给个什幺很潮的名词,才能够吸引人,事实上根本是两回事。没错,我们就是那样的公司。

还是不得不佩服 Rae 的策略,总能给出一些我想不到的点子,例如旅行地陪,他就帮忙提供了交友的元素,让整个概念又更清晰,更容易向人说明。但即使如此,我们还是陷入了之前那套思考逻辑,不断的叠床架屋。

整个商业模式发展到最后变得很畸型,很不科学。加上了什幺旅行分支,这是为了给旅客惊喜;参考盲旅,又加了什幺送包裹之类的,搞得像个 RPG 似的。喔不,它真的就是个 RPG。为什幺旅行会变得这幺奇怪?因为我们觉得这样很酷。

着手写程式:手机、网页同步推出,功能全都包

在想商业模式的同时,我们同时也进行程式的撰写,首先,我们先用 Indesign 拉了个 prototype ,这大概花了我 3 天的时间。图的部分,来自系上的学长大邱,他帮我们出图。虽然好像只花了 3 天的时间,但来来回回沟通的成本,花了快一个礼拜吧!至此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

在手机端方面选用潮潮的 ReactNative 。我们本来打算推出个手机版 + 网页版,一个满满的大平台,全部都是 JS 写的。目标在 9 月底做出第一版,然后可以做活动测试。

到 9 月初前,我们都还在修我们的 ReactNative boilerplate。Rae 也教我这个还不会 redux 的小废物。在他替 native boilerplate 加一些很好用的功能时,我正在串 Google api 、语音、录音、树枝图、html 显示等功能。天啊,为什幺功能这幺多,因为我们觉得这样很酷,使用者会想要用。

从放弃实习到收掉公司
串了一大堆东西,花了很久的时间

事实上,在 10 月初真的有做出来,虽然我自认 UI 可能不好看,但功能应该不错。于是我们便拿着这个版本去做实地测试。

这次实地测试的结果,相比于写程式和讨论商业概念,其实 CP 值蛮不错的。这也让我们了解到一个很重要的概念, 早期接触使用者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话是这幺说没有错,我们仍然没有把这个教训记在心里,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我们又走回了程式开发的老路。

从放弃实习到收掉公司
实地测试的活动投影片之一
时间不够用:无法休学,开始远端

由于课业开始变多,我开始思考休学的可能性。在经过一个礼拜的思考及和家人沟通后,我发现无法休学。 Rae 也接受我这个决定。为了最大化我的工作时间,我开始和 Rae 提出在宿舍远端,节省通勤时间。不过事实上我在宿舍,写程式的效率也远高于在公司。从这一刻开始到公司结束,我都是在宿舍远端。

远端有好有坏,好当然是我写程式变快,然后对我来说比较方便。坏而言,是对整个团队,沟通的效率变得很差,概念的传达变得很慢。然而, 现在最重要的事绝对不是写程式,而是沟通 ,不管是团队内部沟通或者和使用者、供给者沟通,这些的优先权都远大于写程式,但我们却选择了写程式。原因是先写出一个可以动的版本,再拿去给人测试。

在 10 ~11 月的这段时间,因为网页开发速度太慢。我直接放弃 native 端,加入网页端帮忙。因为网页使用治平的 Isomorphic JavaScript 这个比较新的架构,不熟悉 JS 的人写这个架构需要很多的时间去了解。这段时间,我们花了大部分的时间在处理架构的问题,为的是怕签技术债。这件事在治平 11 月初走之后,又更加陷入了泥淖。

其实老实说,治平写的架构算很不错的,但在一些部分,为了怕之后难维护,我们又修改了很多,为的是让之后新进的人看得懂。 Rae 怕写程式能力生疏,也跳下来一起弄,我们这时候的目标是赶快把架构底定,然后要冲了。

创业来说,最重要的资本和资源是时间,经过这次的经验,我更加理解,好的工程师并非都不签技术债,而是根据现在的情况,做最重要的技术层级选择。这幺说好了,你可以选择用 jQuery 干出一个网站,也可以选择使用 ReactJS 做。但事实上,我在研究很多新创的网页时,发现很多都是使用 jQuery,为什幺?因为人好找啊,路上随便抓个阿猫,都会 jQuery ,但你上哪去找会 Node.js + ReactJS 的人?在新竹开 8 万都找不到,来了很多都是不太会 React 的⋯⋯

结果在这时期,我又新找了朋友 Larry 进来写,多人同时对 code 更改和开发功能的结果就是花了很多时间在沟通,彼此的热情也很快地磨完。

远端的沟通成本浮现

改架构的同时,商业概念也不断的在修改。除了 Rae 的朋友和家人给意见外,创创学程的导师以嘉姐也给我们很多的意见,商业模式算是 3 天 1 小改,5 天 1 大改。 这时候的 Rae 负责策略,而我负责程式进度,也就是个 PM。

我的老天爷啊,架构就已经在修了,商业计画也还在修,导致这段时间变得很混乱。今天开发的功能,可能后天临时就弃而不用了。或者因为新加功能, database 又要再重新设计。粗估大概有 50% 以上的时间,都花在这种不必要的成本上。为什幺?

远端导致的沟通成本,在这边完全显现。事实上,就算我一个礼拜到公司 3 天,也是强烈不足的,更不用说完全远端,仅靠视讯开会。可是这也是一个难题,因为我是学生,没有那幺多连续的时间可以在公司。

就这样,远端造成的成本随着时间不断放大。系统越来越複杂,需要各个模组之间沟通合作。到十二月中的时候,会员中心的部分功能甚至还没搞定。最小可行性产品遥遥无期,只因为商业模式一直改。那个感觉真的是糟透了。

最小可行产品太肥大

十一月期中创创报告的时候,台下的业师给我们很多重要的建议。最重要的建议就是把系统简化简化再简化。「这个系统太複杂了,这个环节出问题怎幺办?」、「旅客在地的服务要怎幺解决?」、「交通呢?」这类的问题不断的考验我们。

虽然业师给我们的建议是商业实质上的确会面临到的问题,但对于旅游业不熟的我们,却不断的困在一个思维,便是使用 IT 解决任何可能遇到的问题。我们认为的最小可行性产品,在业师眼中,仍然是大产品,但我们却没意识到这个问题。

因为一个念头,又加了视讯新功能

期中报告以及高手治平的离开给我们带来不小的低潮,这时候 Rae 提出一个我认为很棒的想法,「部落客视讯功能」。在我们的想法里面,我们认为视讯可以给旅客很完整的旅行前体验,而旅客只要付出少少的钱,就可以享受部落客规画的完美服务。

我记得我当初是这样跟 Rae 讲的。这个想法给我们带来短暂的高潮,我们认为这样可以和其它服务做出很大的区别,又可以把 IT 无法解决的问题,在一次视讯之中解决。 最重要的是,市面上目前没有这样的服务。

所以这样子的视讯服务到底有没有市场,在我们做完了简单的调查之后,得到的结果让我们很意外, 大家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服务 。仔细思考之后,我们决定把视讯服务从必要改成选项。

光是在视讯这个概念上打转,2 个礼拜又过去了。这之中有太多的细节要着磨,例如:如何避免使用者不付钱?如何避免私下交易?如何让交易更顺畅?为何部落客愿意视讯?我们需要在视讯的过程中,满足客人什幺样的需求?计价方式如何?这上面的每一个问题环环相扣,牵一髮动全身。

从放弃实习到收掉公司
网站规画的手稿
CEO、COO 为技术细节争执不休

时间来到了 12 月,商业模式进行着,而技术方面也进行着。在这时候,我还花了一些零碎的时间,把之前写好的 ReactNative boilerplate 发布。技术的问题因为商业模式动弹不得,把我们搞得乌烟瘴气,和 Rae 之间有关技术的开会都变得很紧张。

其实之前 Rae 有提过一次要换我来当 CEO ,决定公司的方向,但我拒绝了。当时我的理由是,我对前后端的规画比他熟悉,策略方面,他比我熟悉,不宜换位。但说实在话,骨子里我们两个都是技术人,对于技术方面还是比较有兴趣和熟悉,只是因为 Rae 年纪比我大,出社会也比较了解市场,所以 CEO 的位置才给他。

因为我们两个都是技术人,而且个性都比较强硬,在技术方面,常常为了很多细节吵架。例如要不要 immutable 、要不要 redux action、要不要 reselect ⋯⋯ 无数个夜晚,我们为了这些事情针锋相对。

⋯⋯

大概这类的对话重複了很多很多次,当时我的主张是,先开发功能,这些之后在有 test 的保护之后,再一次大调,因为我们现在花太多时间在不必要的东西上。而 Rae 持的想法跟我相反,现在把这些一次搞定,之后就不会有改的成本。这两个想法之间没有对错, 我是站在 CEO 的角度思考,而他是站在 CTO 的角度思考。

在经过不少次吵架后,我们俩也都累了,这种事就是吵也不会吵出结果的。加上我的个性很冲,讲话很不留情面,因此 Rae 选择退让,由我执掌所有技术的事,他专心思考法律和商业问题。其实即便到现在,我还是没搞清楚 reselect 到底有什幺功能就是了,但我们当时的确为了这些小事开闢了很多战场吵了很久。但也所幸他比我成熟多了,都在关键时刻即时清理这些战场。

静下心来,整理权责

那天凌晨,我们在 Messenger 聊了很久,我的室友都在睡觉,房间异常的宁静,也异常的理性。我们回顾了从 8 月到现在,我们吵过的架,做过的事,讨论过的商业模式。但最重要的,还是我们两个把之前因为远端的误会,所造成的战场清理乾净,并把责任和职权切割得更清楚。

开始接触旅行业者,商业模式再度变动

在十二月 20 左右,一些算比较基础的工作算是完成了,例如:架构的部分,而在商业模式的部分,使用者这一块,我们自认算是调查 OK 了。收拾好这部分后,我们开始去约旅行社,约部落客。信心满满地,想要把供给端的部分给搞定。

我约了学弟他家开的旅行社,想要跟他们谈合作,这天是礼拜四,我们专程跑到大甲去拜访,也跷了该天的 NP 和 OS 课。好久没搭火车,心情很愉快,路上我和 Rae 也聊了不少公司近况和学校的事。不意外地,也战了一下电资和电工。

拖着一个 coding 快 20 小时,然后已经 20 几个小时没睡的身体, 我们上门拜访旅行社的老闆。在各自自我介绍完后,我们秀出我们的产品。然而老闆却很专业地点出了很多我们无法回答的问题。在网站方面,其实有很多功能,老闆认为是不需要的。例如替旅客建一个行程,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必要性也不高。

从放弃实习到收掉公司
网站砍掉的部分功能

已经快 30 小时没睡了,听到这个简直要晕倒,只觉得部分功能又白做了。事实上,在这 4 个月来,我们做的事就是一直砍功能,而且是砍掉自己预想很酷的功能。做好的手机功能被砍掉、建立景点资料库被砍掉、XXX 被砍掉 ⋯⋯,多少东西因为商业模式的关係,一直被砍掉。也再次印证了, 你认为很 OP 的东西,或许在其它人眼中,根本就和屎一样 。

老闆很好心地告诉我们一些旅行业的祕密和经营模式,出了旅行社后,我们又换了一个商业模式。Oh man,这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更动商业模式了。

失去热情,公司前途茫茫

创业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已经变得不是那幺有趣了。至少在 12 月中以前,任何的项目,我都能够很认真的去执行,遇到挫折就少睡个几小时,把它搞定就好。此时此刻,我开始意识到,这个网站之所以离上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涉及很多原因:

  1. 这不是接案或学校作业,做完就了事,根据不断变化的商业模式,你需要一直做调整。
  2. 这点最重要。因为旅行业我们完全不熟,前方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坑等着我们跳。
  3. 这是平台!最难搞定的平台!
  4. 我的身份是学生,或许我不应该碰这幺複杂的商业模式。

这个跨年,我和 Rae 的心情都不是很好,除了公司进度的事、商业计画的事、还有人事要处理。回顾这过程,我已经当了 RD、PM、也短暂当了简单的设计师、然后还要当 HR ,跑业务,Rae 也是身兼数职,但事情却以龟速前进着。当时的感觉有一点像初出新手村,就直接去打 boss 的感觉。第一次创业,就直接挑毛最多的旅游业打。

团队结束了

过没几天,我和 Rae 因为技术的事,又在 Messenger 上吵了一架。虽然说是吵架,但其实两边都没很生气,只是因为文字的来回,误解了对方的意思。再思考一个周末后,加上他和我自己的一些私人因素,我们就决定收起公司了。壮士断腕的勇气是很难下的,这意味着 4.5 个月的努力都会白费,但我们两个都深信这个决定没有错,以公司的立场来看,是好事,以朋友的立场来看,也是好事。

喔对,解散公司时距离期末考,只剩下 2、3 天了,但我自期中考后一页课程 PPT 都没翻过,小考不是裸考,就是没考。课程很难,人生更难。

创新创业期末报告那天晚上,我拿着 1.5 小时做的简报,大约 8 页,没有準备,直接上去即兴演说。

第一页写着:

Deeperience 邱弘毅

第二页写着:

团队结束了

我想台下的业师大概没有听过这幺狂的报告,要学员分享团队进度,学员却直接说结束了。台上讲话的人,除了是一人团队,还穿着短裤手插口袋讲自己失败的经过,这个场景换做是我坐台下,一定也会笑出来。前面疯狂评论其它团队的业师,在我报告的时候,似乎都屏气拟神的听着。

现在讲话的感觉,大概有 0.87% 像 CEO 吧。后来,当我讲到一句「比起 30% 的技术, 70% 的业务,我更喜欢做 100% 的技术」时,台下的业师们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发声,回应起我这句话。每位业师都给了我很多的意见,包含我的业师 —— 以嘉姐。我很感谢他们给我的意见,不管符不符合我现在的情况,都很受用。

后来下台的时候,一位业师也转过头跟我说:「你做得很棒!」。我感觉的到业师们对我的态度,是肯定的。课后,宽丞老师也找我聊了一下,算是对这学期的一个 ending 吧。

后记

于是 5 个月的创业过程 + 1、2 个月的实习面试就这样结束了。选择从「放弃工研院实习」开始记录这段旅程,是因为那是一个重要的决定。如果我没有照自己的内心,照爸的话,放弃这个我不是很想要的职位,那就不会有后续这一段追求内心渴望的旅程。

此刻回顾这段旅程,我才真正了解,人生是多幺的好玩和奇妙,也可以多幺的曲折。事情从来都不会像你想的那幺糟,也不会像你想得那幺顺利。如果我很顺利地去了 Yahoo ,那我就会断然拒绝那封讯息,不会有后来的创业。

虽然创业是失败了,连个系统都没有上线,但我还是享受这一段过程。你说放弃 4、5 个月的努力不会难过吗?会,但也没什幺好难过的。如果真的走不下去,又受到其它因素牵制,那壮士断腕,忠于自己的内心,我想也是另一条路。在我演讲失败经历过后,马上又有其它团队跟我接洽。会不会去是另外一回事,至少人生处处充满着机会。以嘉姐也和我说,「弘毅你要记住,这几个月的努力不会白白浪费。」

2016 年 8 月中,当初想法很简单,因为我们觉得自由行的资讯不够清晰,所以我们 start 了这个 business。在这段过程中,我们尝试着建立了自己的一套开发标準,也尝试引入各种让团队更好的方法;我们不断的精炼想法,希望可以推出一个很简单好用的服务;几个月前我还在被人面试,几个月后,我已经在面试人了。这些改变,如果没有亲自走一遭,根本不会知道,也不会体验到。

那天结束后,我和 Rae 聊了一下,对于这 5 个月来的努力,对于身边的伙伴,都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你有一种霸气,你适合当 CEO,但你需要更多的同理心。」Rae 跟我说。

是的,如果没有这样共事过,根本不会清楚地了解自己的弱点,我也告诉了 Rae 我内心的想法,期待我们都可以变得更好。如果说要仔细的说明这几个月学习到什幺,那是说也说不清楚,说不完,因为有太多细节可以讲,包含人际、商业计画、技术。

结束网程设段考的当天晚上,我又看了一次《社群网站》这部电影,做为这段旅程的开始,也做为完美的结束,有始有终。看到 Mark 在写他的通识作业时,我不禁笑了出来,因为我的哲学英文报告也只花了几个小时就交了。甚至到了期末考周,我才把 OS 和 NP 的讲义摊开来看。喔对,我还会记得好多个凌晨,独自坐在电脑前,面对黑黑的萤幕赶进度,而外面的天色已经白了。甚至累的时候就直接趴下去睡。有一天晚上,Rae 还传了以下这段文字给我,看到的当下我就笑了:

是的,这是我宿舍的冰箱,当时是满满的饮料和好几罐 2000 C.C. 的百事可乐。

从放弃实习到收掉公司
这只是一部分的饮料而已

这几个月,如果真的要以一句话做注解,我想应该是

最后,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