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受骗来马打工‧2中国少女被逼卖淫 >

受骗来马打工‧2中国少女被逼卖淫

2020-06-23

受骗来马打工‧2中国少女被逼卖淫(吉隆坡)两名来自中国的少女申诉,她们在女性友人的怂恿下,持旅游签证到大马谋生,没想到因此中了人蛇集团的圈套,一名男子先是软禁她们在蒲种一间3层式洋房长达3天,再安排她们到一间澡堂,穿上性感内衣接客。她们极力反抗不肯卖淫后,为了逃出“火海”,两人便假装答应接客,这才取得男子的信任拿回护照。两人趁男子外出用餐时,找到后门锁匙,最终得以脱身。21岁杨珍及19岁邓风雨原本在中国深圳工作,杨珍在深圳某工厂担任车衣工人,邓风雨则在餐厅当服务生,每月工资约1000人民币。为了让生活好过些,两人在一名女性友人的介绍下,决定离乡赴大马“淘金”,怎知对方所指的“工厂”,竟是“澡堂”。软禁洋房取走护照杨珍今日(週二,12月2日)在记者会中指出,她与邓风雨是在11月22日抵马,之后就被一位名叫“阿强”的男子接到蒲种一间3层式洋房软禁,对方更取走她们的护照,以防她们逃走。她说,还有一位女生与她们同样被软禁在屋内,但碍于有阿强在旁监视,3人未曾交谈。房子里甚幺都没有,只有一台饮水机,杨珍及邓风雨在这两天里只靠喝水填饱肚子,未曾进食。“后来阿强说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便安排我们到他家去。他不断逼我们出去工作,风雨因为害怕,整天都在哭哭啼啼,为了想办法离开这里,我们只好答应工作。”只穿内衣澡堂接客杨珍披露,阿强较后带她们到一个看似澡堂的地方,那里的男生只穿浴袍,女生就只穿性感内衣,这时她们才明白,原来阿强所指的工作其实就是卖淫。“阿强拿出两套内衣逼我们穿上,我们不肯,风雨一直在哭,甚至大喊说要报警,要回家,阿强担心我们影响其他女生的情绪,又把我们带回蒲种的住家软禁。”她声称,阿强不断恐吓她们,说报警或向中国驻大马大使馆报警都没用,因为他每个月都会付钱给警察。为免风雨一直哭啼,阿强还準备将她和风雨分开,她担心这一分开不知会发生甚幺事,只好跪地求饶,表示愿意工作。“阿强信以为真,就把护照抛回给我们,说要出去跟警察吃饭就离开了。我们在房里四处搜索,之后在后门发现一串锁匙,成功逃出来。”遭软禁喝水充饑被软禁期间,杨珍及邓风雨不但没东西吃,而且还常被阿强辱骂。洋房的前后门都已上锁,两人只能在3层楼的洋房里来来去去,饿了就只能喝水充饑。后来,两人答应为阿强工作时,阿强立刻在她们手机内置卡(sim卡)。杨珍说,她看见阿强在手机上按了几个号码,之后电话就打不出,只能接听,所以她们无法与其他人联繫,甚至报警。洋房前后门上锁“阿强之后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方,那里好似洗澡的地方,男人只穿浴袍,女生就只是穿着内衣走来走去,阿强还带我们到处参观,那里除了有澡堂,还有许多的小房间。”阿强之后将她们带到一个房间,其他女生见了都想上前跟她们谈话,却遭阿强喝止。杨珍说, 那里约有十多名女生,依她们的口音好像都来自中国及越南。杨珍听见她们说,“进来了,就再也出不去了。”两人都很害怕, 希望儘快离开。此时,阿强却拿出两套内衣,要她们穿上。邓风雨的情绪顿时崩溃,歇斯底里地在旁大喊大叫,哭着说要去报警,要回家。阿强见状,立刻大骂,再次将她们软禁在蒲种洋房内。女性友人游说3个月杨珍及邓风雨考虑3个月后,才决定听从女性友人的建议,到马来西亚工作。她们是在其他朋友的介绍下认识这名女性友人,对方自称大马籍的男友,也就是阿强刚开设工厂,需要人手,每月薪资马币两千多令吉。“她说, 她妹妹也到马工作,生活不错。还说要帮忙说服我的母亲,但我见她衣着性感,像小姐(陪座女郎),所以没让她去。3个月里,她及阿强打过无数次的电话,不停怂恿我和风雨到马来西亚。”杨珍说,因为经不起金钱的诱惑,她不理家人的反对,执意要来马。家人拗不过她,只好替她付钱买机票,让女儿出国闯闯。而邓风雨因为老家在湖南,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也决定花了毕生的积蓄3700人民币,与杨珍一起来马。两人打算来马工作两年,赚了钱就回去,结果淘金梦只是一场骗局。经过这一次的教训,两人异口同声说:“以后再也不会随便相信别人了!”致电家人报平安不提在大马遭遇被软禁一週,确定自己平安无事后,杨珍已于週一(12月1日)晚拨电给深圳的家人报平安,她只向家人透露,马来西亚的环境不适合她,她打算回国,对于自己差点就被卖入火坑的事,她只字不提。杨珍说,回国后,她会收拾心情,回到原来的工厂上班,重新生活。经过这次教训,她不会再有出国淘金的幻想,至于会不会再来马来西亚?杨珍摇头说:“不想再来了。”性格较为开朗的杨珍在记者会中不畏记者的发问,侃侃道出事情的经过。性格较为害羞的邓风雨,则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偶尔忆起软禁时候的难忘经过,都会忍不住落泪。忆起遭软禁落泪杨珍说,被软禁时,她虽然害怕,但同时也在想办法逃离。她相信,大马人不可能每一个都这幺坏,她们始终有办法逃出去。瞒着父母到大马工作的邓风雨说,被软禁时,她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幺完了,再也回不去。因为害怕及担心,所以才不停地哭。现在人已安全, 她希望可以儘快回国。不过,她不会联络在湖南的家人,她不想让家人知道这件事,希望此事就似一场梦,醒来后忘了就好。逃出洋房往警局报案善心人赞助机票回国杨珍及邓风雨从洋房逃出来后,摸黑跑了一段很远的路程,后来她们遇见一名女士,便向对方求助,希望女士能协助拦截一辆德士载她们到机场去。“但这位姐姐说,应该先去报警,接着就把我们载到警局报案,之后就有许多好心人士来协助我们,让我们感激不已。”雪州高级行政议员兼行动党蒲种金銮区州议员郭素沁指出,她的助理在事发当晚接获杨珍及邓风雨的投报后,便安排两人住在酒店。郭素沁促严惩人蛇集团“许多善心人士也纷纷出钱赞助机票给杨珍及邓风雨,好让她们可以搭乘週二下午4点50分的飞机回国。”虽然受害者即将回国,但郭素沁却不希望警方的调查工作就此停止。她促请蒲种警区主任关注此事,儘快破案严惩人蛇集团。“这并非国内第一次发生类似的案件,希望警方可以重视这个问题。”‧2008.12.0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