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从电视到电影,这位导演一路反骨到底 >

从电视到电影,这位导演一路反骨到底

2020-06-17

从电视到电影,这位导演一路反骨到底

一九八○年,当台湾还是气氛肃杀的戒严时代,我去中央电影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公司门口有一个像小孩子的年轻人在散发着「反动传单」,传单内容是在抗议最近媒体上报导的一些关于爱国电影的种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我认识这个人,她不是小孩,她是曾经和我一起合作拍片的王小棣,她刚从美国念完电影回台湾,说话很直、年轻气盛的家伙。一九八二年,当一场台湾电影的革命正要开始时,我找上了王小棣,我以为她会很珍惜这个可以轻易当上电影导演的机会,没想到她却用极坚定的语气说:「我已经决定先做电视了,电视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要改造一个社会,扭转一个观念,只有电视。已经有一群年轻人要跟着我,我可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王小棣没有赶上这场翻天覆地的新电影浪潮的盛会,她默默的带领着一些年轻人拍着她的「百工图」,以及其他和当时主流电视剧很不一样的电视连续剧,她给了很多有梦想的年轻影视工作者机会,而这些跟过王小棣的影视工作者,后来也都没离开过这个行业。在后来的许许多多的场合,尤其是一些评审会议中,总是会听到这样的窃窃私语:「这个人跟过小棣。」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就是「这个人接受过理想的洗礼」,通常也是一种「可信赖」的保证。

当王小棣开始想要拍电影的九○年代,台湾电影工业开始渐渐进入了低潮期,她和她的革命伙伴黄黎明成立了一家影视公司,继续拍公共电视的连续剧和电影,她们拍了一部代表台湾动画工业里程碑的《魔法阿妈》,再一次展现她惊人的创造力和意志力。王小棣一直保持着她极独特的看世界的角度和做事情的态度,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拍着电影和电视连续剧,每次都用很独特的角度取材和拍摄,她始终没有离开过这个辛苦且累人的行业。

所以当我听说王小棣导演又有一部新片要推出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什幺?这个人还在拍电影啊?」我真正的意思是:「酷,小棣,妳真行。还坚持到现在。」而这部电影有个我一直没搞懂的片名「酷马」。我参加大直美丽华的那场特映会,当时来了一些特别的人,除了周美青和苏丽媚外,还有一位在放映后几乎崩溃的妇人,她就是《酷马》这个改编自真实故事中的失去儿子的母亲。一个莫名其妙被人杀害的年轻人的鬼魂不断去纠缠着杀害他的凶手,这个被害人慈悲而心软,他只是恳求凶手去探望他那个伤心欲绝的母亲,原来这个少女凶手也有一个令人同情的成长背景,从某个角度看,她也是一个无辜的被害人,她也在寻求一个出口想要走出来,最后这个凶手替被害人跑完了马拉松。

当电影放映后,周美青抱着这个痛哭失声的妈妈,她曾经因为失去儿子后整个人进入愤怒、疯狂的状态,并且想尽办法要让同样也是少年的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可是她最终选择了宽恕和原谅。没有人可以完全体验和了解这位母亲的悲伤和绝望,于是有了这部电影。那一刻,我终于懂了,为什幺王小棣坚持要拍《酷马》这部电影。我懂。

她总是有一些和别人不太一样的使命感,她从来不知道什幺是失败的滋味,她对失败并没有心怀恐惧,她的天生反骨让她敢特立独行、勇往直前。在一个渐渐彼此失去信任,凡事只要寻找冲突点,负面讯息满天飞的崭新时代,王小棣拍出了《酷马》,她对这个已经背离她嚮往和想像的世界再次发出了怒吼。

电影票房虽然没有预期的好,《酷马》也成了一部被低估的国片,但是我相信她对失败有足够的承受力,她还会继续创作,继续前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