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禅 >如果人的欲望有终止的一天,那我们的生命将会非常短暂 >

如果人的欲望有终止的一天,那我们的生命将会非常短暂

2020-07-02

混乱的情绪刺激,才是活着——烦恼

人生真是充满了折腾。

我是一个一向都很忙碌的人,这几年来最空闲的时候,应该就是每週上髮廊剪髮的那段时间吧。

躺在洗头台上几乎什幺都不能做,连我平常习惯拿起手机、打开记事本写文章的惯性也没有伸展空间,只能平静地躺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设计师聊聊天。

我曾经尝试过休假,但从年轻开始就没有停下来过的我,几乎随时随地都在看书,不然就是写文章、记录资料,手边的书籍也都是与专业有关的资料,连一本小说都没有。这样的生活惯性,导致我只要努力尝试「放空」个两天,就会受不了的开始工作,完全无法放假。

放假应该是很开心的,对吧?但是应该没有人可以一直放假、什幺事情都不做吧?事实证明,这种日子没有人是过得下去的,为什幺呢?

「快乐」不如想像?

我先回来讲一个故事:以前我在印度读书的时候,第一堂课开始,老师就不停地告诉我们一件事情:「所有的生命都冀望快乐,不想要痛苦。」

这段话的原型来自印度一个知名的学者Shantideva,在他的着作里面有很经典的一段话:「大家都想要快乐,可是却不小心把快乐当成敌人一样给摧毁掉了。」

这段话一直是我的信念,也是我的理解:传统佛教学院中,往往会一再强调理性的重要,告诉我们情绪是如何地摧毁自己,同时也摧毁他人,只有诉诸理性,才能让自己得到平静。

等到我回到现实社会中,发现压根就不是这幺一回事。

别的都先不要讲,大家工作辛辛苦苦、兢兢业业都是希望能过上好日子吧,年轻人的梦想可能比较单纯,或许就是在赚到一笔钱之后,能够出国去哪里玩,或是环游世界。

我们往往以为「快乐」是某个标準,到达那个标準「我就会快乐」,比如买到一部奥迪跑车、带领公司到达一定的业绩就能带来「快乐」,但问题在于,当我们成就那个标準之后,快乐却没有想像的那幺多、维持那幺久。

一个很常被男生提出来形容的例子就是「当兵退伍」,当兵的过程中好期待退伍那天的到来,但是等到真正拿到了退伍令,却会有种「啊!就这样吗?」的怅然若失感。

有欲望,才会追求,才像活着?

早上我看到了新闻,想到去年鸿海才刚刚买下夏普,新闻说是鸿海打算将他们在夏普里面成功的经验,推广到其他公司,下一个目标是东芝。

理想主义者可能会对这件事情大作文章,说类似「有钱人的欲望也没有满足的一天」、「人都要学会满足」,但是光是这样怨天尤人地说「人的欲望没有满足的一天」无济于事,我要讨论的是「为什幺」人会一直计画着未来。

所有生物活在世界上,基本上就是要一直活着、一直生存,所以我们必须找来一堆东西,来建立安全感,保证我们生存的稳定性。

我们的大脑是一个很巧妙的东西,它永远不会「自动」觉得自己现在「很安全」,所以当我们满足了它的需求之后,它会平衡回来,开始寻找「不安全」的理由,然后驱使我们再去做更多事情来建立安全感。

人的欲望没有终止的一天,这是事实;但正因为是事实,所以说这句话也就是废话,因为这是无法改变的。反过来说,如果人的欲望有终止的一天,反而是不安全的。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大脑觉得很安全、一切欲望都满足了,会怎幺样呢?

那我们的生命将会非常短暂。

根据一个科学试验,几位生物科学家组装一个器具,它的电线连接到了几只老鼠的大脑里,操控释放「满足感」的激素。这条电线连接到一个踏板,这几只老鼠们只要踩一下那个踏板,大脑就会被器具影响,释放出一阵满足感的激素。

想当然尔,这几只老鼠整个High了起来,不停地踩着那个踏板,处在一种很飘飘然的状况中;但问题来了,他们一直踩、一直踩,踩到连吃饲料的时间都过了也不管,只想继续踩,宁可放弃食物也不想离开踏板。

一直都不吃饭的人会死掉,一直都不吃饲料的老鼠也会死掉。

发现这弔诡的地方了吧!所有的生物根本不可能找到一个我们认为的「快乐」,简单来说,那是因为我们的大脑知道,一但我们一直处在一个「满足的狂喜」中,就会忘记自己的一切安危,连生理需求都不管,那我们的生命就会有很大的不定性。大脑有责任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它会不停地拿捏平衡,让我们不会一直处在这种感受里。

计画外的变化,因经验而生存

跟其他动物相比,人类为了生存必须付诸更多计画,无论是明天、下个月或是明年的工作与假期,为未来计画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能力。

然而,我们的计画往往都是用自己过去的经验作为素材,去「推测」未来的事情;但是未来是未知的,当它到来的时候,变数往往会大到超越我们的掌控。这不一定是坏事,而是一般来说「都很疯狂」。

我遇过许多的女生告诉我,他们在遇到「谁谁谁」之前,从来没有想过会与比自己小的男生交往、没想过会这幺快爱上一个人、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结婚,这些事件都是超越他们计画与掌控的,甚至有些与他们本来的想法「背道而驰」。

这种事件往往让人充满了激情,热恋的能量是如此地强大,身边的人都会说「他被蒙蔽了」、「他被爱沖昏头了」,其实,这是非常正常的反应。正是因为大脑不曾面临到这样的状况与讯息,所以想要快速吸收与这种感觉有关的经验,也可以称之为Data,才能用理智的「哺乳类脑」去分析它;为了吸收这些经验,所以它驱使当事人一味地陷在这种「激情」中。

你用过斧头砍树吗?我相信绝大多数人应该是没有,我小时候也没有用过;但是等到我到了印度读书,必须按月轮班,在一小时中劈出装满十个大米袋的木柴后,我很快地就学会了这个技术,为了能够在那个环境中生存下去。

当我们遇到前所未有的新体验或知识,大脑会自动判断它对我们生存的重要性;如果这种经验能够让人在社会上生活得稳定,大脑就会驱使当事人好好地理解它,比如热恋就是如此。所以年纪轻轻就谈过一场惊天动地的热恋和激情反而是件好事,它提高了我们生存的机率,让我们不会在接近不惑之年的时候,还被「感情诈骗」。

很疯狂的不只是爱情,反面来说,当未来变成现实的样子,与我们精心的计画不太一样、甚至差了十万八千里,这种正面冲突感带来的往往是强烈的愤怒。相信曾经面临到班机误点、餐厅订位被莫名取消的朋友,知道我在说什幺。

简单来说,当我们不熟悉眼前的状况、不知道如何理智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只剩下情绪可言。

会干扰理智的,都是烦恼

一般来说,大家都强调「不要有过多的情绪」。但有趣的是,人类文明对于同样是情绪的贪爱与愤怒,却有极端的评价:历史上许多诗人都歌颂激情的伟大,但是大家都一致谴责愤怒带来的毁灭性后果。

依照悉达多的看法,这两者都被归类在所谓的「烦恼」之中。「烦恼」这个词特别有趣,现代人会用到它,一般都是指让人忧愁或焦虑的事件或思想,大都与后悔跟暧昧不明的推测有关,往往带有负面的含义。

但是在佛法中,烦恼的定义不太一样,在一部名为「禅修者的共通基础理论」《瑜伽师地论》的文献里面说:

烦恼有一个很大的特质是「干扰理智」,它剥夺了我们的理性,让我们做出许多带有伤害性的行动。

问题来了,「贪爱」应该是一个正面的情绪,怎幺会做出伤害性的行为呢?

你应该也跟我一样在社会新闻上看过爱人爱到出事情的吧?我不是说爱到要你死那种,我是说爱到义无反顾,不顾家人的担心与紧张,离家私奔的那种。

作为社会性动物,人类大脑中的「灵长类脑」有一个很大的机制,就是维持我们与社会的互动;但是烦恼剥夺了我们的理智,甚至让我们变得有点失去灵长类的特性,回归到「哺乳类脑」这种根据情绪判断来行动的机制。

这种「烦恼」令人很讨厌的一件事情是:它不但是情绪,还是对立性的情绪,造成我们的大脑不同部位之间对立的情绪,这不但会让我们做出失去理智的行为,更会让我们的认知出现问题。

那,如果我们的「贪爱」或「愤怒」并没有强烈到剥夺理智,那还算烦恼吗?

姑且不论「剥夺理智」的界线与标準在哪里,如果真的是如此,那的确不算是烦恼,然而这个议题更多的细节,会在之后的章节中谈到。

情绪丰富了我们的生命?

烦恼破坏理智,但它真的很讨厌吗?

我在多处讲学的经验中,每次谈到烦恼、再解释到超越烦恼的理智时,往往都会有台下的学生举手发问:

「老师!没有爱与恨的生活很无趣欸!」

的确如此,大家都说宁可要过一个精采激昂而短暂的人生,也不要过一个长久但平淡无聊的日子,情绪的波动让我们深刻地觉得「我活着!」

更有甚者,有些人会惯于陷在情绪当中,明明他知道某件事情在理智上没有错、明明知道那是可行的,但是却硬要让自己陷在悲伤或愤怒中。

这种表现与之前第二章提到过的「熟悉感」有莫大的关係。我们人对自己的认识,往往在青少年期间建构完成,也就是说,从三岁到十五岁左右的这段期间,我们会建构出「我」是一个什幺样的「样子」这个经验。

当我们迈入成年,往往就会在无意之间,回到那种经验之中而无法自拔,这是一种回忆、一种强化「自我」的经验。

举例来说,我有一个朋友是个事业女强人,四十多岁就在金融界打响名号,月收入上百万,但我知道白手起家的她,十多岁二十岁的时候,为了家里的债务,从在夜市摆地摊开始,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现在的局面。

所以,儘管现在她看起来很风光,但私下时常陷入那「为了父亲的问题而感到无助」的惆怅与悲伤感中。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一定会想:「奇怪,啊债不是还完了,现在也过得爽爽的,就算父亲现在闹出什幺事情,妳也能轻易解决,惆怅干嘛啊?」但是她其实是回忆、重新陷在那当年的情绪经验,来回味「我」这个样子。

为什幺要透过陷在当年悲伤的情绪来回忆「我」呢?因为我们对「我」的认识大都建构于青少年期间,而这个阶段中,她经验到了许多悲伤,这些经验建构出了她一辈子对于「我」的认识呀!

除此之外,人类会自动倾向于希望人生中充满丰富的情绪或烦恼,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些情绪丰富了我们的生命,或者说,让我们的生命更安定。

这个道理跟我们上面提到「激情的出现,代表大脑正在经验它不曾遇过的经验或它不曾预想到的状况」,大脑自己知道,激情代表他正在解决Bug或吸收Data。

当我们遇到精心计画以外的状况,会感到强烈的愤怒,而这种愤怒正是大脑内部出现的一个警示,告诉它自己:「欸!你这边有Bug喔!你推算失策了喔!」同理,当我们陷入热恋之中,也是大脑内部的警示:「这个经验没有过,快点吸取大量的Data来分析!」

无论是解决Bug或是分析数据,它的目标与导向都是一样:保证我们在这个危险的社会上生存的机率,就像一个软体,必须不停解决Bug并更新数据,来维持它的领先地位一样。

相关书摘 ▶现代人的心理比较容易饿,需要大量「触食」、「思食」来维持下去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辩经辨人生:罗卓仁谦快狠準说佛法,升级你的辩思与觉察能力》,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罗卓仁谦

罗卓仁谦,国中肄业即出国留学。大宝法王亲自指导,精通藏文翻译与佛教古文献;噶举派佛学院的学习规画成员中最年轻者、唯一华人;少见的求学过程与扎实的佛学基础;教过上千位学生,录製上百部佛学影片;解说佛法快狠準,让你釐清宗教误区、提升觉察力。

「辩经」是作者在西藏佛教学院训练出来的专业之一。但在《辩经辨人生》这本书里面,行文没有使用艰深的佛学名词,而是以比较生活化的方式表达看法,因为佛法本来就应该在日常生活中落实。但也会适时的佐证经论,让你了解,这些说法不是空穴来风。本书内涵是从佛陀的基础教诲出发,就是所谓的「苦、集、灭、道」四圣谛,这是所有佛法学者公认的核心内容。从生活中展现佛法核心思想,帮助读者釐清宗教误区,这是这本《辩经辨人生》的意义。

本书分成十六章,讨论关于解脱、无常、烦恼、欲望、信心、无明、道德、戒律⋯⋯等议题。每一章分别有故事或前景导入、社会与生活问题讨论、佛法经论引用与解释、相似概念釐清等,最后还有每一章主题的问与答。

如果人的欲望有终止的一天,那我们的生命将会非常短暂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