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从股价崩溃剩 2 趴中再起,米高梅集团的复甦之路 >

从股价崩溃剩 2 趴中再起,米高梅集团的复甦之路

2020-06-17

从股价崩溃剩 2 趴中再起,米高梅集团的复甦之路

全球许多国家或城市往往认为开放赌场是振兴经济的神奇药方,然而赌场经营并不容易,不仅如美国大西洋城的赌场走向衰败,就是纸醉金迷的拉斯维加斯代表性的赌场经营集团米高梅国际酒店集团(MGM Resorts International)也一样会栽大跟头,2007年股价最高曾来到 96 美元,在 2008 年全球金融风暴的冲击下,2009 年 3 月股价竟跌至 1.81 美元,只有最高点的不到 2%。

米高梅集团的起源是赌场大亨柯克·科克里安(Kirk Kerkorian)取得米高梅电影公司(MGM)主要股权,为了购併米高梅与与西方航空(Western Airlines),科克里安不得不出售一手建立的赌场公司股权给希尔顿( Hilton),结果却成为当时拉斯维加斯最成功的赌场,科克里安心有不甘,决定率领米高梅电影公司进军赌场产业,于 1973 年、1978 年陆续兴建立日后成为拉斯维加斯巴利之家、狮子山大酒店的 2 家赌场饭店。

由于营运相当成功,赌场佔了米高梅大多数营收,科克里安将米高梅再度分拆为电影公司与赌场公司,并于 1986 年将赌场公司再度出售给巴利建设(Bally Manufacturing),但保留了米高梅的命名权,科克里安将米高梅的名称,给予其投资公司崔新达(Tracinda,以他的两个女儿 Tracy 及 Linda 命名)旗下的金殿公司(Grand Name),命名为米高梅金殿(MGM Grand),成为如今的米高梅国际酒店集团的前身。

2000 年,米高梅金殿购併梦幻酒店(Mirage Resorts)取得了拉斯维加斯许多知名赌场饭店,2005 年又购併曼达拉(Mandalay),一度成为全球最大赌场集团,2010 年正式改名为米高梅国际酒店集团。旗下知名的赌场饭店遍布整个拉斯维加斯大道,包括百乐宫(Bellagio)、神剑(Excalibur)、金字塔(Luxor)、曼达拉湾(Mandalay Bay)、梦幻(The Mirage)、蒙地卡罗(Monte Carlo)、纽约纽约(New York-New York),以及本身的米高梅(MGM Grand)。

但米高梅集团并不以此为满足,2004 年起,规划了超大型複合建筑计画「城中城」(CityCenter),城中城包括购物中心、赌场饭店、高级饭店式管理公寓大楼、高级旅馆,还有短程捷运串联集团的另外 2 家赌场饭店百乐宫与蒙地卡罗,更积极规划为绿建筑,预计建成之后将成为拉斯维加斯的造镇指标。这个野心勃勃的超大计画,还获得杜拜世界(Dubai World)的共同投资,但是人算不如天算,2008 年全球金融风暴反而让城中城计画成为米高梅集团的超大负担,股价也轰然下跌至剩下高点的不到 2%。

2008 年 12 月,詹姆斯穆仁(James J. Murren)接任米高梅集团执行长,当初城中城就是穆仁身为财务长的时候建议公司进行的计画,他一接手执行长,就得自己帮自己擦屁股,城中城计画有如超大财务地雷,许多顾问建议应该让城中城计画破产,否则将拖累整个米高梅集团,20 家赌场饭店与 6.1 万名员工的生计危在旦夕。

米高梅集团是拉斯维加斯最大的雇主,更是内华达州重要财政来源之一,内华达州有 45% 预算来自于赌场,其中光是米高梅就佔了 12%,当公司陷入困境,不仅是投资人与债权银行,工会领袖、州长、议员们,甚至国会都要求穆仁报告要如何拯救米高梅。内华达州当时失业率高达 15%,每个人都看向米高梅,希望得到保证。

穆仁原本夫妻俩都是华尔街的金童玉女,妻子海瑟(Heather Murren)原本在美林(Merrill Lynch)的收入还比先生多,更登上《财富》(Fortune)杂誌,两人在曼哈顿过着舒适的生活,但米高梅集团却一直向穆仁招手,要他脱离舒适圈,鼓吹他不要只是分析赌场产业,应该亲自跳下来营运看看,在妻子海瑟的支持下,穆仁决定放手一搏,1998 年加入米高梅成为财务长,在他 10 年财务长任内,米高梅集团连续购併扩张,业绩蒸蒸日上,股价更从 1998 年最低点不到 6 美元飙升到 2007 年的 96 美元,不仅股东极为满意,更多次当选产业最佳财务长。

在穆仁的主张下,米高梅朝向多元发展方向,如今仅有半数不到营收来自于赌博,米高梅的多元发展也改善了身为赌场行业的负面形象,如今想到赌场饭店,多数人的印象是艺文表演、华丽装潢与艺品展览、美食、娱乐,而不是想到赌博的坏处。当米高梅集团竞标马里兰州国家港湾开发计画时,居民关心的是工作机会、对交通的影响,以及赌场中有那些项目,一点都不担心赌博的不良影响。

全球金融风暴引发危机

穆仁带领公司走向多元发展,是米高梅在 10 年内取得绝大成功的原因,但这也酿成了城中城计画的巨大困境。城中城计画正是穆仁多元发展理念的最终体现,穆仁 2004 年向董事会提案这项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中段的超级複合计画,佔地广达 30.75 公顷,原定预算 40 亿美元,建成后将成为美国史上最大民间建筑计画,这项雄心勃勃的超大计画结合了複合购物中心、旅馆以及高级公寓,赌场只佔其中一小部分,是多元化发展概念的极致体现。

2006 年城中城开始动工,当时经济正一帆风顺,2007 年杜拜世界加入开发后,预算提高到 73 亿美元,城中城看来即将带领米高梅登上辉煌的顶点,岂料 2008 年发生全球金融风暴,一切风云变色,米高梅不得不裁员高达 9,000 人,而城中城本身高度膨胀的预算也引发危机,2009 年初,城中城计画拖欠 2 亿美元营建费用,杜拜世界拒绝支付该笔款项,导致城中城计画面临破产,米高梅必须独力筹措全数 2 亿美元才能保住城中城。

穆仁得日夜无休的跑遍欧洲、中东、亚洲银行筹钱,其间一度传出城中城要破产倒闭,最终总算在千钧一髮之间保住了城中城。但是当第一阶段于 2009 年底开幕,不仅预算已经膨胀到 85 亿美元,开幕时间也是最差中的最差,刚好在金融风暴后拉斯维加斯经济紧缩最严重的时刻,赌城观光客人次比 2007 年时大降 2.85 亿,而城中城开幕却带来 5,900 个旅馆房间,增加整个拉斯维斯供给量达 5%。

城中城最后从未带来穆仁所规划的荣光,在苦苦挣扎下,只能说勉强还过得去,开幕 3 年后的 2012 年,城中城的中心──水晶宫(Crystals)複合购物中心,已有知名品牌古奇( Gucci)、普拉达(Prada)、爱马仕(Hermes)、蒂芬妮(Tiffany)进驻,商家的同店营收成长,1 楼也只剩 3 个店面空间待租,不过水晶宫总计 50 万平方英尺的楼地板面积,还有 12% 没有租出,包括整个 3 楼的 3 万平方英尺楼地板面积。

城中城总计有 4,000 间房间的赌场饭店爱丽雅(Aria),至 2012 年住房率已经拉高到 93%,公寓旅馆複合建筑维达拉(Vdara)的住房率则达到 89%,但这是牺牲房价的成果,爱丽雅平均住房价为一晚 201 美元,维达拉则为 161 美元,刚开幕时,爱丽雅住房定价每晚 179~799 美元,套房订价则为每晚 500~7,500 美元。

高级公寓也拚命打折出清,东方文华大楼原本公寓售价每平方英尺 1,600 美元,2012 年降到 840 美元;倾斜双塔(Veer)原本售价每平方英尺 1,000 美元,2012 年已降价到 600 美元。即使如此,销售也只是差强人意,至 2012 年东方文华 225 个单位售出 65 个,倾斜双塔 669 个单位售出 272 个,维达拉 1,495 个单位只售出 156 个,其中 70 个单位还代为出租,维达拉不得不将 1,350 个公寓单位转型为旅馆。经过这一番努力,总计至 2012 年城中城的所有旅馆与公寓带进 3.93 亿美元营收。

城中城最不幸的建案则是哈蒙旅馆(Harmon Hotel),原本设计建造 49 层,兴建到一半发现结构问题,先是腰斩至 22 层,之后米高梅决定不启用,乾脆拆掉重建,拆除工程于 2014 年开始,至 2015 年完成。

随着城中城最坏的时光过去,开始挹注营收,营运逐渐走出泥淖,哈蒙旅馆也已经拆除完毕,穆仁总算脱离了这一手促成的巨大阴影,米高梅股价也逐步回升,虽然还远不及 2007 年的最高峰,但已经来到 30 美元的半山腰。

2016 年 12 月 8 日,米高梅在马里兰州的米高梅国家港湾赌场饭店(MGM National Harbor)开幕,这座赌场佔地 9.3 公顷,于 2013 年取得执照,2014 年开始兴建,原定预算 9.25 亿美元,最终预算 1.2 亿美元,赌场饭店高 23 层楼,共有 13.5 万平方英尺楼地板面积,除了赌场空间,还包括购物商场、水疗空间、7 家餐厅在内的 15 处餐饮空间,更有 3,000 人座的电影院,以及 2.7 万平方英尺楼地板面积的会议及展演空间。而仅有 308 间房间。

赌场饭店中展示着价值高达 3,000 万美元的艺术品,包括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人巴布狄伦(Bob Dylan)的作品,3,000 人座电影院将迎来火星人布鲁诺(Bruno Mars)、雪儿(Cher)、大人小孩双拍档(Boys II Men)的表演。整个赌场饭店投注资金在于强调设计、艺术、环境永续绿建筑,以及娱乐表演上,淡化赌博的色彩。

开幕当天,州长欢迎米高梅带来 4,000 个就业机会以及预期每年 4,000 万~4,500 万美元的税收,投资人盛讚米高梅新赌场饭店开幕将带来的营收美景,这一切,原本是穆仁计划在 2009 年城中城启用时见到的光明景象,却被金融风暴硬生生打乱。

赌场行业仍然前途未卜,随着越来越多州以及其他国家开放赌场,赌场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米高梅国家港湾赌场饭店未来是否真能成为金鸡母,还待时间的考验,不过,至少目前在投资人看来前景是光明的,穆仁总算走出城中城的巨大钱坑,重新走上纸醉金迷的产业轨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