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从日本福岛到挪威:环境教育的挑战和契机 ── 编辑序言 >

从日本福岛到挪威:环境教育的挑战和契机 ── 编辑序言

2020-06-17


2011年3月的日本东北地震和海啸引发的福岛核能电厂灾变再度提醒世人环境教育的迫切性。而环境教育的最大挑战,就是「环境」本身,并不是一个定义清楚,範围明确的学科。对于「环境」的知识既包含了物理,化学,生物,地球科学等学科,也与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政策管理等社会科学领域密切相关。简而言之,「环境」的知识的特徵是多面向(multidimensional)、多学科(multidisciplinary)、跨部门(multisectoral)和动态变化的(dynamic)。编辑环境教育的相关文章的核心挑战,就是如何将这些特徵在1000字左右的文字里面呈现出来。

基于这个考量,我们「环境教育」教师团队大量採用和参考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07出版的报告:《全球环境展望4 ——旨在发展的环境》。 坦白说,放眼全球,面对这些严苛的挑战──能够兼顾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同时考量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而且能够将全球环境问题作系统性的考量──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是少数有能力担当重任而且享有专业声誉的机构之一。《全球环境展望4》的内容,不仅仅是阐明有关「环境」的知识,更进一步反省和分析「环境」与「发展」息息相关,无法切割的紧密连结。换句话说,对「人」的问题不了解,就无法了解「环境」的问题。这是《全球环境展望4》的基本思维,也是本组「环境教育」教师团队希望传达的重要讯息。

「多学科」「跨部门」等早已是媒体常出现的词彙,但是环境科学与其他传统自然科学具体不同的地方何在?简言之,环境问题不只是「纯科技」问题,而还要考量多元变因。图一以两种社会性变因来说明:1)问题的紧迫性(可逆与否), 和2)管理的困难度。

从日本福岛到挪威:环境教育的挑战和契机 ── 编辑序言

图1:环境问题的分布图 , 纵轴是管理难度(上方:有已证实有效的解决方法,下方:解决方法正在出现),横轴是可逆程度(左方:可逆,右方:不可逆)。 (图片来源:改编自《全球环境展望4》, p. 461)

1)是指有些问题如果我们延宕处理,错过了补救时机,那幺环境的变化就不可能会逆转,例如气候变化与海平面上升等。2)的问题表现在图1的纵轴上:

纵轴上方:有已“证实”的解决方法的环境问题

这类环境问题的因果关係一目了然,一般能够知道引起该问题的单一原因,受害者一般与这些源头距离很近,且处于地方或国家层面。在解决这些环境问题方面有很多好的成功案例,内容包括微生物污染、地方性有害蓝藻的暴发、硫化物的排放、二氧化氮、空气颗粒污染物、石油洩漏、地方範围的土地退化、栖息地的破坏、土地的分割使用以及淡水资源的过度开採等。

纵轴下方:有新出现解决方案的环境问题

人们已经了解这类环境问题因果关係的一些基本科学原理,但是并不足以预测何时达到转捩点,或不可逆拐点,同时也不知道人类的健康将如何受到影响。问题的来源通常较为分散,来自不同部门,潜在的受害者也离问题的源头较为遥远,其中可能会有一些多层次的複杂生态过程,也可能在原因和影响之间有很长的时间间隔,需要在一个很广的範围内(通常是全球或区域层面)採取行动。这方面的例子包括全球气候变化、平流层臭氧层空洞、持久性有机污染物、重金属、濒危物种、海洋酸化以及外来物种的入侵等。

为了帮助读者在阅读文章时也能同时思索和连结关于管理和急迫性的问题,我们在每篇文章前面提供相关的思考问题。

远见与阻挠,环境与社会正义

联合国首度发表关于全球环境问题的报告,是1987年发表的《我们共同的未来》(Our Common Future),是2007年出版的《全球环境展望4》的前身。《我们共同的未来》首度阐明永续发展的重要,是环境史上极具开创性的重要文件。此报告也被称为《布伦特报告》,这是因为1983 年,联合国为了迎接环境和发展的挑战,决议成立由公共卫生专家且担任过挪威首任(也是至今唯一的)女首相的布伦特兰(Gro Harlem Brundtland)为主席的布伦特兰委员会(The Brundtland Commission)。《我们共同的未来》中提出的永续发展的理念获得世人普遍的迴响,布伦特女士的远见和付出是主要的推动力。

2011年7月22日挪威发生了二战之后最为严重的爆炸和屠杀事件,震惊世界。激进的右派份子Anders Behring Breivik 在首都奥斯陆製造爆炸事件造成7人死亡之后之后,再前往Utøya岛枪杀了66名青少年。而兇嫌事后透露,他到Utøya岛的主要目的是要枪杀当天到此小岛发表演说的布伦特女士,只是布伦特当时已经早一步离开Utøya岛而逃过一劫。这件震惊全球的惨剧表面上与环境教育并无直接关连,但是深思之下,却帮助我们看见「环境」与基本人权,容忍与正义的价值观紧密相扣。布伦特女士致力推动的环境正义和永续发展的理念本质上就是对极端份子的仇恨狭隘和族群偏见最深刻的批判。这个事件也再次说明,对于永续发展的长期深入的规划和执行,不可能只停留在科技层面而已,还必须启动在文化,族群,社会正义等领域的价值更新。

从日本福岛到挪威:环境教育的挑战和契机 ── 编辑序言

图2:曾三度出任挪威首相的伦特兰(Gro Harlem Brundtland)在1983年时接受联合国邀请担任布伦特兰委员会(The Brundtland Commission)的主席,关注环境和发展的挑战,1987年主导发表开创性的报告《我们共同的未来》(Our Common Future)。布伦特推动永续发展的理念和声望让她成为2011年7月极右派份子攻击的目标。 (图片来源

从日本福岛到挪威,从核能争议到社会资源分配,几乎每天的头版新闻,都直接或间接与环境问题密切相关。我们团队提供的环境教育文章,也尽量将媒体报导和知识分析作连结。希望这样的时事变动的迫切感和能见度,能够引发读者更广泛,更主动对环境问题的关切和好奇,为未来环境教育的打造一个健康的起始条件。

参考资料:
1.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2007: Global Environment Outlook – environment for development (GEO-4). (中文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07:《全球环境展望4 ——旨在发展的环境》),第七章。(http://www.unep.org/geo/GEO4/report/GEO-4_Report_Full_CH.pdf)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