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从智力7岁到拿硕士学位!91岁林添发扭转17年失智人生 >

从智力7岁到拿硕士学位!91岁林添发扭转17年失智人生

2020-06-17

图说/罹患失智的林添发爷爷在今年拿到硕士学位。

失智症还有迴转的机会

过去谈论到「失智症」,大家第一个反应都是「这是不能挽回」的疾病,在失智症电影《我想念我自己》中,茱莉安・摩尔还有一句经典台词,「我宁愿我得到的是癌症,而不是失智症。」让失智症蒙上了更深的阴影。

但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会请来导演刘臣恩,将3位确诊失智年数分别是17、5、2年的患者故事拍成《与失智共舞》的短片,结果发现他们不只挡住了失智带来的退化,甚至还进步了。社工主任陈俊佑说,台湾有27万失智症患者,其中有18万是轻度,如果可以早点治疗,其实后期面对的重度失能,是可以堵住的。

台大医学院职能治疗系副教授毛慧芬说,其实在很多研究中都发现,用改变生活形态的方式,的确可以延缓、甚至改善失智症的状况;国外有芬兰着名的「FINGER」研究,让1260位有轻度认知障碍的老人分成2组,一组接受全方位的生活形态改变,一组只给建议,2年之后,改变生活形态的那组思维、讯息处理的认知功能提升了80%。

「生活形态不只有健康饮食、运动而已,还有动脑的运动、跟人相处的机会。」毛慧芬说,像是3位患者分别用了学书法、教日文,规划活动,跳舞等方式,让脑部接受到多元刺激,反而能把退化的脑部再活化。

从7岁智力到硕士学历

「我想打电话,拿起电话嘟嘟嘟⋯⋯就愣在那边,因为看着电话簿怎幺也看不清楚号码,也拨不出去。」现在91岁的林添发确诊失智症已经有17年,一开始只是无法打电话,后来一天到晚想睡觉,开车想睡、等红灯也想睡,有次乱开还掉进田里,甚至看着满屋子的儿子、媳妇、孙子,竟然连他们的名字都说不出来。

73岁时,林添发确诊失智症,而且医师宣布智力只剩下7岁。「要我怎幺办?我也很无奈啊!」但是他意外发现,自己虽然忘记中文、台语,还可以记得日语,所以他毅然决定在社区教日语、也开始上太极拳的课程,没想到每天忙着备课、运动,忘记自己是病人,竟然连失智的症状都渐渐好了。

而林添发受到鼓励,一不做二不休,成立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嘉义大林志工站,从照顾12位独居老人,一直到现在服务了200多位老人,还受到日本读卖新闻、公视特派员报导「老老照顾」;更决定到南华大学进修,先拿了大学学历、又在今年拿到硕士学历,而且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就可以自己搭公车上下学、不会迷路。

「爸爸很坚毅,所以我们愿意陪着他一起做他想做的事情。」林添发的媳妇说,「真的不要紧张,我自己也在医疗机构工作20多年,看过很多,最紧张的通常都是家人,但病人要好,首先家人要放下,很多时候都是家人放不下。」

连痲疯病人我都不怕,失智有什幺好怕的?

今年71岁的刘仁海是一位牧师,在多年前因为要筹措兴建养护中心的经费,压力太大而中风,「我就知道我是失智的高危险群,因为中风的位置在脑干,我没有眼歪嘴斜,但我失智的风险很高。」

结果在2014年,刘仁海果然确诊失智症,当下他自己虽然平静,太太杨菊凤却说自己「完全不能接受」。「他来接我的时候,从早上8点、9点、10点一直绕到下午1点,才告诉我说他找不到停车位。我那时就知道不对劲,后来确诊,生活上大小事都要重複问,啊我的这个在哪里、那个在哪里,而且情绪变得很敏感,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我只能说我不能接受。」

2个人在一开始的摩擦很多,但刘仁海还是一如既往的到处忙碌。「以前我曾经带学生去乐生疗养院照顾过痲疯病人,而我拥抱过这幺多痲疯病人,都没有被传染,失智症我有什幺好怕的呢?」

图说/刘仁海虽然得到失智,但还是认真的做公益。

当然对杨菊凤来说,刘仁海现在讲话有时还是「令人生气」,但已经越来越进步、自己也可以慢慢调适了。而刘仁海现在还兼任几个基金会的董事长或理事,「其实失智就像感冒流鼻水,一定会有不舒服,但我不让自己的生活缩减,我用脑过日子,行程满满满,根本不用怕。」

好姐妹把我从迷路里抓回来

照顾失智妈妈5年的白婉芝原本是小学老师兼出纳组长,18岁就考上正式老师的她把戏剧纳入课程设计,获得许多优良教师的奖项,这也让她对自己充满信心,所以一开始发现失智的时候,看着原本熟悉的五线谱、帐簿,根本不能相信自己完全看不懂,「怎幺可能,我这幺聪明,怎幺会告诉我这些我都忘了、不会了?」

无奈确诊失智症之后,已经70岁的白婉芝看着90岁的妈妈,就好像看着自己的未来,「有半年我都把自己关在家里,就是不能接受。」但在家里她也时常打翻东西,或是看着东西不知道那是什幺,生活上也有许多困扰。而妈妈的状况也越来越差,有次半夜在厕所跌倒,2个人只能在厕所枯坐一整个晚上,考虑到自己的状况,她最后还是决定把妈妈送到安养院。

不过在无助的时候,白婉芝在自家阳台上看到隔壁有一群人在开心的上舞蹈课,心里很羡慕,看着看着,忍不住「呼噜呼噜的跑进去」,于是认识了一群好姐妹,甚至还互相「结拜」;因为失智的关係,有时候白婉芝会迷路、找不到她们,「但她们始终把我带在身边,每星期还到我家煮饭给我吃。」

图说/照顾失智妈妈、自己也得失智的白婉芝,从姐妹们的力量中找回生命的意义。

在她们的鼓励下,白婉芝开始接触茶道、日本舞蹈,甚至还去分享跟表演,她也养成记笔记的习惯,把所有要记住的东西全部写下来,贴在墙上、日曆上,跟自己的生命抢时间。「我也跟姐妹们说好了,如果我不在,星期几谁要去看我妈妈都排好了,我有了朋友,就不觉得生命会是痛苦的。」

延伸阅读

阿兹海默症又被称第三型糖尿病,那降血糖药可以预防失智吗?

让失智者成为有用的人!善用「认知悠能法」有效减缓失智进程

28年照顾还是「爱老公」 田奶奶的祕诀:用长照服务活得自在

养护单位不是家 阳明附医非药物治疗 让失智长者回归家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