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从硅谷宠儿到身陷困境:Evernote 衰落背后的故事 >

从硅谷宠儿到身陷困境:Evernote 衰落背后的故事

2020-06-17

从硅谷宠儿到身陷困境:Evernote 衰落背后的故事

2012 年,Evernote 成为第一批「独角兽」创业公司中的一员──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那一年其注册用户超过 3,000 万,融资总额达到 2.7 亿美元,看起来几乎肯定会在来年上市。

然而 3 年之后的今天,风水轮流转,Evernote 正经历一个大的发展困境。BI 採访该公司数名员工和前员工后发现,儘管今年其注册用户达到 1.5 亿,在收入方面却增长缓慢,同时还受到员工离职和成本削减的影响。

过去 9 个月 Evernote 裁减了大约 18% 的员工,上周还宣布将关闭 10 个海外办公室中的 3 个。另外,创始人兼 CEO Phil Libin 今年 7 月宣布离职,由 Google 前高阶主管 Chris O’Neill 接任。

从硅谷宠儿到身陷困境:Evernote 衰落背后的故事 Phil Libin 今年 7 月宣布离职。

「前面的路并不好走,」一名了解情况的人表示。「他们希望上市,为了这个目标,所有的事情都得为收入增长让路。」

有关 Evernote 的情况众说纷纭,有人说它离倒闭不远,也有人认为这只不过是每家公司都会经历的一段转折期而已。但从受访者口中了解的情况来看,多数人同意该公司没能充分利用其快速增长的用户基数,从中获得足够的收入,而现在已经显露出了衰落的迹象。

过于强调新产品

数位前员工表示不够聚焦是影响 Evernote 增长的一大因素。公司没有把精力集中在笔记应用这款核心产品上,想办法把用户转化成付费用户,而是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开发新产品,以及一些除了上头条没别的用处的功能。

例如,2014 年早期,一名前 TechCrunch 作者发表了一篇抨击 Evernote 的产品满是 bug 的文章,当时 CEO 非常重视,甚至联繫到了这名作者,表示将把重心完全放在提高产品品质上。

然而 6 个月之后,Evernote 又回到原来的路上,推出一系列有声势却没什幺用的产品。

「我们感觉自己摆错了工作的优先顺序,」一名前员工表示。「当时的动机就是要不断地在媒体上製造声浪,但他们根本不知道怎幺样提高增长。」

该员工还表示,之前 Evernote 没有一个足够好的市场研究和产品易用性测试团队,直到今年才配备。

去年之前公司对产品的 A/B 测试都没有非常认真地对待,另外一个消息来源表示。A/B 测试是指在市场上同时测试一款产品的两个不同版本,通常是网路公司的标準流程。

从硅谷宠儿到身陷困境:Evernote 衰落背后的故事

其结果是产品充满各种 Bug,引来用户的不满和负评。比如 2012 年 Evernote 收购的一款产品 PenUltimate,在 2014 年首次推出升级版时,收到大量的用户抱怨,导致公司公开道歉并在一周内推出新升级。

另一个 App Skitch 在 App Store 上的评价只有 3 星。另外去年推出的聊天功能 Work Chat 在自家论坛上收到许多负面评价。

还有 Evernote Food,一个专门用于分享食物照片和菜谱的 App,上月直接被关闭了。同样命运的还有 Evernote Hello 和 Peek 两款实验产品。

「每次都是向前看,讨论能开发什幺新产品,「另一名前员工表示。「没有什幺产品优先顺序,这样的制度根本不存在。」

不过还有一名前员工则提出,这些看起来杂乱无章的新产品实则有自己的逻辑。比如那个聊天功能,被很多人批评是赤裸裸地抄袭 Slack,其实是为了吸引更多使用者到 Evernote 的「生态系统」里,最终提高付费用户的数量。

另外,一些被关闭的产品也不是完全丢弃,其中的一些技术,比如 Evernote Food 中的结构资料技术就被用在了核心产品上。

收入成长乏力

起初靠着免费模式,Evernote 实现了使用者的迅速增长。但问题是这些积累起来的免费用户多数都没能转变成付费用户,导致公司的业绩受到拖累。

去年,TechCrunch 判断 Evernote 的整体收入为 3,600 万美元,儘管仍在增长,但据说并未达到内部期望的数字。

最近 Evernote 还加入了新的定价,主要还是想让用户有更多选择,从而变成付费用户。

但了解该公司的人表示这样的举措太迟了,Evernote 花了太多精力在新产品实验上,而不是採取类似上述举措来提高收入。

Evernote 的一名前发言人曾表示该公司的付费用户在「百万级」,同时有 20,000 家公司在用企业版,付费用户数量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40%。不过他拒绝公布具体的收入。

收紧裤腰带

从多个消息来源了解到,在收入增长导向下,Evernote 正不断收紧裤腰带,以控制成本。

裁员只是第一步,成本控制还影响到了员工福利。Evernote 曾经给员工提供每两周的房间清洁服务,现在这项服务已经取消。一名前员工表示,之前多数员工都能轻易申请去海外工作 3 周,费用完全由公司报销,现在申请也收紧了。每月的电动汽车充电津贴申请也被暂停。一些办公室表示供应他们的食物从专业外卖,变成了摊贩的水準。

不过最大的成本削减应该是取消每年一次的 Evernote Conference 开发者大会,这项活动到去年已经在旧金山连续举行了 4 年。

「如果一家公司把开发者大会取消了,通常意味着他们在钱方面有了压力,」网路老兵兼风险投资人 Jason Lemkin 表示。「这并不说明公司要倒闭了,但却是第一个信号。」

Evernote 正缩减自己的开发者平台。在最近的一轮裁员中,负责开发者关係的主管 Chris Traganos 以及他团队的多名成员离开了。

不过儘管最近有传闻 Evernote 要关闭 API,该公司表示并没有,另外据说其平台整合在未来几周会变得更强。

Evernote 还表示今年并无计画在湾区举行开发者大会,原因是其 75% 的用户来自美国以外。而且他们最近在南韩举行了 1,500 人的大会,其他地方也有。

从多名内部人士得到的消息显示,这些变化导致了一些员工离职。一名前员工表示 Uber、Twitter、Dropbox 这些公司都在挖人。另一名内部人士则透露说,该公司在 Redwood City 总部的其中一层看起来像「鬼屋」。

「有许多人离开了,不一定是因为不满,人们只是针对公司的变化做出自己的决定。」

必要的转型从硅谷宠儿到身陷困境:Evernote 衰落背后的故事

儘管有各种身陷困境的徵兆,但 Evernote 面对问题所採取的举措却是令人鼓舞的,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的合伙人 Byron Deeter 表示。他的公司投资了 Evernote 的竞争对手。

「他们本来可以再撑一段时间。但如果你想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着眼长远的话,就需要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退一步,这样才能在未来有更大的进步。」Deeter说,「我觉得他们是在缩编,从而更好控制之后的方向。」

Lemkin 也同意,他表示换 CEO 通常能给公司带来新能量。「拥有一位新 CEO 通常让公司复兴有望,特别是当这位新领导能带来好的团队管理的时候,O’Neill 有着不错的口碑,」他说。

一名前雇员表示,Evernote 的团队对新 CEO 的到来都很兴奋,「我认为O’Neill 在做一些聪明的决定,而且我觉得多数同事都认为他有个不错的计画,虽然这个计画是痛苦的。」

Evernote 还没有到水深火热的地步,它仍然拥有巨大的用户群,而且透过削减一些投资也不难改善现金流。

然而能不能继续做一只 10 亿美元的「独角兽」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往日的荣光可能再也不会重现。

「并不是说它的商业模式有着根本性错误,只是没有大家想像的那幺好,」Deeter 说。「数亿美元的估值还是有的,但数十亿的话估计不太可能了。」

一些 VC 期望 Evernote 在未来 12-18 个月能有实质性的改变,不然甚至可能被卖掉。但真正的伤害或许不是业务本身,而是 Evernote 从此不再是硅谷的「酷公司」,这将导致它招募人才或是开展合作都变得更难。

就像一名前员工说的,「Evernote 曾是一个人人嚮往的地方,是做着前卫产品的顶级公司。如今这些光环都在一点一点地褪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