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从社运公主到无政府主义:《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 >

从社运公主到无政府主义:《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

2020-06-17

从社运公主到无政府主义:《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

1934年是日本迈向战争的时代,一般认为是历史上的黑暗期。

但透过《新语新知识》能够想像当时一般人民的生活,竟是出乎意料的「和平」与「悠闲」。换言之,当时的日本人在不知不觉中享受着最后一刻「平稳的日常生活」。

可是就算是在表面上「和平」又「悠闲」的日子里,睁大眼睛仔细看,还是会发现恐怖时代的影子,也会察觉到战争的脚步声愈来愈靠近……

社运公主(イデオロ姫)

  「ideolo」(イデオロ)是德文「ideologie」的简称,日语译为「观念型态」(也就是中文的意识型态),指某个社会上的团体或立场(如国家、阶级、党派等)特有的思想和意识。

  那幺,「ideolo公主」到底是什幺意思呢?是指热爱讨论社会议题的年轻女性,她们在谈话中喜欢使用「ideologie」「劳动者问题」「据马克思的学说……」等用词。

  但是,这里用「公主」的说法,带有讽刺的意味,接近台湾人常用的「公主病」一词。实际上,《新语新知识》中的解释更是狠毒:「不懂装懂、给人带来困扰的小姐。」如果是用在现代,就会被认为歧视女性,然后完全GG了吧。

从社运公主到无政府主义:《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

  《新语新知识》出版的前一年,也就是1933年(昭和8年),发生了一起重要事件──劳动者文学的代表作家小林多喜二,以思想犯的罪名遭到逮捕,被政府虐杀。当时是所谓的「非常时期」,社会主义运动遭受政府严厉镇压。活在那个「恐怖时代」的「ideolo公主」,我认为她们事实上是一群优秀又勇敢的女性。

儿童虐待防止法

  这条法律于1933年(昭和8年)制定,对象是14岁以下的小孩。书中写道:「不可以让小孩做像『杂技』那种危险的工作!」由此可感受到「时代的氛围」。

  像「马戏团」那样巡迴各地卖艺的人叫做「旅艺人」,他们的世界是一种「无法地带」,本来就缺乏「人权」的概念。

从社运公主到无政府主义:《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

  生于1927年(昭和2年)的北杜夫,在自传《Doctor曼波回想记》(1976年)里写道:「小时候在外面玩耍,就会被家人威吓说:『天黑以前要回家,不然会被坏人拐走!』」当时认为小孩被拐走后会被卖给马戏团,一边被鞭打,一边训练杂技。不晓得藉由这条法律的立法,状况能改善多少,因为三岛由纪夫于战后发表的短篇小说《马戏团》(1948年)中,仍出现了逃跑的团员被抓回来后,以鞭打作为惩罚的内容。在以前的日本,马戏团帐篷是个交织了华丽与悲惨的特殊空间。

妇女参政运动

  关于「妇女参政运动」,《新语新知识》的记述仅有──促进认同妇女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的运动。1934年(昭和9年),日本女性尚未拥有「参政权」。要谈这个问题时,有一位不能不提及的女性,她的名字叫做平冢雷鸟。

从社运公主到无政府主义:《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

  平冢雷鸟是明治时期的代表性「新女性」。她毕业于日本女子大学,当时拥有大学学历的女性少之又少。而且她批评了所谓「贤妻良母教育」,又以确立女性的自我为目标,在禅寺里打禅……她就是敢做从前的女性绝做不到的事。1908年(明治41年)她与夏目漱石的弟子森田草平殉情未遂被报纸大肆报导。据说此时忽视个人隐私的报导内容与充满性别歧视的世人反应,都是让她成为「女性解放运动」斗士的主因。

  1911年(明治44年),平冢雷鸟创办日本第一本由女性运营,并以女性为主的文学杂誌《青鞜》。她在创刊号中写下极有名的一段。

从社运公主到无政府主义:《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

  创世之初,女人确实是太阳,也是真正的人。但如今,女性却是月亮。只能依靠别人而活,藉由别人的光环才能发亮,宛如病人般脸色苍白的月亮。

  可是,获得妇女参政权的路程极为险峻,直到战后的1945年,日本女性才拥有参政权,至于国会女议员的诞生,要等到1946年。


无政府主义

  关于无政府主义,《新语新知识》中只有辞典式的解释:「像克鲁泡特金等人的主张,否认政府与法律等强权的主义。」没提到日本的无政府运动。代表性日本无政府主义者就是大杉荣。大杉在关东大地震时,被陆军军人甘粕正彦杀死。

从社运公主到无政府主义:《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

  当时,宪兵大尉的甘粕,毫无根据的以「无政府主义者企图暴动」嫌疑,强行带走大杉与未登记结婚的妻子伊藤野枝,以及偶然和他们在一起的6岁姪子,而且无做任何调查,直接在宪兵司令部杀死这三人,将尸体遗弃到井里。对这个惨不忍睹的甘粕事件,作家广津和郎发表了文章《甘粕是複数吗?》(1923年)

  如果甘粕是单数,日本还算幸福。但假使不幸的是甘粕是複数,我们一定要严厉批评军队的偏见,直到他们认错、回归正道为止。这就是社会的义务。

  虽然甘粕主张他以自己一人的判断来行此事,但广津和郎却看穿这不是甘粕个人的问题,而是甘粕的背后有许多思想一致的人──就是军队本身的问题。毫无关联的小孩都惨遭杀害,国家权力失控,于是他敲起警钟。可是,除了那一小部分的知识分子,一般大众都没发现这起事件的本质,而在终于发现的时候,却已深深陷入战争的泥沼之中。

(本文为《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从日本老年代学新语彙、新风俗、新知识》部分书摘)

书籍资讯

书名:《日本复古新语‧新鲜事:从日本老年代学新语彙、新风俗、新知识(1书1MP3)》

作者: 户田一康

出版:光现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