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吉祥物成功学(一):问题不是「可不可以」,而是一切是否「真实 >

吉祥物成功学(一):问题不是「可不可以」,而是一切是否「真实

2020-06-24

延伸阅读吉祥物成功学(引子):肚子里的正妹,将成为熊讚最后的送行者吉祥物成功学(前言):既生P,何生讚

上週六(9/2)无心插柳的那篇<肚子里的正妹,将成为熊讚最后的送行者>引起了诸多的讨论,似乎在ptt也引发了一些论战,由于诸多论点属于不同脉络,我想不在同一个基準点上,如何就此无端的一来一往,很容易陷入口水之战。简单说美日对于吉祥物的定义、诠释、操作以及应用,本就属于不同发展体系,这之间没有谁对谁错,更没有谁优谁劣的问题,如果真的要说,就是文化性造成不同,但再如何存在歧异,当我们论及吉祥物议题,绝对不能不珍视在上篇文章所一再提到的真实性(Authenticity)课题。

大家应该还记得我在正妹那篇文章中有提到一句话:

从有形体来看,一只吉祥物的创造,可说一点都不难,只要请设计师创作出一个众人认可还算讨喜可爱的造型,接着请一间吉祥物製作公司,顺利的话约一个多月,就可以将一只吉祥物偶创造出来,但问题往往发生在创造之后。

缺乏整体性的体验设计规划思考,角色的个性?角色的动作?角色的情境?角色的互动……造就台湾,甚至日本,各地充斥着如同跑摊艺人般的吉祥偶。

撇开角色造型不谈,这些偶是典型的一期一会,也就是每次你看到他都是在活动现场,至于其他时间,则多半静悄悄的躺在仓库的箱子里头,这样的吉祥物就是只无生命的玩偶,而少的那一块,就是吉祥物的根本,一种体验真实性的灵魂。 

关于吉祥物体验设计细节,容另文再谈,在这边想先来谈谈,支持吉祥物存在之钥的灵魂──「真实性」这件事。不可否认,吉祥物本体就是被创造出的角色,因着林林总总功能性需求,而有了创造「新」代言人的必要,虽说是无中生有,但其中必定有所脉络连结,最终让一个拟人化角色诞生。

无论角色造型为何?可爱与否,背后的存在逻辑就是创造出一种「虚假的真实」。所谓虚假的真实,就是如何让创造出的仿人形角色,如同被赋予灵魂一般激活了过来,透过总和性的体验设计,让角色进入人们的生活,与人亲近,相互互动,进而认同感,自然入迷,产生共感,当感动成为自然而然,这样外显虚拟,但内在真实的角色,将被顺利接纳,成为寄託或牵挂,当一举一动都能引起目标受众的关注,代表吉祥物的存在创造了意义。

而这个意义的产生,完全落实在真实性的体现上,尤其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展演及露出,每一次的露脸与触达,其实就是一种类真实性的验证:当我知道熊本熊,今天又在什幺地方出没,还骑着脚踏车呢;而上週日才调皮的跟一群老伯泡温泉,这样的情境表现,一再出现在我们的手机载具或聊天的话题当中,我们会渐渐忘去,他其实是一个被创造出的虚假角色,但因为这种「当真」对我们充满意义,因此自在的入戏,不仅是种乐趣,也能让人跳脱日常,找到一种油然而生的幸福感,这样的情绪背后,体现另一种真实性。 

想想看,每一个互动的接触,都能让现实生活中的你我,找到一种简单的开心感,这样的感受,可让人暂时跳脱现实生活的磨难,就因为这些虚构人物的纯粹与疗癒感,总能让人找回一点幸福,而这不就是当代最需要的体验思维,也因此,人从而找回赤子之心,找回勇气与力量,我想这应该是吉祥物被喜爱的一个理由。而为了保有这样简单的「纯粹感」,「真实性」的守护,就成为首要之物。

这让我回想到自己儿时的一段记忆,忘记自己到国小几年级,一直有在圣诞节挂袜子的习惯,因为那时候小朋友的我「深信」,只要我提前挂好袜子(总是贪心挂长袜),圣诞老公公一定会来。这样的美好经验的确屡试不爽,直到某一年的圣诞前夕夜晚,因为睡不安稳,就隐约有感受到有人接近床边,并小小声的将一包进口的糖果塞入袜子中,在整个过程中,我不敢动,但当那位圣诞老公公完成任务,準备离开之时,还是好奇地张开微弱的双眼,看到原来是自己的父亲,我还记得自己躲在棉被里流泪,除了感动爸爸的用心外,也是宣告着一种幻灭。

当这个不经意的「破口」产生,这齣戏也随之落幕,「真实性」的破灭就是最终的结局。长大之后,多次想过这段记忆,总是认为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选择继续沉浸在这样看似虚假,但体验真实的过程中,对于一位小朋友来说,这是属于他一期一会的节庆体验,没有人在乎圣诞老人是真是假,但我们在乎这样的事实。文明社会中,如果能多存在这一类返璞归真般的虚假,只看过内容表现上的真实性,不正能带给我们多一点的想像力,创造力与活下去的勇气。

而我相信不只是小朋友需要,大人们更是需要,而这也是吉祥物能不因时代改变而减少,反而与时俱进不断被创造的理由。

回到上篇文章所谈的,的确吉祥物操偶师的行规很重要,但我们更可想想,为什幺在吉祥物大国日本,或是迪士尼存在这样的规範且大家视为归谬,背后的逻辑,不正是为了要守护吉祥物被创造的真实性价值,所以,上一篇文章并不是为了要责备那位在世大运期间辛苦扮演熊讚的正妹公务员,而是想透过这个例子跟社会大众沟通。

当一个角色被创造出来,就成为大家共同的事情,我们必须为了他的存在,而共同守护一种真实性的价值,一切的意义始于是否「当真」之上,别轻忽任何破口所带来的杀伤力,因为,一当潘朵拉的盒子被任意掀开,熊讚的存在,不再是那幺纯粹,不仅破坏的是小朋友的梦想,也会让迷哥迷妹们产生疑惑,就让可爱吉祥物们一直活在他们的异想世界中?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在郁闷的日常生活中,自在跳脱融入其中,而这正是疗癒系吉祥物存在的使命与价值,不是吗?

当我们能体认到这一点,问题就不会是「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让正妹操偶师被知道?可不可以让幕后团队被看见?而是他们的出现是否能让吉祥物更显真实,还是会衍生更多的疑虑。如果我知道里面有正妹,未来再看到熊讚,到底要不要熊抱?这样的犹豫,好不单纯且自在。所以到底他是熊讚,还是披着熊讚皮的正妹,这样的不纯粹,是我感到疑虑之处,如此之来,熊讚的世界,还是那个我们所期待的本真世界吗?

别忘了,说好要一起守护「虚假的真实」的约定。

欢迎进入吉祥物的世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