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从清洁员爬到变首富娶女星 结果不到五年就负债跑路 >

从清洁员爬到变首富娶女星 结果不到五年就负债跑路

2020-06-17


从清洁员爬到变首富娶女星 结果不到五年就负债跑路

王永红是中弘集团的总裁,他曾做过汽车清洁员和加油站的工作,还曾因经营房地产身价高涨翻身成为首富,如今却是欠下一屁股债落跑逃亡。

王永红出生在江西宜丰的一个公务员家庭,虽说家境属于优越的,不过他却不是游手好闲、靠家里生活的人。王永红大学毕业之后便去了北京打工,做着汽车清洁员和加油站生意的工作,赚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在这之后,他不满于现状,萌生了创业的想法,而这个想法得到了哥哥王继红的支持,给他一笔资金,合伙开了北京永顺保洁公司。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不少家庭都买了汽车,让王永红的生意也做得不错。或许是看到了发展的前景,他将公司业务扩展到了加油站等方面,为他以后公司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经过一段时间,王永红的连锁加油站品牌在北京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不过他却将产业卖给了中石化,让他大赚了一笔。不过真正让王永红获得大量财富,还是因为他在常营乡买下的660亩荒地,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分房政策取消,给了王永红一个很大的契机,也是他成为首富的开始。

2000年,中弘集团进军了房地产市场,主要经营商业地产业务,随后还接连开发了非中心、六佰本望京等项目,让他赚到了不少钱。46岁的王永红也因此身价高涨,进入了胡润百富榜行列,用20年的时间,从清洁员做到江西首富,事业获得了成功,还娶了一位漂亮女星为妻,可谓是人生得意。

永红虽然在事业上获得了成功,但却因为他不专注于单个项目,喜欢涉及多个领域,让他在经历了辉煌之后,也经历了落魄,如今负债50亿,只能选择跑路。

2014-2015年,中国国内旅游事业与线上金融的蓬勃发展,让王永红开始有意识地放手他布局多地的旅游地产,转型成文旅地产。


从清洁员爬到变首富娶女星 结果不到五年就负债跑路在转型文旅地产的道路上,中弘极力向万达看齐:线下布局旅游度假区,线上收购、整合旅游资源,近十年发起了多件并购,在业内,它被视为「小万达」。

2015年,中弘布局了三个上市平台,似乎再次迎来了他人生中的高峰:首先通过中弘的BVI子公司着融环球、耀帝贸易,先后收购了H股的中玺国际和开易控股,接着又拿下了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

2016年年报中,中弘宣布其「A+3」战略初步完成——「A」即在A股上市的中弘,「3」即公司收购的三家境外上市公司。

这套战略布局的逻辑看起来是合理的——以中弘的旅游地产为标的,靠互联网金融和在线旅游平台来流转资金,并通过收购境外公司来运营这些平台,从而实现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2017年年报显示,中弘分别持有中玺国际60.09%、开易控股70.16%及亚洲旅游、29.7%的股权,先后成为三家公司的控股股东或第一大股东后,中弘开始实施其文旅全产业链计划。

然而,现实却不是那幺风光,2017年,三家境外上市平台全都处于亏损状态。


从清洁员爬到变首富娶女星 结果不到五年就负债跑路另一方面,位于海南的两个投资项目也惨遭滑铁卢,海口的如意岛和三亚的半山半岛项目,分别被迫停工、收购失败。

2012年,中弘斥30亿元取得如意岛项目,这是一个填海造陆进行旅游度假开发的项目,中弘原计划在该项目投入129亿元,截至2017年年底,中弘实际投入的资金已达44.9亿元。

倘若顺利推进,或许能让负债累累的中弘有喘息的机会。但去年9月,如意岛项目因为非法填海被罚款3700万,年底又被海南省政府实施「双暂停」宣告失败。

2015年,中弘的大股东中弘卓业计划以58亿元收购半山半岛项目,但这个项目经历多次抵押,产权归属复杂,收购以失败告终;2017年,中弘重启对半山半岛项目的收购,原计划与世隆基金联合间接收购,但国家环保督查一声令下,收购再次以失败告终。

尽管有意布局,中弘依旧陷入转型失败的僵局。究其根本,既有时势的影响、对政策局势的错判,更有中弘对自身能力与经验的高估。

中国日报网相关文章分析称,文旅项目前期投资大,属于重资产项目,必须靠地产反哺,但是地产的后期溢价需要建立在旅游的成功运营来提升。

反观中弘的文旅项目开发商,在项目运作上惯用「激进」的资本运作,高举高打、大步扩张的方式动辄需投资数百、上千亿,而高速扩张意味着资金需求量的上升,这极其考验企业的融资能力和资金运转能力,承担不来的企业只能自认倒闭收场。

从江西地产富豪至今负债50亿,只因为布错了局,王永红的起伏人生,也给了中国地产业界一记重重的教训。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