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后红色高棉时代转型正义路漫漫 >

后红色高棉时代转型正义路漫漫

2020-06-25

影星安洁莉娜裘莉(AngelinaJolie)为柬埔寨养子执导的《弒父:柬埔寨女孩的回忆》(FirstTheyKilledMyFather),九月在Netflix首播,并将代表柬国角逐明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这部改编自黄良(LoungUng)同名回忆录的电影,以当时还是孩童的作者视角出发,呈现1975至1979年间「红色高棉」下那段逐渐被世人遗忘的沉痛历史。

1975年,由波布(PolPut)领导、背后获得中国和越共援助的「红色高棉」,于4月17日攻陷首都金边,推翻美国支持的龙诺(LonNol)政府,开启「民主柬埔寨」(DemocraticKampuchea)三年零八个月的恐怖统治。在波布等人的主导下,实施极端社会主义体制,并迫害清洗反对份子。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资料,1975年柬埔寨总人口有750万到800万人,但在波布统治期间,多达170万人丧命,其中约有25万被杀害,其余则死于营养不良、强制劳动和医疗不足。史称「红色高棉大屠杀」。

1978年年底,越南挥军佔领金边,扶植韩桑林(HengSamrin)政权,「红色高棉」的暴政才画下句点。随后,「红色高棉」退至柬泰边境,进行抗越游击战。越南撤军后,1993年柬埔寨举行全国大选,组成新政府,「红色高棉」拒绝参加,继续在边境打游击,终至1999年彻底覆灭。波布也在1998年死于心脏衰竭。(参见陈鸿瑜,《柬埔寨史》)

对于「红色高棉」主政时期所犯下重大人权侵害罪刑的究责,国际社会直到九〇年代末期,才出现严肃地讨论与呼吁。2007年,由联合国和柬埔寨共同成立的「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ECCC),开始陆续逮捕农谢(NuonChea)、乔森潘(KhieuSamphan)、英萨利(IengSary)和英蒂迪(IengThirith)等还在世的昔日高官。

第一位接受审判的是恶名昭彰的S-21集中营博物馆负责人康克由(KangKekIew)。被控犯有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的他,于2010年被处35年徒刑,后改判无期徒刑定谳。而他也是至今唯一公开认罪与忏悔的高层。

后红色高棉时代转型正义路漫漫

接着,除了已在2013年身故的英萨利和因阿兹海默症被法院裁定无法继续审判的英蒂迪以外,已过耄耋之年的乔森潘,固然在其2004年出版的回忆录中,把责任推得一乾二净,说自己担任国家主席团主席,但「处于红色高棉领导核心之外」,而且「对于有计画地进行镇压的对象,直到最近才有所了解…在当时,没有听过甚幺S-21」,(引自乔森潘着,陈绍光译,《我与红色高棉》)但他终究难逃法网,2014年与「第二号人物」农谢一同被判终身监禁。2016年维持终身监禁判决。

后红色高棉时代转型正义路漫漫

儘管特别法庭迄今做出的判决,大体符合「追究极恶责任」的期待,行使国家暴力的政治领袖,也都承担个人刑事责任,但从法庭成立以来,已花费超过两亿美元,却只有一人判决定谳,运作效能备受质疑;而且2009年就已针对其他嫌疑人展开的正式调查,却因柬埔寨当局以维持国家和谐、避免内战再度爆发等理由,反对扩大调查与追诉的範围,以致于迄今仍未能完成调查阶段工作,遑论后续可能的判决。诸如此类的问题,都让外界认为,当前法庭所进行的转型正义工作,前景很难让人乐观。(参见颜永铭,〈世代陵夷,正义难觅?赤柬审判法庭〉,《东吴政治学报》)

特别是法庭的前景也与国内政治情势密切关联。但作为法庭运作不良最大障碍的洪森(HunSen)政权,把持国政已超过卅年,反对党却始终无法取代。看来,进入后红色高棉时代的柬埔寨,不仅转型正义路上多波折,民主也无坦途。

走笔至此,记忆不禁被拉回十多年前的吴哥之行。当时我在诸多鬼斧神工的宏伟神庙都留下足迹,尤其巴扬寺(Bayon)最教我难忘。在那座陵寝寺院高处的四十九座尖塔上,雕有一百多面脸带微笑的人像,据说就是建造者闍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VII)的面容。蒋勋形容,「那些微笑是看过屠杀的,十五世纪的大屠杀,二十世纪的(红色高棉)大屠杀,祂都看过,祂还是微笑着,使人觉得那微笑里都是泪水。」(引自蒋勋,《吴哥之美》)当年站在寺塔底下的我,似懂非懂,如今再想起那抹「高棉的微笑」,似乎也渐能领会蒋勋这段话的意涵了。

后红色高棉时代转型正义路漫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