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如果「西山」一点也不突出,柳宗元为何能写下《始得西山宴游记》 >

如果「西山」一点也不突出,柳宗元为何能写下《始得西山宴游记》

2020-07-02

上週给高三孩子複习,应要求讲了柳宗元的《始得西山宴游记》。

有个学生跟我说,他妈妈去了中国的「西山」,回来告诉他:这座山一点也不高。

我点点头,跟他说这一点很有趣,刚好可以让我们来想想柳宗元这篇文章的一些问题。

读这篇文章,学生最常问的问题,就是那句「不与培塿为类」,究竟是怎幺连结到「悠悠乎与灏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的。

后面的「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更是让学生感到一头雾水。

我要学生说说「不与培塿为类」该怎幺解释,孩子们回答我,课本上面说,这句话是说西山比其他的小山丘高,象徵着柳宗元高洁的人格,不和小人为伍的心志。

我告诉学生,这个解释我好像也不能说他一定错,但既然这个解释无法满足我们,那看来我们还是得把文章重新梳理梳理。

我要大家翻回这篇文章的第一段:「自余为僇人,居是州,恆惴栗。」

学生不解这句看似交代写作背景的话有什幺重要。

「大家觉得柳宗元不安的原因是什幺?是因为自己犯了错吗?」我问。

学生犹豫了一下,有人摇了摇头。

我接着说,我们稍微站在柳宗元的角度想想好了,虽然我们不可能完全还原他的心境,但这样做多少对理解文章有点帮助。

一个对政治充满热情的人,却因为捲入政治斗争而被贬官,那幺他的心中会怎幺想呢?

「居是州,恆惴慄。」柳宗元的惴慄不安,与其说是来自自己可能犯的过错,不如说是来自于某种定位上的迷惘与失落。

读书人身在朝廷,有理想要实践,一旦被贬官,离开了原本有的位置,那幺那些理想啊抱负什幺的,又该何去何从呢?

我要学生千万别小看这份失落。对于很多古人来说,读书做官、实践自己对社会的理想,学以致用,可能就是他们生命的全部了。

一旦失去了这些,那份迷惘,无疑是巨大的。

所以,如何解决因这份失落产生的不安,就成了这篇文章理所当然的重点。

不安的柳宗元,起初的的游山玩水其实是漫不经心的,所以才会「以为凡是州之山有异态者,皆我有也」。

按照常理推测,如果「西山」真的这幺高,风景又这幺特别,怎幺可能不成为当地的名胜,柳宗元又怎幺可能没有在一开始就注意到呢?

学生的妈妈告诉他,西山确实也不是什幺了不起的崇山峻岭,正好证实了这个推测。

然而,在没有人类之前,这些山无论高低陡缓,也不过就是些山而已。崇高、险峻还是神秘,都是人们给予这些山的评价,与山本身并无关係。

在柳宗元发现西山之前,西山也不过是极普通的一座山。然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柳宗元看见了西山,然后登上了西山,最后爱上了西山。于是,西山就有了新的评价。

但是,在最初最初,西山也只不过就是一座山而已,没有什幺特别的。

人有时候也是如此。柳宗元读书、出仕,认为自己该将所学用于社会,怀着理想抱负,这些认同、定位,都不是与生俱来的。

贬谪或许让人找不到自己的社会定位,但每个人在天地宇宙之间,却一直都佔据了一个位置。

「不与培塿为类」要怎幺延伸解释,那是读者的自由,但纯就文章本身而言,那不过是在说明西山的位置、姿态。

天地之初,人类以前,西山就一直在这里了,他一直都是「悠悠乎与灏气俱」、「洋洋乎与造物者游」的。

柳宗元被贬官,在原本预想的位置上失落了,但他的生命在天地宇宙间的位置,却是自始至终都无法被改变、取代的。

如果「西山」一点也不突出,柳宗元为何能写下《始得西山宴游记》

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就暂时佔去了一个位置。然后跌跌撞撞,匆匆忙忙,直到有一天我们离开了,尘归尘土归土,而天地依然在那。

而只有在褪去了一切文明色彩、人间定位之后,才能慢慢看清自己在宇宙间最真实的样子。

明白了这些,也就明白了我们不过是天地的一部份,许多从前担心的、汲汲营营的,又都显得小了。

「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柳宗元在天地之间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或者,明白了自己也不过是天地的一部份,本来的惴慄不安,也就跟着消失了。

只不过,这个心理转折的过程,有时若没有现实上的磨难、迷惘、碰撞,却又不是每个人都能体悟的了。

或许吧,我们该处在什幺位置,也不该只是让人来帮我们决定。我们悄悄在宇宙间佔有了一席之地,没有人能夺走他、取代他。

该有什幺样的价值,又该怎幺被安顿,最后还是只有自己能决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