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 >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

2020-06-22

文:周慧心来源:正见网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6月20日早上9点,美国首都华盛顿DC,一个主题为「解体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大型游行集会即将开始。近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正在美国国会西边草坪上集体炼功。

蓝天白云下,法轮功学员们在草地上打坐炼功,黄色的T恤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柔和舒缓的炼功音乐在空中飘扬。路人被这祥和的一幕所吸引,时而上前询问,时而举起相机,拍下这动人的一幕。

这些法轮功学员来自北美、欧洲、亚洲多个国家,他们拥有不同的肤色,讲述着不同的语言,每个人身后都有不同的故事。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汇聚在华盛顿,希望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停止发生在中国的迫害。今天,他们来到美国国会前的草坪上集体炼功,向人们展示这种平和的功法。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

2018年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集体炼功。澳洲华商:肝癌不治而愈

来自澳洲墨尔本的越南裔华人刘镇华先生,二十年前因患肝癌几近离世,但如今年近70岁的他却精神矍铄。他向记者讲述了他的神奇经历。

1989年,正当刚刚40岁的刘先生事业有成时,他的身体突然出现了问题,铁蛋白指数持续升高。男性正常铁蛋白指数是200以下,但他的指数已经达到290。医生告知,他的肝脏出现了病变。

他说:「铁蛋白指数越高越辛苦,睡觉也累,躺下来也累。当时我除了天天吃中药外,一周还要针灸三次,两次在家里按摩。」

罹患肝癌九年的时间里,刘先生用尽中西医的治疗方法,也尝试各种偏方、药物但都没有用。1998年,49岁的刘先生铁蛋白的指标超过了470,医生告诉他要「準备后事」了。

「当时儿子才10岁,我感到很绝望,着手购买人寿保险,让我的家人受益。」刘先生说,「因为癌症,多年来我基本上没有正常的睡眠,脸色灰暗,外人辨不出我的实际年龄。」

「走入真正的修鍊,我任何不好的癥状都没有了,吃得好睡得香,人也变得红光满面。」二十年来,他没再吃过一粒葯,也没再去过医院,身体非常健康。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刘先生感恩李洪志师父的慈悲救度。(明慧网)

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刘先生感恩李洪志师父的慈悲救度。(明慧网)二十多年的宿疾好了

今年50岁的陈凤玲是广东台山人,她1987年移民到美国。陈凤玲告诉记者,她的身体一直不好。甲状腺肿大,肾脏、膀胱都有囊肿,「我生完小孩,盆骨受伤,腿很冷,膝很冷,颈椎一受到凉风就很痛。夏天也穿很多衣服,每个人看我都说我不正常。」

陈凤玲还患有忧郁症,吃药就水肿,胃口也受影响。家里满桌子好吃的东西,她看见就想吐,吃不下去,每一餐她只能勉强吃两汤匙的白饭,这种情况持续了二十年。

2017年8月,经医生介绍,陈凤玲开始修鍊法轮功,一天晚上她炼完功回家,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我很多年没有睡得这幺香、这幺沉了。」陈凤玲说:「大约10点多,孩子放学回家,叫了我20多声才把我叫醒。」

醒来后她马上起来给孩子做饭,忘记自己还穿着短袖、短裤,孩子一把拽住她说:「妈妈您这是怎幺了?我从出生都没有看到您穿过短袖衣服,即使在夏天也没有。」陈凤玲回答说:「妈妈炼法轮功好了。」

当晚,饭菜煮好后,陈凤玲与孩子共进晚餐,陈凤玲不知不觉竟然吃了两碗饭菜。孩子兴奋地说:「妈妈真的好了!」

陈凤玲说:「如果没有张医生告诉我法轮功,我不可能得法。因为以前有人讲到法轮功,都是很反对的。我修鍊后家庭气氛变得很平和。以前常跟我先生斗气,现在不会了,以前的心情经常不好,现在也不会了。大法真的好可贵、高尚。我真的很感恩师父。」

电脑工程师:心灵得以凈化

ScottChinn是一位电脑软体工程师,今年48岁,他出生在美国加州,目前在纽约工作。

他对记者表示,他年轻时不信有神,而是相信科学,但是上大学时却被情所困。「我经常被感情所困扰,让我倍感压力,感到非常痛苦。所以我开始寻找答案,为什幺我不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Scott发现,科学无法解开他的疑惑,无法解释人生命的意义,他开始阅读一些精神方面的书籍,但这些书有很多互相矛盾、讲不通的地方。

1999年,通过朋友的介绍,他开始阅读法轮功的书籍,「当我看《转法轮》时,我被说服了。书中讲了很多高层次中的理。我开始明白自己内心痛苦的根源,比如男女之间的关係、妒忌心等。」

Scott说,「在得法之前,我非常焦虑,也因自己控制不了的事情而感到十分大的压力,例如人际关係、家庭矛盾、自己的工作。经常问自己:『我为什幺在人生中会经历这幺多情绪的起伏?为什幺自己不能知足、幸福?』」

「可现在我的心态完全转变了,在得法后的十九年中,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快乐。在生活中,在与朋友、家庭成员相处中,我会用在大法中学到的理来处理不同人际关係。我有两个孩子,我也让孩子们学会这些人生道理。在这十九年中,我没有生过病,我感到自己身心都非常健康。我非常感恩师父,让我明了生命的意义。」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Scott曾经为情所困,想了解人来在世间的原因,以及生命的意义。科学、宗教都无法解开他的疑惑。1999年,法轮大法终于解开了他所有的疑惑,从此人生变得光明。(BowenXiao/大纪元)

Scott曾经为情所困,想了解人来在世间的原因,以及生命的意义。科学、宗教都无法解开他的疑惑。1999年,法轮大法终于解开了他所有的疑惑,从此人生变得光明。(BowenXiao/大纪元)法国和尚:大法让他找到人生真谛

39岁的Visuddha来自法国,从2012年开始修鍊法轮大法。他说,修鍊法轮大法是非常美好的经历。

Visuddha说,在他成长过程中,他一直感觉人生缺少什幺。他曾经学习法律专业,后来又成为一名骑马师,但是这些都不能让他感到满足,所以他一直试图寻找一种提升精神的途径,而且尝试过不同的宗教和修鍊。

他说,曾经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并且亲自到缅甸的寺院出家,做了三年的和尚。但即使是这样,他仍然感觉不满足。一个很要好的法国朋友要他回法国,他说「他发现了一个非常棒的东西,要和我分享」。于是Visuddha回到法国,学了一天功,读了一天法,就决定开始修鍊法轮大法。

他说,虽然他读了很多佛教的经文,但是直到他读了《转法轮》,他才好像恍然大悟,真正了解他以前读的佛教经文的意义,而且越修鍊越觉得美妙,就「好像一块拼图,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拼在一起,就成为一个大的图像」。

他说,他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法轮大法有多幺美好,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他形容说:「真善忍就像是从我心底唱出的歌。」他还说,与大法弟子一起相处时,让他非常快乐,因为这里就像是一个亲密无间的大家庭。

反迫害19周年法轮功学员国会山炼功弘法(组图)图为Visuddha。(周慧心/大纪元)

图为Visuddha。(周慧心/大纪元)

张医生:从瘫痪边缘走向健康

今年46岁的张桂英是一位西医。由于从小就体弱多病,她从初中开始就练各种气功、武术、瑜珈。可是祸不单行,在练瑜珈时,颈椎不慎受到严重损伤,被诊断为脊髓型颈椎病。

上大学后,颈椎发病的频率增加。张桂英对大纪元记者说:「严重时,不能走路,不能写字,不能吃饭,也不能见光。我躺在床上,当时宿舍里是上下铺,围了一个帘子遮住光线。不能吃饭,只能喝一点水、喝一点很酸的东西,就是维持。」

因为她损伤的位置非常高,被告知没有机会做手术,也没有特别有效的治疗方法。以后可能因为大笑或者疲劳,就造成高位截瘫。

正在张桂英处于绝望的边缘时,她的同学给她介绍了法轮大法。那天她的颈椎病又发作了,躺在床上,四肢无力。她的男友把她背到了炼功点,并站在她身边防止她摔倒。虽然手脚都像棉花一样无力,但她还是坚持炼功。

「当我炼到第三套功法时,就有一股白白的、温温的、像乳酪一样的物质从头顶上灌到脚下。在那一瞬间我什幺噁心呀、站不住呀、疼痛呀,什幺癥状都没有了。真的是非常的轻鬆,就是那种妙不可言,就是这种感觉。一瞬间,就是一瞬间,什幺东西都没有了,什幺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了。」

她说:「从那天以后,我的颈椎病就好了,三天,就三天,医学上解决不了的这个难题就解决了。」毕业后,张桂英做了内科医生,经常值夜班,非常忙碌,有同事因为过劳而晕倒,但是她一直都很健康,颈椎病也没有再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